【巍澜】 围观神仙打架的特调处的日常02

原作案子和日常没看够,自己动手丰衣足食,写着玩……

~( ̄▽ ̄~)~~( ̄▽ ̄~)~~( ̄▽ ̄~)~



01点我



02

 

不周山倒后,人、妖、巫三族齐聚蓬莱山下,希望能够得到山圣昆仑保护,不至于在灭世之灾中灭族。然而蓬莱只容得下两族,于是昆仑在上山之路上设阵,摆上了蚩尤头颅。蚩尤死前求得昆仑君庇护其后人巫妖二族,让二族得以生存,于二族有大恩,又因骁勇善战,被人族奉为战神,是三族共同的信仰。妖族来的时候,行跪拜礼;人族来的时候,弯腰致意;只有巫族,似乎已经忘了当年的恩情,如同没有看见一般,匆匆上山而去,从此被困在了昆仑亲手设下的障眼法中,永生永世不得自由。

只是到底是忘恩负义之族,当年他们忘了蚩尤之恩,如今便又忘了昆仑之恩。

 

赵云澜坚信,自己和大庆那傻缺是不一样的,哪怕失忆也不会失得毫无知觉,就知道每天追自己的尾巴。他所经历过的,他告诉自己,一定不会被完全抹平,必然会有什么痕迹烙印在心底,就算经过了千年轮回,等到风云再起之时,他心头的那点余烬一定会被再次点燃。

现在他回忆起初见沈巍时的那点如同天意一般的悸动,不禁问自己,这真的是一见钟情吗?这真的不是深深刻在灵魂中的爱恋,真的不是等了无数个轮回的重逢吗?

沈巍,你到底在瞒着我什么呢?

 

“斩魂使大人突然封了蓬莱山,谁都不知道为什么。”二郎神如是说道。

赵云澜心里转得飞快:“三大仙山,不周是天柱,昆仑是诸神起源,那蓬莱山是干什么用的?”

三太子接过茬:“这上古的事情,我们也不太清楚,只知道四柱定之后,三大仙山就不怎么发挥功能了。不过有个说法说当年不周山倒了之后,蓬莱山曾经收过被大雨浇傻了的人妖难民。”

郭长城表情很微妙。

二郎神干笑两声:“老三的意思是,人族和妖族两族的难民。当年天破了,漏雨,惨兮兮。”

赵云澜心想,这俩神仙年纪一大把,说话倒是挺时髦的。那他家斩魂使是怎么回事,虽然比这俩基佬大了几千岁,但也不至于老古董成那样子吧?

这时候刚巧三太子也提到了斩魂使:“这种老早的故事还是要问斩魂使,他也算半个亲历者吧?哎三只眼,不周倒的时候有斩魂使大人了吗?”

杨戬:“我哪知道?那之后过了一千多年我才开始在我师父的山洞里做神棍好吗?你的真身那时候已经在了,你倒是说说看啊?”

郭长城好奇地问:“二位不都是封神年代的吗,怎么三太子还经历过上古时期?”

哪吒翻了个白眼:“我经历过个锤,我的真身,又不是我本身,哪位仙家在修炼出元神之前躺在地上就能记事的?”

“呃……元神?您不是藕爸吗,上古时期就有您的莲藕了?”

杨戬看向郭长城的眼神中透露出谴责此人没有文化的意味:“莲个球,老三是灵珠子转世你不知道?本体是瑶池边的灵石,集天地灵气修得仙道。不然你以为是个人都能投胎成一团肉球?”

赵云澜心里念叨着他那个三棍子敲不出一个屁的糟心男朋友,再看着封神基友小学生水平的怼人,突然很不爽,打断了他们的跑题:“所以蓬莱山是个难民收容所?那有没有refugee welcome的横幅?”

俩老神仙终于听不懂了。

赵云澜莫名觉得老怀安慰。

“所以那团黑雾是怎么回事?斩魂使大人又为何要封山?两者之间有联系吗?”林静问出了重点。

三太子耸耸肩:“不知道,都是老黄历,我们就是要去查这个,不然天宫怕是要完蛋。所以,令主大人,请带我们上蓬莱山。”

于是问题又回到了原点。

 

赵云澜在沙发上半躺下去,被砸出了窟窿的天花板还漏着,外面飘着一些小雨,打湿了地板,赵云澜想等沈巍回来,他要表演现场补屋顶大法。

“这可真是强人所难了啊上仙,斩魂使大人亲自封的山,我是老几啊能冲破禁制?”

赵云澜问得似乎很随意,好像就是对话进行到这里,水到渠成地来到了这个问题,逻辑完美,非常自然。

可他心里很紧张,紧张得能听清自己得心脏在胸腔里咚咚跳动的声音。他渴望这个答案,就像他渴望沈巍的坦诚、渴望得到沈巍的全部一样。

回答他的是杨戬:“令主大人承镇魂令,镇魂令来自大神木,上天入地,皆无阻碍。”

说这话时杨戬脸上带着很完美的笑容,不由让赵云澜想起初见沈巍时沈巍那副彬彬有礼好像画上去一般的笑脸。

赵云澜挑了挑嘴角不再纠缠,站起身说:“那还等什么,出发吧?”

