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巍澜】 围观神仙打架的特调处的日常01

原作案子和日常没看够,自己动手丰衣足食,写着玩……

~( ̄▽ ̄~)~~( ̄▽ ̄~)~~( ̄▽ ̄~)~

赵云澜觉得,古人说得对,一日不见,如隔三秋。他已经三天没见到沈巍了,疼啊,从心到蛋,都非常疼。

之前折腾山河锥,他得知了一个足以让整个特调处和龙城大学震惊的秘密,然后……

可恶。赵云澜郁闷地喝完了易拉罐里最后一口啤酒,恨恨地想。都滚上床了,临门一脚了,然后就没然后了。好不容易走过僵局柳暗花明又一村,以为从此以后美人在怀春风得意,结果沈巍那厮突然夜观星象说蓬莱山有异变,走了。

靠,千万年前的破山还来搅和老子谈恋爱!赵云澜把易拉罐投入五米外的垃圾桶,对自己比了个耶,然后觉得自己很蠢,转头神情萎靡地走进了光明路4号。

现在是七月,照理说是三伏天,艳阳高照,白天没鬼,晚上没人。

可是今年却有些异常。那天空哟,黑黝黝的,黑云一层盖着一层,电闪雷鸣,街上猫猫狗狗躲躲藏藏,听不见蝉叫鸟鸣,一切都不像盛夏,倒像深秋。

赵云澜明白寻常事务惊不动斩魂使,能让斩魂使抛下新婚燕尔的龙城第一靓仔男朋友的,必定是破了天的大事。就这满头乌云,赵云澜有预感,特调处说不定也有活干。

赵云澜走到办公区,没进自己办公室,随意瘫在了沙发上熟练地打开林静的笔记本,访问贴吧,登录ID鳇呔子,开始刷贴吧。

林静认怂,掏出手机开始刷微博。

郭长城终于说出了他忍了小半年的一句话:“老大,小学生才刷贴吧。”

老楚偷偷竖了个大拇指。

赵云澜头都不抬:“老年人才刷微博。”

林静欲哭无泪默默放下了手机,怨念地看着赵云澜的头顶,然后认命地开始刷贴吧。

一时间特调处只剩下敲键盘的敲手机的声音,偶尔还有楼下鬼魂休息室里桑结巴和格兰的打啵声。

祝红哭了:“特调处亡了,亡了!在领导的带领下,亡啦!”

赵云澜毫不脸红:“胡扯!我可是在收集情报。天象异常,我们要走近小学生,看看祖国的下一代是怎么想的!”

祝红拖着长长的调子“哦~”了一声,尾音拖到了西伯利亚,鄙夷地扫了一眼赵云澜的屏幕,上面写着“震惊!1433223竟然是假的!揭秘元歌最新玩法,赛季初王者不是梦。”

呵,男人。

大概是思念令人失智,赵云澜很自然地提到了沈巍:“我之前想教沈教授打亡者农药来着,”祝红愣了一下,赵云澜没看见,继续说,“可惜他个老古董啥都不会。他连buff是什么意思都要解释半天!我和他说大龙,他竟然开始跟我讲共工怒触不周山的各种版本,以此来论证龙是真的很菜,我简直……”

“……”祝红一时不知道是该翻白眼还是该吐槽,最后礼节性问了一声,“所以后来你对沈……”祝红不能控制地开始咬牙切齿,“对沈教授说通亡者农药了吗?”

“那当然,这可难不到我们。首先我很能说,其次沈教授很聪明!我就说敌方水晶是不周山,我们是共工,对面是保卫不周山的祝融,我们要通过各种方式,例如勾搭大龙,去撞不周山。我还推荐了他几个比较简单的英雄,他好像不喜欢射手那种猥琐发育的,我就推荐他哪吒,开团飞c简单暴力,不过他好像很喜欢杨戬,觉得杨戬很帅,然而手残用不来。但是没关系,我会杨戬,我凯瑞他,然后我们就可以victory了。哦他还是听得懂victory的,他好像英语还不错,真是神奇……”

老楚拿起桌上一片西瓜,心想这有啥神奇的,沈教授又不是真的老古董,21世纪的高级知识分子,不会英语才奇怪吧?

