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带卡】一个一万岁老头和一个十万岁老头的罗曼史(3)(魔戒PARO)

第一章

第二章

 

本文设定六道仙人和大筒木没关系

之前不小心把草稿发出来了,修了一下orz



03


人类传说,杜内丹人继承了人类祖先、光明精灵以及次级神的血统,即使经过数千年的传承,其血脉已经不再如当初那般荣光,仍然拥有普通人类难以想象的力量。

佐助知道这个传说是真的,鸣人也知道这个传说是真的。

但他们真的没想到,杜内丹人的老祖宗,会是这么一个BUG级别的存在。


“喂,我说,佐助啊。”一行人躲在天藏勉强做出来的木遁后瑟瑟发抖,鸣人听着外面的轰轰隆隆,转头向佐助问道,“原来世界上真的存在正面刚神明的人类吗?”

此时宇智波斑正一边大吼着丢雷楼谋一边指挥着他的须佐能乎对卡卡西一顿狂轰乱炸。而卡卡西则耷拉着一只眼睛,一副逆来顺受的样子靠在带土怀里,任由带土抱着他跳来跳去躲避斑的攻击。

这是远远超乎想象的画面,尽管数不清的传说都描述过人皇在那场惊天动地的愤怒之战中是何等强大,但是这份几乎能够睥睨神明的强大真正展现在护戒队这几位年轻人眼前时,仍旧无法不让他们震惊。

然而面对这般景象,佐助却显得心不在焉。不知为何一向健康的他这时候突然头疼不已,像是什么东西在撕扯着他的神经,他一时之间打不起精神,又实在看不下去鸣人一个人自言自语,只得病恹恹地找茬道:“首先,卡卡西那个老头是降神格来的中土,就力量来说完全比不上他巅峰时期;其次,那不是一般人类,那是宇智波斑,在牛逼的血统之外,他还是个疯子;最后,他们根本没有打起来好吗?这是斑的单方面出气啊兄弟!卡卡西坑斑坑那么狠,你是卡卡西你不得装孙子挨顿打让人家出出气?”

鸣人很认真地想了一会,摇头否定:“别人不打我就不错了,我怎么会打别人呢?我这个人,就是很不擅长打嘴炮的说。”

这话一说完,别说是佐助,躲在木遁下的一行人都露出了古怪的表情。团藏尤其觉得气,刚想开口吐槽,外面大神们激烈的打斗突然掀起一阵狂风,掀翻了躲在木遁后的众人。团藏被一颗石子击中天灵盖,翻了个白眼晕了过去。

小樱假装摸了摸团藏额头,象征性地叹了口气,提气大声朝外面吼道:“出人命啦!!!先别打啦!!!!”

团藏迷迷糊糊地想说放屁老夫根本没死,可是周围一圈人并不在意。

这一嗓子当然是喊给那几个大神听的,大神们没打够,他们却是受够了。正抱着卡卡西飞檐走壁的带土自然了解这个护戒队同伴,并未多做理会,倒是斑下意识往小樱这儿瞄了一眼,一直在跳高的带土趁机发难,一脚踹飞了斑的一对门牙。

“靠!”斑大怒,“不要脸!亏你还是我亲戚!”

小樱叹了口气,看来劝架是失败了。天藏任命地又开始努力做木遁,这时他们听见卡卡西开口道:“够了。”

只见卡卡西的法杖闪出一阵光,斑突然觉得身上一疼,巨大的须佐能乎瞬间化作乌有,他从半空中坠落,狠狠落在了地上,发出一声巨响,扬起一片尘土。

那响声震得佐助头疼得越发厉害,脑袋一跳一跳地,似乎是在警示着什么。有什么声音从远处传来,仿佛是告诫,佐助像是受到了某种指引,抬起眼睛向前看去,视野糊成一片,但是他看到了之前他从未见过地画面。

他看到带土抱着卡卡西落到地面,带土半边俊美无暇地脸庞上镶嵌着他那只总是炯炯有神地右眼,此时正俯瞰着斑,发出血色的光芒。


卡卡西耸耸肩,懒洋洋地枕在带土肩膀上解释说:“秽土转生本就受施术者的控制。”

若是眼光能够杀人,斑恐怕已经杀死了卡卡西一万次。

卡卡西不以为意,抬头看向夜空,那里曾经闪耀着无数星辰,是精灵们信仰的源泉,只是如今那些星光早已不见踪影,中土笼罩在大筒木之眼的阴影之下。

原本,有一颗夜空中最亮的星不分昼夜闪耀空中,其真身是人皇之父、晨星公主的夫婿,那位只是个普通人类的宇智波田岛。传说在最后一次光明精灵内战末期,绝望的田岛从西方仙境归来,放弃了伊露维塔赐给他的永生,头戴引起祸端的精灵宝钻飞向天空,从此宝钻消失于中土,精灵们结束了内战,只是那时候人之国早已如日中天,即使斑已经在愤怒之战中失踪,也改变不了人类已经成为中土霸主的事实,在精灵们反应过来之前,中土便已经不是他们的中土了。