 

上古秘闻,暂时无人得以知晓,天地之间知道这段秘密的,此时有两个在南天门。

就如同神仙有天庭有编制,地府有十殿阎罗,妖怪有各族族长,鬼族有鬼王,人类有国家首脑一样,巫族也是有领导的。巫族的领导,比较多,总共十二个,合在一起叫十二祖巫,鉴于巫族还是上古时期茹毛饮血时代的部族,祖巫和21实际其他部族有行政作用的领导不一样,其实就是因为力量强大而做了领导而已,要是把巫族改成青龙帮,把祖巫改成大哥,然后把这事解释成一个帮派来上门挑衅,也没什么太大违和。

话说到这里,诸位看官一定以为南天门的大战一定是飞沙走石轰轰烈烈。然而实际上并不是这样。

 

沈巍没看过黑帮片,也不知道什么青帮红帮,什么江湖规矩在他这里统统不作数;而祖巫再强,也强不过没爹没妈从泥巴花里蹦出来的斩魂使,同为开天辟地后降生的部族,鬼族一直以来都地位特殊暴力行事。于是又应了三界之内都听过但是祖巫并没有听过的一句话,天地人神,没有什么是斩魂刀砍不动的。

斩魂使其实并没有真正的出刀。斩魂刀太过霸道,仅仅是刀锋的戾气便轻松劈开了先前那个唧唧歪歪的祖巫,他甚至都没来得及说清楚他到底是十二祖巫的哪个,就被戾气连同身后那一整条直线上的巫族亡灵都劈没了,一点儿影子也没剩下。

巫族呆住了,玉帝也呆住了。

 

玉帝此时仍蹲在地上瑟瑟发抖,心中充满了震惊和操蛋。他想起这几百年来天上的地底的各路神仙总是时不时对他叨叨,什么斩魂使非我族类其心必异,什么心怀鬼胎小心提防,什么骗了洪荒四圣的大变态,什么手起刀落世界GG的终极BOSS,诸如此类,没完没了,搞得他也对斩魂使怕得不行,生怕他哪天就暴露真面目。如今看来,先不管前面那几条到底是不是放屁,“手起刀落世界GG”这条是真的没错。这战斗力真的科学吗?这世界上竟然还有这么简单暴力的大BOSS吗?那还提防个啥,斩魂使要是真想搞事,不就是一刀的事情吗?

不过那都是以后的事,现在当务之急是要解决这一坨乌漆嘛黑的雾霾。玉帝努力给自己脸上挂上一个诚挚的笑容,用他一贯忽悠人的声音,尽量和颜悦色地说:“多谢大人出手相助。”

这时天庭的雾霾还有一大片,斩魂刀只不过很敷衍地出了两次而已,玉帝现在满心希望斩魂使大人能干脆点,囫囵砍一发,把这些倒霉东西都弄走。

他继续说:“天庭今后千百年的太平,可都仰仗大人了。”

 

世人皆知,玉帝这个位置,其实不是那么服众。

天庭编制人员大半来自于封神,在这其中,又有大半是本就修道成仙的散仙地仙,除了肉身成圣的几位略微自由一些之外,这些编制人员封神之后反而要听天庭调令,本身就是不服气的,而玉帝这个人,也确实没多少本事,封神本就只是商周时的一个封印罢了,和后土大封说白了也没本质区别,这么下去,天庭造反是迟早的事。

因此近千年来天上其实一团乱麻,各管各的,心怀鬼胎者不计其数,玉帝老儿,真的就只是个老儿。玉帝不是没想过抱大腿,不过仍存在于世的大腿实在是不多,少有的那几个也都神神秘秘不知所踪,唯一能确认在哪里的,就只有斩魂使这一尊大神。

可是抱斩魂使大腿?那还不如让玉帝当场裸奔。

于是机缘巧合,在巫族突然跑来旅游的境况下,玉帝看到,大腿主动走过来了。

他是想要斩魂使卖他个面子,他也卖斩魂使个面子,大家以后互相照应,不再暗地里搞小动作——虽然斩魂使自持身份从不和他们这些“小神仙”瞎搞,不过玉帝却知道想瞎搞斩魂使的小神仙不计其数——他觉得自己够厚道了,以后碰到这种事,他绝对保证立场,即使不帮着斩魂使,也不会添乱。

 

可是斩魂使并没有给出他想要的答复。

沈巍其实心里很烦。他是正儿八经地觉得,大庆是个傻缺,当年他强行把昆仑弄进轮回之后,真的曾想过把那只死猫弄死。

要不是大庆舔了蚩尤血,昆仑君就永远是那个高高在上不入尘世的大荒山圣,哪来后面乱七八糟的种种,也不会有大封破鬼族出,世间便也不会有双生鬼王,他也不会如此孤独寂寥地独自走过这漫长的岁月。

不过他到底还是没忍心。不是说他对大庆不忍心,沈巍说到底是生于戾气的混沌本身,并没有那么多爱心,世界生死他族存亡,他其实一点都不关心。他全部的感情都给了邓林之阴的那个身影,但凡是会让昆仑伤心的事情,他统统不忍心做。

