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带卡】论面对意外怀孕导致的生命安全问题时应该保大还是保小(中)

失踪人口回归

圣诞开始每天都在饭局饭局饭局,啊,吃完了就想睡觉哇!

比预想得要长一些

上在这里

论坛体正在写。。。我貌似一直都有填坑到一半就想开新坑的病。。。

05

隔天发生了一件不大不小的事,鸣人和佐助合伙去找斑打了一架。

照理说此事非同小可,两边差了NNNN辈,宇智波斑又是教授,还是隔壁月眼大学校长,学术界的大牛,更是宇智波家的老大,鸣人佐助这是以下犯上目无尊长没有规矩。然而事实却并非如此,左邻右舍一早目睹了这场干架,稍微劝说几句便各自上班上课去了,并无人在意,只因这两边打架可不是第一次了。

那时候鸣人佐助还在上高中,未成年,比现在稍微矮一些,而斑是成名多年的叛逆老头儿,因为和千手柱间吵架分手、亲弟弟死于意外以及千手扉间每天三个白眼的缘故,心情奇差行事乖张,在学术界和整个木叶拼命拼命作。正义感爆棚的高中生鸣人于是联合纯粹看斑不顺眼的同班同学佐助,煽动了想要在女朋友面前耍帅的奈良鹿丸和隔壁班鹿丸他内弟兼著名富二代我爱罗一起去找斑打架,打架过程中时任木业大学物理学院院长波风水门教授和医学院院长纲手教授纷纷给予了支持,然而宇智波斑战斗力爆棚,一个老人家硬生生指挥着一个巨型高达模型和这一大帮子人打了个平手,最后当时在火之国国防研究院读博的旗木卡卡西硬生生把鸣人这波人拉了回来,而那时是月眼大学博士生的宇智波带土则把斑拽回了家,两方人马胜负未分。

时隔多年,战火重燃。这天宇智波斑早上出门上课,又如同当年那样被黑板擦砸了一脸。迟来的决战一触即发,斑这回拆下了自家的门板,挥舞着和佐助他们大战,最后三人纷纷挂彩,来到医学院就医。

医学院新入职的女讲师接待了他们,一边给鸣人上药,一边笑眯眯地问:“为什么打架?”

鸣人梗着脖子大喊:“这厮为老不尊!”

一只胳膊打着石膏的斑瞪眼更大声地喊:“这小赤佬可不要脸,问我如果怀孕了怎么办!”

佐助换了块纱布按着自己伤口,默默等鸣人包扎完。

鸣人扭过头冲着斑吼:“你看看你怎么说卡卡西老师的说!要是你自己怀孕了你能这么想吗!”

斑愤怒地一拍桌子,手臂上伤口一疼,惨叫一声双目噙泪吼回去:“如果我怀了我和柱间的孩子,我就算死也要生!我和柱间啊!柱间啊!!柱!间!啊!他的基因不应该由我传下来吗?”

鸣人哎哟喂了一声嘲讽道:“你倒是挺有牺牲精神的说,但是柱间校长可能不这么认为!那个词叫啥来着,以己度人?你自己愿意舍命生娃就觉得全世界都应该舍命生娃?你凭什么干预卡卡西老师的事情?”

斑刚想开口,原本正给他们处理伤口的女讲师一掌拍在桌子上,语气有些阴森地问:“你刚刚说,卡卡西?”

鸣人吓了一跳,弱弱地点点头。

“他要生孩子?”

鸣人看了眼自己包扎到一半的伤口,又看看医学院这位大姐姐有些恐怖的表情,不知怎么的觉得有些不太对劲:“那个,是这样的说……姐姐您是?”

女讲师一脸杀气:“谁追到了卡卡西,谁!老娘要去弄死她!”

佐助靠在椅子上一手捂着伤口,没什么精神地搭话道:“是你的另一个老同学带土。”

“嗯?带土?”女讲师突然变了脸,表情瞬间柔和下来,“那倒是不错啊,诶不用我去做恶婆婆了,不错不错。”说着便草草把鸣人的伤口一扎,挥挥手打发道,“下一个!”

