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巍澜】巍巍大山波澜阔(明成化背景+原作背景+前世今生)1

赵处长N辈子前,名叫沈澜

那一世镇魂令主阿澜和千年痴汉斩魂使的故事

之后会穿插写原作背景

1. 

沈澜手里攥了一只笔,正在努力写诗。

他左手边放了一堆临时买来的字帖和诗集,从唐宋八大家到小屁孩学堂入门正楷,右手边堆了一大坨写废的纸,上面一堆鬼画符,若是放到几百年后,说不定还能吹成什么后现代野兽派画作。

大庆打了个哈欠:“我说,你就放弃吧。你是镇魂令主,不是街边卖字画的,你抱这个佛脚又有什么意义?”

沈澜不以为然地撇撇嘴,继续努力握着那根毛笔,右手哆嗦成筛子也不影响他一嘴流利的抬杠:“你自己对我说的,斩魂使虽然名字听上去极其恐怖,但是本人书卷气浓厚,是个文化人。马上就要见到他了,初次见面欸!我还不得做做样子?总不能让人家一只鬼看轻了我们人吧。这时候你应该和我站在同一阵线上。”

大庆开始舔爪子:“不好意思,我不是人。”

沈澜并不理它,继续兴致勃勃地作画,也不知道是真的为了在斩魂使面前做样子,还是单纯觉得有趣。就在这时候,一只入了镇魂令的蛇妖抱着一个正太出现在了沈澜面前。

这只蛇妖叫阿红,是个大美女,美中不足就是化人形的时候有点面瘫,无论是看小曲儿还是逛窑子都是一张冰山脸。至于为什么她一个女蛇妖会逛窑子,那自然是因为她也喜欢女的。

阿红面无表情地把正太砸到沈澜跟前:“任务完成,头儿,这就是朱祐樘。”

这时候皇宫里有个女人叫万贵妃,把万历的女人孩子弄得一个不剩,只有这个朱祐樘活在万贵妃不知道的角落里,这朱祐樘就是后世的明孝宗。本来镇魂令是不管活人事的,但是眼看着凡间龙脉要断,天上的大神们掐指一算发现大明气数未尽,然而人神有别他们自己不方便插手,就只好传信让镇魂令来救救这个孩子。

沈澜满意地点点头,打了个响指把一堆乱七八糟的书和废纸烧了个干净,带着阿红大庆开始跑路。

大庆瞄着火苗离他们越来越远,叹了口气。这贱人刚刚果然就是写着玩儿,什么为了迎接斩魂使,说的真好听,他要真有那么讲究,今儿早上还至于一口吞了三个生蛋黄?

沈澜他们是坐着比方鸟跑的,天上的大罗神仙们也还算识相,找他们帮忙,借了只神鸟方便他们行动。沈澜吹了声口哨吓了朱祐樘一跳,问阿红道:“有没有碰到麻烦?”

阿红想了想:“有。万贵妃好像听说了朱见深还活这个儿子,派人来杀了,幸亏姑奶奶我去的及时,把人救下来了,还打了一架。和我对招的凡人不简单,是个高手,叫雨化田。这个人我们可以管一下,他一只耳朵后面的黑手印多得惊人,快和头发融在一起了;另一只耳朵后面的功德印只多不少,差点亮瞎老娘的眼睛。这世界上还有一边损阴德一边积功德的人?”

沈澜不太感兴趣:“一个大活人,我们管他干嘛?要不是三清亲自写了三五封信,这朱祐樘我也懒得管。嘿小子,我们要保你做皇帝,你开心不?”

朱祐樘瑟瑟发抖答非所问:“三……三……三清……神仙!”

“看来不傻,读过点书。”大庆评价道。

“……………………猫说话啦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一根鲜红的蛇信贴到了朱祐樘脸上,阿红的面瘫脸难得露出了不怀好意的笑容:“小哥,来快活啊~”

朱祐樘几乎要晕过去:“妖……妖怪!!”