大庆却发现了盲点,它抬起眼睛提出疑问:“你说,沈教授花式认证龙很菜?”赵云澜点点头,点完发现不对,果然大庆眯起眼睛狐疑问道,“这可怪了,沈教授文邹邹的,脾气那么好,连抢劫犯都舍不得骂,怎么会莫名其妙就论证龙很菜?并且……”大庆坐了起来,“真的有人类会认真认为龙很菜吗?不都应该觉得哦那是神话里的一种牛逼生物咩?”

大庆早就对沈巍有疑心,这点赵云澜是知道的。他一边骂自己多嘴,一边面上打哈哈:“只是玩笑,玩笑而已,哪有想那么多。”

大庆像是没真的当回事,不再纠缠这个问题,转而问道:“沈教授人呢?有几天没看到他了,你到底追到他没有?”

祝红的眼神瞬间犀利起来。

赵云澜嘿嘿笑了起来:“追到了。”

祝红捏碎了手机。

赵云澜补充说:“不过还没睡到……卧槽!”

这声卧槽并不是赵云澜在为自己还没解下来的裤腰带感到遗憾,也不是忍无可忍的祝红暴打了赵云澜,而是因为一道惊雷劈进了特调处,把屋顶砸了个大窟窿不说,还掉下来两个人。

烟尘散去后,那两个人终于显出轮廓,一个美少年穿红衣,一个美青年三只眼,郭长城惊呼一声:“封神榜啊!!!”然后厥了过去。

老楚把小郭拖去了一旁,对目瞪口呆的赵云澜说:“喏,杨戬,哪吒,就差个沈教授。你就能凯瑞到victory了。”

而此时的南天门已经一片狼藉,若是要比喻,那大概就是圆明园残垣。

一大片黑雾,看不到尽头,四面包裹住整个天宫,怨气冲天,比起当年大封破鬼族出似也不遑多让。

玉帝从几块碎石下爬出来。连滚带爬地钻到角落里,找到了满身是血的黄天化,顾不及头顶歪得戴不住的玉冠,慌张问道:“二郎真君呢?三太子呢?”大罗神仙们太太平平了数百年,天宫阵营里能有一战之力的一只手数得过来,除了远在西边的那只毛猴儿和一众不知道在哪里的散仙,也就只有这两个阐教三代最靠得住,只可惜他俩都是肉身成圣,天庭不大调得动,只能指望他们看到天庭有难,出手相助。

黄天化勉力回答道:“他们来过了,可是敌人太多,双拳难敌四手,啊不对,四拳难敌乌漆嘛黑,掉到下界去了。玉帝,这坨东西到底是啥啊?”

听到二郎神三太子都被打下去了,玉帝已经吓傻了。他大约知道这突然涌过来的黑雾是什么,他们来自蓬莱山,被困在虚空数千年,其怨气之深,无坚不摧,不可渡化。

他愣了半晌,突然反应过来,抓住黄天化的肩膀低声吼道:“太上老君呢,元始天尊呢?”

黄天化本就重伤,被玉帝这么一晃,翻了个白眼躺平了。

黑雾蔓延过来,渐渐在玉帝眼前化作实体,幽幽地代替已经说不出话的黄天化回答道:“他们过不来了,当年昆仑君是如何作异界困住我们的,我们现在就是如何困住他们的。大荒山圣亲手做的劫,无人能破,既然我们出来了,那必然要有人进去填位置。”

玉帝咬牙不说话。

那声音很平板,带着死气,好像指甲刮在木板上,让玉帝起了一身鸡皮疙瘩,他轻笑一声继续说道:“上仙不必担心,我等此来,只是要找昆仑君说说理而已。请告诉在下,昆仑君在哪里?为何我们自蓬莱山而来,上不去昆仑山,寻遍四海却仍找不到山圣?”

玉帝大约知道一些,却不敢细说,却知道现如今,他们能仰仗的只有一人了。

“斩魂使大人可在!”玉帝绝望地对着没有生气的天宫吼道,“巫族已出,昆仑君有难!还请大人出手,救天下苍生!”