鸣人一脸懵逼地被女讲师一手提起来拎到了一边,佐助磨蹭过去摘下了捂着的纱布,鸣人看着佐助还在渗血的伤口,突然高声说:“我才不会要你舍命生孩子!孩子哪有你重要的说!”

窗外乌鸦飞过,秋风卷起落叶,斑不忍直视地撇过头,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佐助将纱布甩到一边,把鸣人按在地上狠狠揍了一顿。

这时纲手出现在门边冷冷地说:“你们是不是听说了卡卡西带土那事儿?要管的话我劝你们现在就去生物学院,大蛇丸已经准备好了,卡卡西决定试着生下来。”

06

大蛇丸正在和自来也掰手腕。

自来也身材非常魁梧,一把年纪了,该有的肌肉一块不少,而大蛇丸则是一把排骨,没几两力气。

自来也把大蛇丸的胳膊按在身下摩擦,弯着眼睛贼兮兮地说:“听说你今天要帮人接生?”

大蛇丸努力想把胳膊抽出来,尝试多次失败,自暴自弃地把脑袋枕在自来也手臂上,没精打采地回答:“是啊。”

自来也有些不同意地说:“你真打算接生?出事怎么办?带土竟然能同意,真是不可思议,他和卡卡西可是互相把对方当命啊。”

大蛇丸有些得瑟地说:“我有新技术,最近刚弄好的人造子宫,把受精卵取出来的话就能人工培养。不过成功率还不算特别高,到时候看吧,不行的话就打掉。”他转转眼珠子想了想又感叹道,“带土和卡卡西真是感情稳定,这么多年了,还是那么恩爱。你看看你都在干嘛?一把年纪还做吟游诗人,好好的文学院院长不做,跑去环游世界写小黄文。写小黄文需要到处跑吗?”

“小黄文不过是个由头,我只是不想被任何事情束缚。”自来也捏了捏大蛇丸的胳膊,都是骨头没一点脂肪,实在是硌得慌,“我大概是没救了。我做不到像卡卡西他们那样与另一个人一起生活在同一个地方那么多年,也不能像柱间校长那样与一个人分分合合几十年。我比较胆小,没有维持那种生活的勇气,我只能够浪迹天涯,把爱的人放在心里,去过漂泊不定的日子。”

大蛇丸沉默须臾,叹道:“真是搞不懂你。”

自来也笑了:“你不需要搞懂我,你只需要搞懂你的研究,毕竟在你眼里,没有什么比研究更重要。”

大蛇丸终于把胳膊抽了出来,揉着手腕回应说:“是啊,正如对你来说,没有什么比自由更重要一般。”

迷之沉默忽然降临。

大蛇丸侧过视线,看到了窗外的一株大树。

生物学院前面花园里的这株大树,十分有年头了,所有木叶的孩子都曾在这棵树下打闹过。当初建造校园的时候原本在这里是要修路的,为了保护这棵树,硬生生改了道。这棵树见证过千手柱间和宇智波斑打架,见证过大蛇丸和自来也打架,见证过宇智波带土和旗木卡卡西打架,见证过漩涡鸣人和宇智波佐助打架。一代代人来了又去,这棵树下的风景拆了又建,仔细想来,总觉得有些伤感。

大蛇丸想,这大概就是时间的力量,总有努力了也留不住的,也总有努力了也送不走的。

掐指一算,和自来也已经认识四十多年了。那时候木叶还是个封闭的小地方,木叶大学只是千手柱间和宇智波斑的一个理想,村里的小孩子们读同一个幼儿园同一个小学同一个中学,毕业后要么留在木叶种地,要么到首都学习,然后结婚生子一辈子。大蛇丸觉得这样的人生没意思,自来也也是。

如今过去了这么多年,大蛇丸此刻忽然有些疑惑。自己没有走那条结婚生子碌碌无为的道路,可是这辈子似乎也还是没什么大意思。大约活着就是这样,不管选择什么活法,总归有寂寞的难过的时候,而曾经跟他有着同样困惑的自来也,早就已经不在他身边了。

