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带卡】愿望终将实现(FATE AU,master土/servant卡)(7)

龟速更新。。。

最近我YYS好非,难道是因为写太慢了?

哭着乞讨一目连ing


1在这里 2在这里 3在这里 4在这里 5在这里 6在这里


============

佐助对他说,好久不见。卡卡西一时有些恍惚,突然间仿佛那些焦灼的等待都不存在,他和那群孩子们相逢在木叶的蓝天下,过着无聊却平凡的生活。

佐助看上去和当年并没有什么区别,宇智波家多美人,佐助更是俊美非凡,此时不过十一二岁,已经有着令人侧目的容颜。只是那俊俏的脸蛋上似是愁云密布,隐约透露着一丝与年龄不符的阴沉。

那年的佐助也大约如此,小小年纪却心思沉重,然而仔细看去,眼前的佐助与记忆中被仇恨所扰的少年却诸多不同。卡卡西不动声色地皱起眉,观察着对方,清晰地感受到了佐助的困惑与犹豫,这些负面情绪刻在他年轻的额头上,让他看上去颇有些少年老成。

卡卡西将藏在袍子里的手抽了出来,神威空间隐秘的查克拉消失不见,没有引起任何人的注意。


“好久不见,佐助。”他说,“你来找我,不是为了谈天的吧?”

佐助凝视着卡卡西,过了几秒才开门见山:“你们进展到哪里了?”

卡卡西暂且没有回答,而是问道:“你记得多少?”

佐助说:“全部都记得。不要岔开话题,我问你,你们进展到哪里了?”

卡卡西依稀觉得哪里有些奇怪,却先不发作,只是顺着佐助的问题回答道:“圣杯战争才刚刚开始,自然是没什么进展。”他又问道,“你是如何知道我在这里的?”

佐助有些僵硬地回答说:“熟人的魔力,我自然认得出来。”

卡卡西心下了然,不动声色地继续说道:“在你和鸣人大战辉夜之后,纲手大人力量散尽,也去了。”

“这样啊。”佐助看上去有些迟疑,“我不知道这些事,毕竟我那时候已经死了。”


是的,佐助已经死了,和鸣人一起死在了谁都没能料到的战场之上。

卡卡西眯起眼睛,脑海中又浮现出那噩梦般的战场。去而复返的辉夜执着报仇,超乎想象的查克拉阻断了所有希望,他的学生们身先士卒,死得壮烈,而他只能躲在一切庇护之后,掩藏自己的悲伤,麻木地做着幕后的指挥官。

那时的木叶已经不再有蓝天白云,他与带土玩耍过的街道早已被夷为平地,卖拉面的大叔惨死在建筑的废墟之下,火影塔孤傲地矗立着,仿佛是整个世界的灯塔。


佐助的声音再次响起,将卡卡西从遥远的回忆中唤醒:“可是为什么我活在这个莫名其妙的世界里,而你却成为了英灵?卡卡西,告诉我,在我死后,发生了什么?”

卡卡西看着对方明亮的双眼,心中涌上一阵复杂的情绪,苦笑一声说道:“你们当时不应该保护我,应该是我来保护你们才对。可是你们两个可真不省心,我说的话,你们自然是不会听。”

佐助没理会卡卡西的打岔,坚持问道:“别说这些没用的,快回答我”。

卡卡西垂下眼睛,淡淡地回答道:“战争输了。”

牺牲也好,计谋也罢,没有了六道之力,他们无力对抗哪怕已经实力大损的辉夜。神树再次升起,血色照耀大地,他们的世界被困在沉寂之中,等待着消亡。

佐助僵在原地,不可置信地睁大了眼睛。

卡卡西的声音透露出深深地疲惫与无奈:“四战结束时,我们谁都没有想到辉夜还有能力卷土重来。到底是神话中的人物,岂是能够简单打倒的。”

佐助觉得记忆中的一切都被推翻,令人无法相信的事实压迫着他,他几乎脱口而出:“辉夜复活了?”