这些故事人尽皆知,护戒队们自然也都知晓,因而在这个特殊的夜晚,不得不生出许多疑问。

卡卡西仍旧好像无事发生一般,并没有解释的意思。此时天色已晚,原本他说要在森林中过夜,连帐篷都已经准备妥当,现在却改口道:“事情有变。把篝火灭掉,帐篷收走,我们要在三天之内到达木叶。”

木叶原是人之国的首都,是当年斑和柱间相识的地方,他们在木叶的河边立下誓言,此生不负。后来世人传颂的人皇传说与人类荣光,皆从木叶开始。

可是已经过去了数千年。中土已经不再是他们的中土,木叶已经不再是他们的木叶,甚至他们也不再是他们。斑游荡在这世间,柱间早已消散在尘世。斑只觉一阵凄凉,加之周身空空荡荡找不到一点查克拉,这凄凉不由渐渐染上了愤怒。他撑着手肘支起身体看向卡卡西,眼神中满是怨怼。

精灵宝钻,森林伏击,千手之死,杜内丹传说,以及刚刚的秽土转生,全部出自这位西方神明之手。斑无法不怀疑,这个似乎全无漏洞的次级神,到底真的如同他所声称的那样正义吗?

卡卡西却并不理会,只是淡淡地指向北方说道:“出发吧。”


护戒队终于从范刚森林出发,北上前往木叶。

佐助的头疼仍在继续。他知道自己身上必然发生了什么事情,这头疼着实古怪,可是他不愿在此时添乱,便不得不与鸣人共乘一骑,由鸣人拉着缰绳慢慢地往前移动。

没有人讲话,大家各自坐在各自的马背上,气氛显得十分尴尬。

鸣人实在忍受不了心中的疑惑,悄悄地和佐助咬起了耳朵:“我说,我们不是护戒队吗?可是从音隐村出发走到现在,根本连个至尊魔戒的影子都没见着,这是护送的什么戒指的说?还有还有,戒指是没有,可是来了个精灵宝钻欸!”鸣人瞄了一眼卡卡西背在背后的包裹,在范刚森林中找到了当年由斑护送的精灵宝钻之后,卡卡西就把它藏在了那个似乎能装下全世界的神秘包裹里,“宝钻我听说过,比至尊魔戒牛逼多了吧?可是精灵宝钻不是在天上吗?啊先不说这个,就说宝钻被我们带上了这事……这靠谱吗,不是说大筒木兄弟觊觎魔戒吗?魔多还有个大眼在找我们呢的说!我们本来就够危险了,这时候再来个更牛逼的精灵宝钻……我怎么觉得我们是一行给大筒木送外卖的?”

鸣人劈里啪啦说了一堆,佐助并没有理会。他实在没力气,看上去仍是昏昏欲睡的样子。

鸣人自讨没趣,只好闭嘴,默默地扯缰绳玩。

但是佐助并不是没有听见鸣人的话;相反,那席话彻底惊醒了佐助。

他突然意识到,鸣人说的正是让他想不明白的地方。有这个能力修改传说的只能是卡卡西,卡卡西一定早就知道精灵宝钻在范刚森林的事情,那么那个关于田岛的传说,极有可能是数千年前卡卡西故意编造出来隐藏真正的宝钻的踪迹的。既然如此,他们在范刚森林偶遇斑真的是巧合吗?如果不是,那卡卡西作为他们之中唯一一个知道全部事实的人,他又是为了什么呢?他是位高权重的次级神,他又有什么理由做这一切看上去毫无意义的事情呢?

佐助百思不得其解,不由偷偷瞄向队伍最前方的卡卡西和带土二人,和沉闷的队伍不同,他们二人似乎没有受什么影响,看上去俨然就是一对兴致勃勃共同出游的情侣。

此时佐助的脑中劈过一道惊雷。也许卡卡西并不是他们之中唯一知道全部事实的人。也许带土也知道!

想到此处,一切似乎突然有了合理的解释。如果是带土的话……

佐助只觉得头疼得更加厉害,几乎跌下马去。鸣人连忙把他捞起来,关切地大呼小叫。佐助脸红得厉害,鸣人非说他发了烧,佐助干脆就势睡了过去,不再琢磨那些令他心惊的种种猜想。

不过这次鸣人是对的,佐助真的发了烧。他一睡就是三天,待他醒来时,一行人已经到了木叶,鸣人一脸严肃地对他说,团藏死了,他们所有人都看到,是佐助杀了他。


卡卡西不在,据说是去与伊露维塔交谈了。来看佐助的是带土。

当初护戒队挑选队员时,是卡卡西坚持的要包括中土三大族,因此带上了和众人并不熟识的两个矮人,团藏和岸本。一路上虽然仍旧没什么交情,也总算相安无事,但是就在佐助毫无记忆的昏迷的三天里,他突然坚称是团藏杀害了宇智波一族,并在整个护戒队震惊的眼神中,亲手割下了团藏的头颅。

“团藏虽然无关紧要,但是他是岸本的至亲好友,而岸本是矮人族的王子。

岸本已经回孤山了,他六十年没回家,如今回去,却是要带去杜内丹人杀害矮人贵族的消息,在这个中土联合对抗大筒木兄弟的节骨眼儿上,这并不是一件好事情。告诉我,你为什么这么做,佐助?”