沈澜对自己无聊的下属很无语,适时出来安慰小正太:“别害怕。我们接下来要去见的那位大人又是一个新品种。我们要去见鬼。”

朱祐樘双眼一翻,很干脆地厥了过去。

沈澜略感无趣,正好到了镇魂堂,他带着两只动物和一具尸体跳下了比方鸟,进了屋等那只鬼大驾光临。

沈澜接手镇魂令三年,这即将是他第一次见到斩魂使。

斩魂使来头不小,半鬼半神,其他信息一概缺失。总喜欢装老成的大庆曾坦言不知道斩魂使的来历,之前和三清讨价还价的时候沈澜也顺便打听过斩魂使,毕竟镇魂令职责所在,他随时可能和斩魂使打交道,可惜就连三清也说不清楚。沈澜估摸着三清这种身份实在没必要在这种事情上有所隐瞒,所以他只能得出结论,这斩魂使,是个上古大神。

这点倒是得到了三清的证实,他们说早在有天地阴阳秩序之前便有斩魂使了,那自然是比三清及阐教截教之争要早得多。至于斩魂使是如何诞生又如何成神的,这天上地下怕是已经无人说得清了——神仙也抵不住时光,上古时期的大牛们已经全部陨落,只剩一个斩魂使独来独往,很多秘密都被时间掩埋,谁也说不清楚。

沈澜乱七八糟想了半天,最后不得不跟自己认输。他承认他确实有点紧张,不过除了紧张之外,不知为何他还觉得万分期待。

大庆也紧张。大庆不是第一次见斩魂使,它是历代镇魂令主的令奴猫妖,和斩魂使打交道几千年了,不过这并不影响它还是紧张。

猫一紧张就容易絮叨:“我说,阿澜啊。”沈澜被这个称呼激得汗毛林立,“我知道你这人天不怕地不怕没啥规矩,不过待会儿见到斩魂使还是要规矩点,斩魂使虽然文邹邹的没什么脾气,然而据说他由幽冥戾气和暴虐而生……你见过他打架没?”

沈澜突然有些兴奋地打断它:“我知道!你说过好几回啦,五六百年前地府暴乱,十殿阎罗有三殿被厉鬼硬生生砍死,斩魂使到了之后一刀搞定。话说他是怎么做到的?斩魂刀到底长啥样?真的一刀就能斩尽一地狱的恶鬼?”

大庆对沈澜这不合时宜的兴奋感到匪夷所思。

沈澜摸摸下巴:“斩魂刀听上去可真厉害。我也想要一把绝世神器啊!”

大庆开始胃疼:“斩魂刀之所以是斩魂刀,是因为它的主人是斩魂使。斩魂使哪怕拿一个马桶刷,大概也能一刀斩尽恶鬼。”

沈澜不赞同:“那就不是斩尽恶鬼,是熏死恶鬼了。我不同意,你说的斩魂使是个文化人,文化人怎么可以拿马桶刷呢?马桶刷就应该让大楚那样的糙汉子拿。”

大楚是镇魂令下的一个尸修,说他是糙汉,实在是愧对了他那张皮包骨的脸。

大庆觉得这话题正在往对斩魂使不敬的方向发展,急忙努力掰回来:“你也很厉害啊!那啥,镇魂鞭!别人拿镇魂鞭只能玩玩情趣,你不一样,你堂堂镇魂令主,拿镇魂鞭那就是大杀器。”

沈澜很想问问拿鞭子玩情趣是什么姿势,不过他的注意力很快就被大庆的话后半句拽走了,很高兴地点头:“天地人神皆可杀!”

