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带卡】愿望终将实现(FATE AU,master土/servant卡)(8)

1在这里 2在这里 3在这里 4在这里 5在这里 6在这里 7点我点我

病了,昏迷了几天→_→

==================

卡卡西带着带土飞驰在城市的半空,时间已经是下午,太阳渐渐西沉,马上就要迎来冬季的黄昏。

他想,在来到这个世界之前,他从未见过十七岁的带土。这个带土活泼善良,仿佛从他的理想中走入了现实,让他情不自禁地迷恋这个世界,不想要从梦境中醒来。

但是佐助和辉夜的出现让他不得不清醒。带土模糊的记忆中带着与自己的情愫,在带土十七岁的大脑中与爱情化为一体,让带土憧憬着与自己在一起的未来。卡卡西有些悲伤地想,这一次,自己注定还是要对不起带土。


飞驰中已经能够听到打斗的声音,郊外烟尘滚滚,冬日冷冽的北风席卷着魔力拍打在他们脸上,提醒着卡卡西他即将见到久违的敌人。随后九尾巨大的身躯映入眼帘,鲜艳的皮毛上沾染着些许血迹,咆哮声震动天地。

卡卡西眼神一暗,决定先做观察。他们降落在郊外空地边废弃的公交站旁,卡卡西将带土塞进自己的袍子里,只让他露出一个脑袋,低头解释道:“这件袍子真的是我的宝具,我没蒙你,有它便能隐藏踪迹,如果我不主动暴露,任何人都无法发现我。这是我作为Lancer的能力之一。”

带土前几秒还看着巨大的九尾发愣,此刻突然变成了发烧,他感受着卡卡西的身躯和体温,脑子晕晕乎乎地吐槽道,为什么Lancer要隐藏踪迹?这不是assassin的事儿吗?


而这次圣杯战争真正的Assassin九尾正在不远处吼叫,鸣人幼小的身体被九尾护在身后,对面正是带给他们世界噩梦的大筒木辉夜。现场已经留下十分凄惨的打斗痕迹,树木被破坏殆尽,草地上满是焦痕,鸣人睁着懵懂的眼睛,躲在九尾后面好奇地看着身边的惨状。

再次见到鸣人,卡卡西不由地惆怅万分。这个世界的鸣人大概是幸福的吧,水门与玖辛奈尚在,他是漩涡一族这一代的独子,生活在爱与关怀之中,早已不是与卡卡西初见时那个寂寞而倔强的孩子了。只是原本该由水门参加的圣杯战争却阴差阳错地让鸣人参与了进来,尽管在筹备中极力避免,但仍没能阻止鸣人走入这危险重重的战场。卡卡西不由地看了一眼带土,在心中感叹命运的强大。

而带土好不容易平静下狂跳的心,探出脑袋看了看九尾那边,认出了九尾身后那个金发的男孩:“是漩涡一族的鸣人啊!他更小的时候经常来教堂找我玩,每次都玩到太阳下山,水门先生就会出现把他领走。好几年前的事情了,不知道他还记不记得我……”

卡卡西强迫自己不去追问水门老师现在如何,只是把目光转移到了辉夜身上。

辉夜漂浮在半空中,服饰华贵,银发飘逸,面容姣好,却带着卡卡西最为厌恶的居高临下的表情,仿佛她始终是那个一瞬之间能够决定众生生死的神明。被打败两次的仇恨让她发疯,甚至不惜冒着巨大风险追来这里,只为了彻底将他们的世界击垮。

卡卡西心情复杂地观察着辉夜,内心既有不安,又有期待。这场战争已经打得太久,无论输赢,他都想早日解脱。


此时九尾巨大的身躯绷得很紧,全身散发出超乎想象的魔力,尾兽玉在口中凝结,带着仇恨与杀气射向辉夜。九尾的攻击威力不可小觑,那年的木叶便是毁在九尾的狂躁之中,然而辉夜并不惧怕,她轻笑一声抬手一指,尾兽玉便消失不见,连同所携带的魔力一道蒸发。

带土惊讶地低喊出声:“这是怎么回事?魔力还能消失?”