那身影得不到答案,不耐烦去听那些他听不懂的垂死挣扎,正准备让那穿得很浮夸的仙人闭嘴,身后突然一道罡风。

巫族被困五千年,早已不再是当年请求山圣庇护的弱小存在,他们比鬼族更鬼族,举族而下,竟可轻而易举摧毁九层天,在这个时间点上,整个天宫绝无可能再有战力。

那祖巫大惊,向一旁跳开,罡风堪堪擦过,生生将漫天黑雾劈开了一个口子,空中响起凄厉的惨叫,那人竟一刀劈死了不少积怨千年的巫族怨灵。

祖巫回过身去看到了出手之人,和他一样一身黑袍周身黑雾,竟是比他还要黑上几分,手持一柄黑刀,长三尺三寸,祖巫知非等闲之辈,谨慎问道:“阁下何人?”

斩魂使保持了礼数周全的良好传统,客套道:“在下鬼王。”

巫族嗝屁的时候,他还不是斩魂使,不过大封已破鬼族已出,巫族这帮人也是知道幽冥之下有鬼王的。

“哦……”祖巫兜帽下的脸神情复杂,明显状况外,“鬼族应该和三皇不对付吧?鬼王大人怎么和神仙们一个阵营了?”

斩魂使慢吞吞地说:“本来我是不想管,这群小仙,没一个像话,灭了就灭了。”

玉帝吞了口唾沫。

“不过你不该恩将仇报。”斩魂使口吻突变,来自黄泉之下千尺地的寒意席卷上来,让祖巫打了个冷战,“我并不是和三皇不对付,而是和神农不共戴天。若还有谁,那便是蚩尤。若不是他当年耍赖,怎会让忘恩负义的巫妖二族苟活那么多年。”

祖巫大约明白了斩魂使的意思。

斩魂使亮出刀刃,淡淡地说:“既然你们想要动昆仑君,那便只能送你们上路了。”

而这时的赵云澜正在安抚受惊的杨戬和哪吒。

“啥?天宫被黑雾淹了?咋,凡间的雾霾上天了?不应该啊现在是夏天,还没集中供暖呢。”

帅哥二郎神不满地瞪了赵云澜一眼:“令主此言不妥!当年昆……啊!”

哪吒收回猛踹基友的脚,笑得十分公式化:“令主,能不能带我们上蓬莱山?”

“呃……两位上仙要登仙山,来找我这个凡人做什么?事先说明啊我对蓬莱山一无所知,我只知道蓬莱,那里曾经蹦出一只毛猴儿。”

杨戬答道:“上古三大仙山,本就不是寻常可去的。不周已倒,昆仑有禁制,只有……只有……呃只有和昆仑有关的才上的去。原本蓬莱算是很欢迎游客的了,可是昨天,就在黑雾上来九层天的前一天,斩魂使大人把蓬莱山封了。”

“……”哈?沈巍这么大手笔和排面?赵云澜想起被天地人神共同惧怕的沈巍,不禁偷偷嘀咕,这帮人怕是不知道沈巍又好看又温柔,嘴上却是打哈哈,“艾玛斩魂使大人亲手封的路,那我不是更上不去了。”

“不是。这个……”那俩基友吞吞吐吐的时候,窗外突然飘过来一封信。

封神基友和一屋子听神仙打架故事的特调处人员瞬间目光灼灼。

赵云澜在千钧压力之下淡定地拆开信,信上写道:“切勿理会,莫离龙城。”

恋爱中的人,总希望能更多了解恋人。

当jc的人,总希望拯救世界。

而赵云澜,不仅在谈恋爱,恋人还是个闷葫芦;不仅是jc,还是个很牛逼的jc;更重要的是,他不爱听话。

他依稀知道他和沈巍早有渊源,但沈巍绝不会乖乖告知。沈巍要隐瞒的,正是他赵云澜要探寻的。

他略一思索,对封神二基佬笑了一下:“请上仙慢慢道来,在下洗耳恭听。”

TBC

评论-9 热度-378

评论(9)

热度(378)

©且土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