这时一个温和有礼却从内里透着冰冷的声音从不知何处响起:“令主好气魄。”

此时正是三伏天,哪怕是夜晚也热得逼汗。沈澜他们的行动时间正正好是三更,天气闷得很,京城仍有宵禁,街上一片漆黑,屋内点灯,看什么都朦朦胧胧的。

此时空气像是突然冻僵了一般,沈澜觉得一丝寒意从骨髓散发而出,冷得他一个哆嗦。朱祐樘从这突如其来的极寒中惊醒过来,看到身旁那个美艳的蛇妖恭恭敬敬地低着头,而之前侃侃而谈的一人一猫,表情也很不自在。

借着月光,朱祐樘看到一个身影从虚空中突然出现,那人全身笼罩在黑袍下,脸上似有浓重的黑雾,什么也看不清楚。

沈澜最先反应过来。他觉得什么东西从心底涌出,不同于那份让世间所有生物不寒而栗的冰冷,他感到的竟是一丝暖意,拨动心弦。

他低下头,规规矩矩道:“斩魂使大人。在下是这一任的镇魂令主,名叫沈澜。”

原本,镇魂令是不管活人事的。

照理说,斩魂使也不管。可是据三清说,虽说许多神仙妖怪都以为斩魂使职责在地府黄泉,然而实际上除了评判生前身后事,斩魂使还执掌十万大山江河,自然便也要顺便保凡间龙脉与江山社稷,更遑论皇家这事已经牵扯到了太多人的功德,进而又产生了许多冤魂厉鬼,斩魂使亲自出面也是正常的。

斩魂使走了出来,下意识地盯着沈澜看。

还好他们此时都低着头恭恭敬敬地样子,没人注意到他兜帽后近乎迷恋地眼神。斩魂使闭了闭眼努力收心,想到神农,普通乱跳地一颗心瞬间冷了下去。

他很客气地对镇魂令主点了点头,算是打了招呼,然后径直走向了朱祐樘。

沈澜摸了摸鼻子,说不上来怎么回事,心里觉得有些遗憾。

斩魂使稍做打量,便下了评判:“即帝位,延龙脉,然一生只得一妻一子,龙脉渐衰,不可转也。”

朱祐樘看上去冷得厉害,又一次失去了知觉。

沈澜十分惊讶,斩魂使这是直接改了这凡人的命簿。虽然人人都有命簿,但是大部分凡人命簿都留白,这辈子怎么过,全靠自己本事,无论是大罗神仙还是十殿阎罗,要在凡人命簿上添一笔都要思量半天怕犯了忌讳,这斩魂使一句话就定了这凡人乃至这王朝的今后,实在是……令人细思极恐。

还好斩魂使果然是一个体贴的文化人,见沈澜毫不掩饰的震惊表情,便很耐心地解释道:“有得必有失,以此人一生姻缘与子孙之福换取龙脉不断,是唯一的办法。大明虽是气数未尽,却也只是苟延残喘了。此次强行续命,救得了一时救不了一世,不可强求。”

沈澜心里明白。他惊讶的不是这判词的理由,而是这斩魂使果然了不得,他从未听过哪位神仙能这么大刀阔斧地改命格。照理说这种事是要遭报应的,这斩魂使不会有事吧?

斩魂使好像又猜到了沈澜地心声,又好脾气地接下去说道:“令主不必担心。我与你们不一样,既无三魂也无七魄,不在轮回之中,天地秩序管不到我头上。”

一般人听了大概会感叹这属性牛逼,沈澜却突然想,无魂无魄不在轮回,从上古活到现在朋友仇人全都死光,斩魂使这辈子过得该有多寂寞?

鬼使神差地,沈澜抬起头,瞪着一双眼睛直视着斩魂使。

斩魂使面上仍是一圈一圈的黑雾,什么都看不清楚。

大庆吓得不行,喵喵地想让沈澜清醒一点。

沈澜并不理会,他咧开嘴露出一个非常澜式地笑容,十分热情地对斩魂使说:“斩魂使大人应该也有名字吧?我刚刚说了我叫沈澜,叫我阿澜就行。大人呢?大人的名字,叫什么?”

TBC

评论-12 热度-89

评论(12)

热度(89)

©且土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