他们所处的地方是一间阴暗的牢房,看来即使矮人的愤怒还没有传来,护戒队已经决定要惩罚佐助了。

佐助告诉自己要冷静。他的脑袋隐隐作痛,似乎在预示着什么危险。

他如今已经反应过来这头疼说明了什么——他的写轮眼觉醒了。

他看着带土的眼睛,就如同一个谈话者看着另一个谈话者的眼睛一样,似乎毫无不妥。但是佐助真的只是在看着带土的眼睛而已,更确切地说,是看带土的那只写轮眼。

“我不知道。”佐助努力让自己的语气更自然些,“我什么都不记得。我只是睡了一觉,仅此而已。”

带土深深地看了佐助一眼,转身离去了。带土的半边身子都曾经毁于辉夜的诅咒,是以长得不似一般精灵贵族一般柔美,反而带着十分的狠厉,在这阴暗牢房中,让佐助有些毛骨悚然。

他此时又想起昏迷前的怀疑。事到如今,佐助告诉自己,这护戒队必有蹊跷。他不得不承认,比起卡卡西,他更倾向怀疑带土。哪怕经过了宇智波斑的指责,他明白卡卡西并不是一个好好先生,他仍认为神明并不至于做什么不利于中土的事情。卡卡西是迈亚,是从西方降临中土的神祗,他的目的就是要帮助中土击败大筒木兄弟,即使过程不近人情,但佐助不会怀疑卡卡西的动机。

然而带土不一样。

精灵和人类在对抗辉夜之时曾经结成过最后同盟,但是说到底,精灵和人类代表的是不同的利益。更何况带土是辛达精灵,远在辛达精灵王仍在的时候——那时候太阳才刚刚升起——便因为精灵宝钻和矮人族结怨,后来更是在精灵内战中再次因为宝钻而与同为光明精灵的诺多族结下深仇大恨。辛达完全有理由报复矮人和诺多,在漫长的历史中,这两族辜负辛达太多,直接导致了当年如此强盛的辛达族如今在中土寥寥不剩几个人。而这两场浩劫,带土都是亲历者。

这场护戒之旅本就是由诺多精灵惹出来的麻烦,队伍里又有矮人,带土完全有做出疯狂之举的动机。

并且,最重要的是,佐助在此时觉醒了写轮眼,而带土,他也有写轮眼。

带土并不是什么无名小辈。他的身份他的战功早就化作无数歌谣在中土传唱,数百年数千年,哪怕是最无知的村夫,也不会不知道辛达王子带土的威名。但是在这数不胜数的歌谣传说中,佐助从未听说过带土拥有写轮眼。若不是他开了眼,他永远也不会知道这件事情。

佐助已经顾不上考虑带土为什么会有写轮眼了,他所关心的时更为紧急的事情。

作为宇智波族人,佐助知道一个关于写轮眼的秘密:高阶写轮眼是可以操控低阶写轮眼的。

带土在挑拨离间。带土叛变了。


这是发生在护戒队内部的事情,在这个时候这个境地,佐助几乎可以确定,带土已经站在了大筒木兄弟那一边,他要抢夺魔戒,献给魔王,向中土复仇。

他又想到卡卡西是与带土深爱彼此相恋数千年的恋人,不由开始担心。卡卡西呢?他知道多少?带土是真的爱卡卡西,还是只是利用他呢?这个高高在上的西方神明,当他得知自己的恋人也许别有所图时,会不会心碎?

佐助不知道,他不可能知道。他面临的境况太过危险,已经不能再为别人做什么了。写轮眼的秘密只有宇智波族人知道,恐怕即使是卡卡西,也不会了解太多,既然如此,便没有人会相信他的说辞,更不会有人怀疑带土。

佐助即将背负破坏人类矮人关系的罪名,护戒队分崩离析,卡卡西为了隐藏他们行踪所施的法术也随时会因为同盟破裂而失效,他们会暴露在大筒木的眼睛下,无所遁形。

佐助不由十分绝望。他此刻很想见到鸣人,问问他那个明明很蠢却总是不按常理出牌的朋友,他应该怎么办。


TBC

评论-6 热度-85

评论(6)

热度(85)

©且土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