卡卡西神色凝重地解释道:“是时空间,这个servant有时空间的能力。”辉夜的力量太过惊人,而进入这个世界的量级是有限制的,如若太高引起抑制力的察觉,那后果便会十分严重,因此辉夜必定舍弃了部分能力。察觉到辉夜跟过来之后,卡卡西设想过多次辉夜如今的力量是何程度,如今看来,她至少还保留着她的六个空间。

带土只在书中看到过时空间,据说是非常古老而罕见的魔术,而在斑数量惊人的藏书中,竟也没有记录下任何一位时空间魔术使用者的具体姓名。

带土也变得紧张起来,不由抓紧了卡卡西的胳膊,忐忑地问道:“这个servant看起来很厉害啊,时空间很少见吧?”说完他似乎想起了什么,扭头看着卡卡西惊讶地说,“你是不是也会时空间?今天上午的巧克力和可乐?”

卡卡西想,不仅我会,你也会。可是此刻他不方便说破,只得沉默看向辉夜那方。


辉夜甩了甩袖子,不屑地说道:“不禁用的畜生。”

九尾愤怒地眯起眼睛,却不敢有什么大动作,鸣人就在它身后,如果它移动了,保不定鸣人会有什么危险。

辉夜看似不经意地挥出一掌,明明隔了不近的距离,九尾身上却再添一道伤口,血液从艳色的皮毛中迸发,九尾吃痛呜咽一声,却仍然没有挪动脚步。北风萧瑟,这郊外显得分外荒凉,一个孩子和一只妖兽面对着可怕的敌人,随时可能要丧命于此。

辉夜冷笑一声道:“你不过也就这点本事,无趣之极,是时候送你上路了。你这畜生长得这么大,能躲过我这一击吗?”语毕她抬起两只手,嘲讽地看着九尾紧绷的身体,然后卡卡西听到了熟悉的骨骼滋长的声音,如同死亡的前奏。


就在辉夜出手前的一秒,卡卡西又看到了带土在化作尘埃之前的笑容。

超重力的空间中无法挪动的四人,他带着解脱的甜蜜扑向那呼啸而来的死亡,可是他终究仍是被留了下来,只有带土临走之前的微笑和低语陪伴着他,让他每每入夜不再因为愧疚而泪流满面。

“带土!”卡卡西不禁呼唤道。

带土抬起头直视着卡卡西,回答道:“我在。”

卡卡西愣愣地看着对方,看着他明亮的眼中映出的自己,看着自己脸上深色的面罩与惨白的皮肤,突然觉得心底柔软了许多。

“卡卡你怎么了?看上去心情不太好。”带土凑近卡卡西,和卡卡西鼻尖对着鼻尖,仔细观察着对方眼中闪烁不安的情绪。

卡卡西突然轻轻吻了带土一下,四片唇瓣堪堪擦过,有一种特别的甜美。带土猝不及防,脸瞬间又变得通红,眼中透露出责怪与雀跃,完全便是一个热恋中的男孩子。

而在不远处,辉夜已经出招。卡卡西握住带土的手,拉下了眼罩,三勾玉在一片血色中旋转,他看着射向九尾的灰骨,魔力汇聚在瞳术之中:“神威!”

空间微妙地扭曲,魔力涌入不知名的方向,带来毁灭的灰骨擦着九尾的皮毛在空气中消失不见。九尾护着身后的鸣人,一向凶狠的眼神闪烁着劫后余生的庆幸。


辉夜惊讶地看向卡卡西藏身的方向,卡卡西抱住带土猛地向一旁窜去,下一个瞬间那个公交车站便被辉夜的拳术夷为平地。

带土还没从方才的甜蜜中回过神来,一头炸毛被风吹乱,看上去有些傻傻的。

辉夜冷笑一声看着卡卡西说道:“我还以为是谁,原来是指挥官。指挥官可不适合这种时候就跳出来。”

卡卡西放下带土回应道:“看不下去欺负未成年人,这个犯法。”

辉夜的表情十分不屑,在半空中俯瞰着脚下的大地,笃定地说道:“什么是法?我就是法。”