“相遇,相识,然后离别,这大概才是每个人都会碰到的事儿。大家都会死,没死的时候也会分开,来的时候是一个人,走的时候也是一个人。既然这样,保大还是保小都一样。”大蛇丸突然说。

自来也愣了一下,顺着大蛇丸的话说了下去:“如果是我的话,肯定保大。”

大蛇丸瞄了自来也一眼。

自来也解释说:“珍惜眼前的人就不容易了,哪还有精力管未来的人。未来的人没能来到这个世界上,那说明没有缘分,更何况这世间纷扰,没能降生也不一定就是坏事——但是如果我爱的人因为我的犹豫而提早离开了,那就是我的大罪孽。现在才是最重要的嘛!既然有能力,必定要珍惜。”

大蛇丸想问,既然你这样珍惜眼下,为何要独自云游四方。

然而此时带土与卡卡西敲门而入,身边跟着的是一脸担心的千手柱间。

07

千手柱间自从知道怀不怀孕打不打胎那事儿之后,其实一直愁的不行。

斑其实很在意他们之间没有后代,他知道的。年轻时柱间也结过婚,和旋涡家的大小姐,那时候斑还是他的伴郎,然而婚后斑便离开了他,离开了他们两个一手建立起来的木叶大学,跑到外面自己做学术去了。过了几年柱间和水户发现彼此之间只有亲情,实在是维持不下去婚姻,便和平分手,然后斑跑回木叶问他,他们能不能凑合着过一辈子。

在柱间看来,那绝不是凑合。两个人竹马竹马,心意相通,共享远大抱负,共建木叶蓝天,简直就是契合得不行。他觉得搞对象是不能形容他和斑的,他们的关系比谈恋爱高级得多。他只想和斑继续这样做灵魂和肉体的伴侣,白天高谈阔论,晚上水乳交融,其他的管他三七二十一。然而从纲手越来越出息之后,柱间就发现,斑开始在意某些问题了。

前天带土和卡卡西离开之后,斑就开始对着客厅里做成DNA模型形状的吊灯发呆,然后没头没脑地对柱间说,如果是自己怀孕了,他会不惜一切代价把孩子生下来。

柱间理解,但是柱间不同意,然而斑才不管柱间同不同意。

于是今天柱间便瞒着斑跑来找卡卡西和带土了。他不想这两个晚辈出事,决定先斩后奏,不然讲不定斑会做出什么奇怪的大事来。

敲开房门柱间看到了大蛇丸青白的脸和自来也白得发光的爆炸头。柱间一直不明白,怎么木叶能有这么多五颜六色的爆炸头,就不能像他啊大蛇丸啊宁次啊那样去拉个头发吗?

他走上一步对大蛇丸说:“虽然卡卡西想生,但是我的意见是,尽量保大。”

自来也大笑几声拉住柱间的手说:“不愧是柱间校长。”

大蛇丸不置可否地耸耸肩,转头看向带土:“你什么想法?”

带土翻了个白眼:“当然是保大,你看我像是斑那种疯子吗?卡卡西想拼一把我没意见,但是优先保大,保大!”

柱间瞪着带土批评道:“注意言辞,斑是你老祖宗。”

卡卡西出来打哈哈:“带土说得对,拼一把还是要的,不过……注意安全注意安全。”

“那就没问题了,你跟我过来吧。带土你是待这儿还是跟我们一起去手术室?”

带土想说当然是一起去,卡卡西抬手阻止道:“你还是先待在这儿吧,去了只会哭。很快就好的,如果出事,大蛇丸会大声嚷嚷的。”

带土嘟囔说:“我才不信这厮会大声嚷嚷,我觉得他会溜号。”

卡卡西安抚地捏了捏带土的脸,和大蛇丸一道走了。

自来也插着手臂看着二人打开门又关上门,脚步声在外面的走廊里踢踢踏踏,转头对带土说:“卡卡西说的没错,你去也只会哇哇哭。我真的好好奇,你个肌肉大汉怎么那么感性?”