辉夜复活了。由七班共同封印的辉夜,挣脱出了六道仙人设下的牢笼,化作复仇的厉鬼,将世界拖入地狱。再次挡在她路上的仍旧是佐助与鸣人,而自称记得一切的佐助这时却因辉夜的复活而震惊不已。

卡卡西笑了一下,毫不意外地说:“你果然是在演戏啊,佐助。你根本不记得辉夜的事。”


一时间二人都没有说话。

猜想得到了证实,二人之间那层若隐若现的隔阂终于散去,此刻显得特别尴尬。

卡卡西的目光带着老师对学生的审问,平静地打量着佐助。佐助有些后悔地咬住了嘴唇,低下头盯着自己的鞋子。


卡卡西走到墙边,敲了敲宇智波宅有些年头的墙壁,这声音被闷在佐助的须佐能乎里,一点都传不到外面。

他轻笑了一下,说道:“你已经开了双眼万花筒吗,比我想象的快多了。但是——”卡卡西扭过头看向佐助,“你有没有想过,你就这样直接来找我谈,可能非常危险。”

这个世界表面上风平浪静,没有五大国,没有五大村,更没有忍术与忍者。

佐助像是被刺了一下,低着头的样子有些不知所措:“今天早上,我察觉到有人开了这个——这个须佐能乎——那是斑吗?”

卡卡西直视着佐助,没有去理会佐助的问题,而是反问道:“所以你决定效仿这个做法,也用须佐能乎来试探我?”

佐助移开目光,不知如何作答。

卡卡西在房间中缓慢踱步,平静地说道:“感受到这是须佐能乎之后,我叫出了你的名字,所以你赌对了。但是如果我没有认出是你呢?”

佐助轻声说:“那就说明我猜错了,我立刻就会离开。”

卡卡西又说:“你可猜到,斑与我为什么必须在须佐能乎里谈话?”

佐助说:“能够猜个大概,因为须佐能乎隔离了世界,是一个绝对安全的结界,保证你们的谈话不会被任何人知晓。”

卡卡西满意地点点头,又补充道:“并不是为了不让任何人知道。我们防范的不是人,而是……”他在佐助身边停下,低头看着这个刚刚走进青春期的少年,“抑制力。”

佐助猛地抬起头,不敢相信自己听到的话。

“有那么严重?”佐助觉得自己的心揪了起来,“你们到底在计划着什么?”

“在我回答你之前,你先告诉我,佐助,你到底记得多少?”

佐助深吸一口气,认真回答说:“我记得你……我记得鸣人,记得樱,记得一场宏大的战争,还记得我与鸣人将你打晕,两个人走向了战场,一起奔赴死亡。”

卡卡西仰着头,盯着房梁上的木纹默不作声。

佐助也沉默下来,任由这悲伤的情绪在二人间蔓延。


辉夜败去的那个黎明,佐助和鸣人在终结之谷打得精疲力尽。那时候他们躺在地上,不远处是疲惫却欣慰的卡卡西与小樱,太阳升起来照亮,整个世界温暖而明亮。

可是战争没有结束,恐惧并未远去,千年的执念远非一朝一夕就可以打败,即使是六道仙人也有失算之处。辉夜从异空间中挣脱出来,就算实力大损,也仍旧是传说中的神明。然后阴影再次降临,疯狂的魔女进行着疯狂的复仇,失去了一只手臂的鸣人与佐助挡在世界之前,死在了黑夜彻底降临的前一秒。


“而你应该是活着的,卡卡西。”佐助终于又说道。

他的声音这一刻竟透露出些许压抑着的委屈,传到卡卡西耳中,像是一种提醒。

卡卡西绕到佐助背后,看着他纤细稚嫩的背影,心中突然意识到佐助已经不是分别时那个冷静强大的男人了。现在的他不过还是一个孩子,与初见时别无二致,带着常人无法想象的痛苦记忆,享受不到这个年纪该有的天真。

“我记得我和鸣人从背后把你打晕,把你藏在了安全的地方。”佐助继续回忆道,“你这个大叔,还是好好地做火影比较好。这就是我记得的全部,我很多次都从心底期盼这些记忆并不真实,又希望之后同伴们能够赢得战争,可是,可是……”他的声音弱了下去,额前的刘海遮住了眼睛,盖住了他眼中的惶惑与不安。

卡卡西叹了一口气,从背后拍了拍佐助的脑袋,无可奈何地说:“你不应该记得这些事情的,只有在上一次圣杯战争中存活的master才应该有这些记忆。”

“我原本是不记得的,但自从鼬遇袭昏迷之后,这些记忆便夜夜入梦。”佐助转过身,直视着卡卡西,真诚地请求道,“你能不能告诉我,你们到底在计划着什么?这个世界到底是怎么回事,我们是怎么来到这里的?你是谁,我又是谁?”