带土一边捋脑袋上的乱毛一边翻了个白眼,心想这可真是个用鼻孔说话的女人。

卡卡西客气地问道:“请问您职阶是?”辉夜的能力太过全面,是什么都有可能,但是卡卡西心中知道她多半会是saber。

果然辉夜从手中又抽出一把灰骨化为剑,高傲地俯视着站在地上的卡卡西,并不说话。

Saber无疑是所有职阶中最被看好的,一般都拥有强大的宝具和极高的能力。刚刚短暂的打斗说明了辉夜至少还保留着时空间、共杀灰骨以及八十神空击的能力,卡卡西心想,这可不好办。


这时带土抓着卡卡西的手问道:“她的master呢?”

卡卡西感知了一圈,并未察觉到其他master的气息,不确定地说:“这个Saber十分危险,不会容忍有master骑在她头上,极有可能已经控制了master。”

带土觉得有道理,便不再关心master的事情。辉夜并没有给他们太多时间,不过两句话的工夫,下一波攻击就已经袭来。尽管现在有带土作为魔力供给,卡卡西使用神威并不费力,但是他的单眼神威到底速度不够快,无法在这种节奏的攻击之下尽数转移辉夜的灰骨,于是便偷偷将瞳力集中于九尾身上,边抱着带土假意躲闪,然后跳到九尾身边抓住九尾一道闪进了神威空间之中。


许久未曾进来,神威空间仍旧是这样冰冷空旷。卡卡西并不喜欢这里,每每想起这个空间,他都会想到这地面流淌过带土曾经炙热的鲜血。

而此时带土挽着他的手臂惊讶地打量着这个陌生的地方,结结巴巴地问道:“这……这是哪里?”

卡卡西简单地解释说:“这是这个写轮眼的时空间。”

带土一下子就抓到了重点:“写轮眼的?所以给你眼睛的那个宇智波也拥有这个空间?哇,你们共享一个小黑屋啊!”

卡卡西笑了笑,走到九尾身边,拍了拍它的皮毛问道:“你们和辉夜怎么碰上的?”

九尾疲惫地坐下来舔了舔前肢的伤口,一直被它护在身后的鸣人蹦上来,奶声奶气地说:“我们在郊外训练,突然有骨头射我们!”

卡卡西一时间没听懂鸣人在说什么——或者说,他无法听懂鸣人在说什么。他只是直直地看着自己过去的学生,看着他尚未发育的身体和婴儿肥的脸颊,脑中浮现出那个曾经已经独当一面的鸣人。那时候的鸣人已经长得比他高了,却还是天真冲动得不得了,让他既觉得自豪又感到放心不下。

“骨头?是刚刚那个saber的骨头吗?”带土没等到卡卡西的回应,就先问出了自己的问题。

卡卡西从回忆中回过神,看向眼前这个稚嫩懵懂的孩子。鸣人想了想,回答说:“不是,感觉不一样。”

带土挑了挑眉,突然蹲下来对鸣人说:“你还记得我不?”

鸣人大力点头:“带土哥哥!”

带土兴奋地转过头对卡卡西说:“他记得我耶!”

卡卡西勉强笑了笑,弯下腰问道:“你还记得什么?”

鸣人努力思考几秒,回答说:“除了saber还有一个人!长头发的,眼神很可怕。”

符合这个特征的人实在有点多,卡卡西皱着眉想了想,总不会是大蛇丸在玩007吧?他又看向九尾,希望能从它那里得到一些答案,可是九尾仍旧不说话。鸣人凑上来说:“别看啦!我家assassin是个哑巴。”

卡卡西挑挑眉,显然是不太明白九尾怎么会是哑巴。倒是带土十分好奇地说:“你的意思是,这只大家伙本来会说话?话说回来,为什么这么大的英灵会是刺客职阶啊?还有还有,英灵为什么会有非人类?我以为只有人类英雄啊?”