带土看上去十分紧张:“会出事吗?我还是跟去吧?卡卡……卡卡他!他是我的命啊!”

柱间说:“如果是我生娃,我也不希望斑跟去。你只会哇哇哭,他只会哇哇叫,去了不去都一样,万一出事了还徒增伤感。”

带土更紧张了:“出事但是我不在的话那不是更伤感!阿卡他需要我啊!哇哇哭怎么了,总比阿卡闷声不响打落牙齿和血吞好啊!艾玛你是不知道他那个性子啧啧只有我受得了啊不行不行我要跟去大蛇丸这个变态我怎么能够放心他和卡卡西俩人相处搞不好打起来的话我还能跟阿卡一起打配合啊哇呀呀呀!”

自来也无奈地说:“如果卡卡西真出事儿,带土大概能毁灭世界。我觉得,宇智波家都有点神经质,换句话说,都是些疯子。”

“对,宇智波家的都是疯子!”门又开了,这回是被踹开的,宇智波斑一只手打着石膏,一条腿抬在半空,脸色铁青地看着柱间,“你瞒着我搞事情?”

08

金秋,晴朗,天气甚好,气氛却甚尴尬。

世界熙熙攘攘,路上行人匆匆,忙来忙去,无非都是在讨生活。阳春白雪也好,下里巴人也罢,哪怕牛逼成大筒木辉夜,人生也逃不过吃喝拉撒结婚生子,老年了还要变成空巢老人和儿子撕逼。这些事情看似日常,却实不简单,细究起来,大约能够绕死每一个平时牛叉哄哄的人。

斑道:“何事不能同我商量,硬要瞒着我来陪他们生娃?”

柱间有些着急地解释说:“你必然不同意,但我觉得还是要人道主义。”

斑反问道:“人道主义?关怀了孕夫,何人来关怀胎儿?”

柱间说:“胎儿不是自然人,这才几个礼拜,哪比得上他妈……或者他爹?”

斑又道:“我们总会死。不仅是我们,带土也好卡卡西也好自来也也好,哪怕是发神经搞长生不老的大蛇丸,早晚有一天也要嗝屁。既然相爱过,既然都会走,留下相爱的证据难道不好吗?”

自来也插嘴说:“不关大蛇丸的事吧,你们家庭琐事别扯上他了,他又没对象。”

斑调转炮火讥讽大蛇丸:“他都这把岁数了还单身,要么说明他丑,要么说明他蠢,要么说明他又丑又蠢。”

自来也似乎有些不大高兴:“大蛇丸明明长得不错,你没见过他小时候,漂亮妹子,没毛病。”

跟着斑一起冲过来的鸣人拽着同行的佐助低声问:“你觉不觉得我们在看家庭伦理剧?”

佐助点头:“还是年代家庭伦理剧。这几个老头说话都带着迂腐酸臭的年代感,实在是太不时髦了。”

“我本来以为好色仙人是时髦值很高的人的说,万万没想到他也加入了这场庸俗的嘴炮。”

“也许人家还觉得你庸俗呢?他在写有色文学,你在担心论文会不会挂,半斤八两半斤八两。”

佐助怼完鸣人,鸣人愁眉苦脸地开始寻思自己的论文,接着便想到了导师卡卡西,然后又想到了怀孕不怀孕,表情就更愁眉苦脸了。

“卡卡西老师竟然想生?他是不是脑子瓦特了?不是我说撒,带土叔啊,带土叔啊!他发起疯来他自己都害怕的说。首先我真的很尊敬卡卡西老师啊!他平安最好的说!其次啊!卡卡西老师知不知道自己的安全关系着世界上是多一个还是少一个恐怖分子这个问题?”

“你讲话有点逻辑行不行,我根本听不懂你在说什么。”

然而这个时候,一个声音打断了两组人的争吵。

大蛇丸踹门冲了进来,原本白里带青的脸色此刻看上去青里带白。

“输血,需要输血!大动脉伤到了,有生命危险!”

TBC

评论(28)

热度(253)

©且土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