卡卡西摇摇头:“这不是你该管的事情,这次圣杯战争和你无关。我是带土的servant,是宇智波一族召唤出的英灵,仅此而已。”

佐助想要再说什么,卡卡西却转过身不再回答:“撤下须佐能乎吧,不要再插手圣杯战争。记住,佐助,今天你听到的一切,都不能对任何人提起一个字,哪怕那个人,”卡卡西停顿了一下,“是鸣人。”

他推开房门,走了出去,佐助被留在他身后,表情晦涩不明。


卡卡西终于绕回带土房间的时候,带土已经无聊得一个人玩起了魔方。

“怎么去了那么久?”他抱怨说,“迷路了?正常正常,这屋子也太大了,还有各种奇怪的障眼法。你带了什么吃的?”

卡卡西努力压下心中的烦闷,强迫自己露出一个正常的微笑:“豆沙团子,你喜欢的。别吃太多,对胃不好。”

带土开心地接过盘子,拿起一串就往嘴里塞。

卡卡西抽出一旁的面巾纸递给带土,不由吐槽道:“慢点,跟没吃过一样。”

带土努力吞咽着嘴里的团子,含糊不清地说:“没吃过你给我的团子。诶卡卡,你会做菜吗?给我做一辈子菜吧?”

卡卡西觉得这个带土简直实诚得不像带土,每句话都在打直球表白,心想还好自己戴着面罩,不然该脸红让带土笑话了。

“我喜欢秋刀鱼,你大概对我的厨艺没兴趣。不过我也会做团子,我们还在一起的时候,你想吃就告诉我。”

带土把一串团子咽了下去,猛灌几口水之后理所当然地对卡卡西说:“你在说什么呀,我们会一直在一起呀!我不是说了吗,我会代替那个送你眼睛的宇智波罩着你的。”

卡卡西心想,这人为什么这么喜欢代替他自己?

“说起来,卡卡啊,我问你啊。”带土抹抹嘴巴,对卡卡西说出了自己的疑问,“你说,斑为什么要花那么大功夫瞒着我?我也不是什么重要的人吧,不是说原本宇智波家的master应该是那个鼬吗?”

“你问我,我也答不出来,我又不是斑。”

“那个鼬似乎是我侄子啊……他好像还有个弟弟,叫佐助,你见过吗?”

卡卡西垂下眼睛把盘子收拾了一下,看上去不甚在意地说:“没见过。”

带土似是没察觉到异常,躺在榻榻米上继续问:“今天斑和柱间为什么要当着我俩的面说那些话?”

“是为了让你掌握更多关于圣杯战争的信息吧,毕竟说的都是参战人员的事情。”

“可是我根本不认识那群参战的人是谁,什么纲手水门的,我只听说过名字,都是很厉害的魔术师。卡卡啊!”带土从他榻榻米上滚到了卡卡西膝盖上,“你说我们能赢吗?”

卡卡西没有犹豫地说:“我们一定能赢。”

带土裂开嘴笑了,直起身子红着脸说:“这也是个约定吧!那个,我不是说过吗,约定需要交换一个kiss。你,你摘个面罩?”

卡卡西心里又好气又好笑,同时又想,如果上辈子带土有这么直爽,他们也不至于纠结了大半辈子。这个世界的宇智波斑到底教给了带土什么啊?

这时带土已经自说自话地拉下了卡卡西的面罩,兴奋地就要扑上来。突然远处爆发出一阵惊人的魔力,属于四个不同的人。


卡卡西一惊,猛地推开带土,看向魔力传来的方向震惊不已。

这些魔力属于鸣人、九尾,以及辉夜。

他们遭遇了。



======


太困了,写的乱七八糟的,_(:з」∠)_







评论(4)

热度(105)

©且土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