但是留下了大庆,不代表沈巍心里就不在意。他对大庆的不满,本质上来源于蚩尤那个坑货,这不满在目睹了巫妖二族有多坑之后,在千年的时光间于沈巍的心里积起了那——么厚的一层膈应。这膈应如今爆发在天庭这群吃里爬外见利忘义的小神仙身上,沈巍不由想起了他计划好的未来——祸水东引,让地府对付鬼面,两败俱伤板上钉钉,待大封真的破了,他和赵云澜一起去死。

地府不是东西没错,可天庭也不见得就是东西了。

 

于是,我们表面温柔贤良其实真的是大BOSS的沈巍同志,收起斩魂刀,正对着玉帝,十分有礼貌地说:“这可真是为难在下了。”

玉帝的笑容僵在了脸上。

沈巍做出为难的样子——如果赵云澜看到,他绝对会惊呼这果然是神仙级别的影帝,明明全身罩着黑袍,完全看不见脸,沈巍却仍然能够完美地表演出“为难”两个字——缓缓说道:“天道有偿,凡有魂魄者,皆有其起因结果,就算巫族大不敬,冒犯天庭,在下也不好就这么砍下去。”

玉帝的眉毛不自觉地抖了一下。骗谁呢!!这人骗谁呢!!!他砍的东西还少了吗!!!

“并且,刚刚那祖巫说,他们是替换了三清进去。如果就这么灭了巫族,那三清便要代替巫族,永远被困在昆仑君的障中了。”

这倒是事实没错,玉帝刚刚没有想到这一点,此时完全愣住了。三清失踪,这可是大事,万万不能就这样算了。

沈巍又叹了口气:“巫族出,并不是没有缘由,这缘由那位小道友不知道,”沈巍指了指晕倒在地的黄天化,“相信上仙还是清楚的。因果线在,就算完全是巫族无理,我也不好说什么,只是昆仑君已经不在了,上仙您觉得,这可怎么办呢?”

 

话说到这里,意思很明白了。冠冕堂皇的理由一大堆,斩魂使就是不想直接帮着解决。

这也正常,三界死活,确实和斩魂使没有一点关系,人家出手是情分,不出手是本分,谁也不能说他的不是。至于冤有头债有主,解铃还须系铃人,不管巫族是真的想恩将仇报还是就想找大神唠嗑,关键点还是在昆仑身上。玉帝知道昆仑君就转世在凡间,是斩魂使的宝贝心肝,如果他胆肥甩锅,把矛头指向已经是凡人的赵云澜,那恐怕天庭真的会被斩魂使以不敬洪荒圣人之类的理由一刀砍没。

 

玉帝几乎要哭出来:“那大人认为,该……该如何?”

沈巍笑了一下:“他们既然从蓬莱而来,自然也要回到蓬莱去。我已经封了上蓬莱的路,上仙只需请得几位仙人共同模仿昆仑布阵,再有高僧作法,将巫族亡灵引回蓬莱,便没有大碍了。”

只是其中花去的时间与造成的损失,就不是斩魂使管得了的了。

玉帝心中明白,一时牙疼,但也无法,只得应允。如今三界高手有限,在天庭的又几乎都歇菜了,他现在想得到的也只有他那个不省心的外甥和外甥那个更不省心的男朋友了。他们被打下界了,不知还能不能帮上忙?

 

玉帝的不省心外甥,和外甥的不省心男友,都已经腾云驾雾来到了蓬莱山下,不仅带来了赵处长,还带来了强烈要求围观的特调处众人。

这群小孩儿都觉得自己这辈子值了,不仅多次近距离接触了上古大神斩魂使,还有机会见到小人书里的二郎神三太子,更绝的是还游历了神他妈仙山。卧槽,太刁了。

赵云澜努力伸着脖子,张望着一眼望不到头的大山,感叹道:“这也太特么高了。”

哪吒说:“还好,还好,据说当时三族不去昆仑而来蓬莱是因为昆仑是真的上不去,而蓬莱要好上很多。”

特调处:“……”

赵云澜不禁好奇:“所以昆仑山有多高?比不周山呢?”

“那谁知道呢,我们都没见过这俩山。”

祝红也好奇起来:“可是昆仑山还在,二位上仙怎么会没见过呢?”

俩基友互相看了一眼,摆摆手说道:“昆仑山巅在三十三层天,再高便没有了,别说凡人,我们都上不去。昆仑山有上古禁制,若非与昆仑本身有关,是上不去的。”

什么东西在脑中闪过,赵云澜鬼使神差地问道:“那斩魂使大人上得去吗?”

他们的表情瞬间微妙起来,那大约是惊讶和敬畏的结合,一时间让赵云澜心里空了一下。

赵云澜勉强又给自己贴上了一张笑脸,指了指隐藏在云层中的山峰,说道:“那我们,走吧?”

就在这时,肉眼可见的,原本萦绕仙山的仙气突然躁动起来,浓重的黑雾出现在云层之上,瞬间压过了蓝天白云,显得非常可怖。

 

 

 


TBC

评论-7 热度-218

评论(7)

热度(218)

©且土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