鸣人嫌弃地叉着腰对带土说:“带土哥,你问题太多了,根本不想回答。”

带土不客气地弹了鸣人一下脑门儿,戳穿道:“什么不想回答,我看你是根本不知道。”

鸣人捂着脑门儿不服气地和带土开始拌嘴,卡卡西无奈地把带土拉过来说道:“你们先在这里休息一下,给Assassin上点药。带土,我们出去看看。”


神威是可以转移地点的,过去的卡卡西做不到,但是如今化身英灵并与带土缔结契约,这对他而言便并不是难事了,如今回到原地,其实并不是最为明智的举动,只是卡卡西实在想要更多地弄到一些辉夜的情报,下次遭遇是何情况谁也无从知晓。从宇智波宅赶来这里之前,他已经通知了斑,虽然斑不会轻易出面,但有他在卡卡西并不担心二人会有什么大危险。因此即使是冒险一些,卡卡西也仍旧决定出去一探情况。

卡卡西从神威空间中钻出一个头,扫了一眼外面,发现辉夜已经不在原地。

这让卡卡西有些惊讶。刚刚辉夜已经拿出了一柄骨剑,看上去并不想要收手。他们在神威空间中不过聊了几分钟,辉夜如果有心动手,绝不会这么快就离去。发生了什么吗?

带土也探出头,看外面暂且没有危险就推着卡卡西一起走了出来。空地上空无一人,若不是草地仍然焦黄树木东倒西歪,真是一点都想不到几分钟前这里还在发生大型斗殴。带土挠挠头,显然十分奇怪,原地转了几圈突然按着卡卡西的脑袋往地上倒去,不知从何飞来的武器略过卡卡西头顶,戳进了身后的草地里。

卡卡西拍拍胸脯,拉住了带土的手,抬起头却看不到任何人。

“是saber吗?”带土问。

“应该不是。”卡卡西扫了一眼刚刚袭击他们的武器,那也是一根骨头,不过并没有辉夜的那样危险。那根骨头同样很眼熟,卡卡西已经猜到了这人是谁,“是saber的master。”

带土警觉地说:“不是说master不在附近?”

“saber也有时空间能力,感知不到不代表不在。”卡卡西谨慎地挪动几步,观察着周围的气息,“这个master应该也不好对付,关键是,我不太喜欢杀人。”

带土心想,你明明毫不犹豫地捅死了志村团藏,怎么看也不是手下留情的家伙,随即转念又想,大概是团藏太丑了,可能他家卡卡不在意弄死长得丑的。突然卡卡西揽着他急速向后躲闪,出现于虚空的骨头沿着他们的轨迹一路跟随,擦着卡卡西的脚步要将他置于死地。

“这些玩意儿哪儿来的?附近没人啊!”带土有些被吓到了,被卡卡西带着跳来跳去,扫视着周围问道。

卡卡西边躲边说:“从时空间里来的,打破入口就能让袭击者现身。你体术怎么样?有信心自己避过这些攻击吗?”

带土本就因为一路被卡卡西保护而有些不爽,此刻非常干脆地点头说:“没问题没问题,爷爷……我是说斑,他以前让我练过格斗术。”

卡卡西嘱咐道:“那我放开你,你小心,和我往反方向跑。”

带土答应下来。卡卡西松开手,二人身形分开,带土一个转身向后翻了个跟头,动作十分灵敏地跳到了另一边;攻击并没有追向他,而是继续跟着保持着原方向的卡卡西,卡卡西脚下一用力,跃到半空中,右手闪出一道光,出现了一把闪着阴冷白光的武器,形状奇特,好像野兽的白牙。卡卡西仰起脖子躲过刺向他脑袋的灰骨,压低身子转了个角度,魔力汇聚在手臂,那柄白牙释放出惊人的杀气,被卡卡西猛地掷向了虚空。

魔力对抗魔力,在空无一物的半空摩擦出激烈的火花,原本如影随形的灰骨突然停下来,不知什么方向传来爆裂声,空气出现了数道裂纹。

一个人从裂口中掉下来,正如鸣人所说,一头长发,眼神凶狠。


带土瞪大眼睛惊呼道:“君麻吕?”



TBC


评论(11)

热度(113)

©且土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