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带卡】愿望终将实现(FATE AU,master土/servant卡)(6)

1在这里 2在这里 3在这里 4在这里 5在这里


宇智波斑领着带土和卡卡西开车出了城,在城外墓地旁的林子里左拐右拐钻洞爬山,终于来到了一个小破木屋前。木屋里没人,木屋外也没人,安静的郊外只有乌鸦飞过,在头顶喊道:笨蛋,笨蛋。

带土气喘吁吁地靠在卡卡西肩膀上擦汗,看看明显游刃有余的斑,又看看似乎是个人但其实本质上是个鬼的卡卡西,人生第一次对自己的体力产生了怀疑。

同时他还人生第一次怀疑传说中的宇智波斑是不是脑子有什么问题。他刚刚才和卡卡西进行了一次大胆且(自认为)有效的告白,转头就被斑拉着来到了这鸟不拉屎的地方,看上去也完全不像是要做什么魔术训练,反而像是要来和谁打架。

是的,打架。宇智波斑脸上杀气重重,还带着高手特有的神经病气质,带土一眼看穿,他是来约架的。问题是,约架对象呢?


宇智波斑一脚蹬在木屋外面一块似乎被当做凳子的石头上,大喊一声:“哈——西——拉——妈!!!”

没人理他,连乌鸦都拍拍屁股消失在了天边。

卡卡西眉毛止不住地跳了跳,斑的这份热情他实在是无法理解,这俩人死了又活那么多回了,他就不能消停点?

带土凑上来轻声问:“哈西拉妈是谁?”

卡卡西眉毛又跳了跳,犹豫一秒钟决定摇头装傻,内心默默吐槽,带土才是这个世界的土著吧?为什么要来问他这个英灵?

那边厢斑还在坚持不懈地呼唤哈西拉妈,卡卡西郁闷地拉着带土就地坐了下来,递给带土一块巧克力,无奈地说道:“吃点,折腾了一整夜,一大早又碰上这么多事儿,现在还陪着这位老祖宗在这里发神经,吃点才不会厥过去。”

带土十分惊奇地接过巧克力,不可置信地瞪着眼睛问:“你从哪里拿的?什么时候拿的?我怎么不知道?”

这一连串问题一下子砸在卡卡西脑门上,卡卡西挠挠头,艰难地说:“从谈话策略上来看,一次最好只问一个问题,不然你的很多疑问不能得到回答……啊你别瞪我,我在你和富岳吵架的房间里拿的,你和他互怼的时候,我翻了翻抽屉。”

带土先是惊讶地感叹道:“啥?我怎么没注意?你身手真好!”随即嫌弃地嘟囔说,“啧,从富岳那里拿的,我才不要。”

卡卡西提醒道:“是我带给你的,我怕你饿,我关心你。”

带土立刻拆开包装一口吞。

呼唤哈西拉妈未果的斑气鼓鼓地坐到他们身边,咬着牙找茬道:“吃吃吃,就知道吃。我的呢?”

卡卡西丝毫不为所动:“就一块,在带土嘴里,你想要的话你去挖。”

斑冷笑一声:“你们俩好啊,真好,一唱一随,合伙气人,配合默契,一气一个准。很好,很好。”

带土嚼着巧克力心想,对对对,就是这样,一唱一随,改成夫唱夫随就更好了。

卡卡西把自己撑在身后的小土坡上,歪着身子懒懒地回敬:“对,我们就是配合默契,两个人嘛,想怎么配合怎么配合。”

带土不顾满嘴巧克力,疯狂地大力点头。

卡卡西转过脑袋:“哎哟你当心点,别咬着舌头。”然后又挤兑斑道,“您的搭档呢,找到了吗?”

一向只有和柱间秀恩爱气别人的斑此刻感到奇耻大辱,大吼一声跳了起来,把脚边的小石子踹飞,消失在了林子远处。


带土咽下巧克力,看着斑那急速消失的银色长发,不解地问:“他怎么了?你是不是知道什么?”然后带土看着卡卡西露出来的那只明显很无语的眼睛,后知后觉地一拍手说,“哎呀,你说过一次问一个问题的。”

卡卡西伸手抹掉带土嘴边的巧克力残渣,拉下面罩舔了舔,不在意地回答说:“谁知道呢,大概是他寂寞。”

带土小脸顿时通红,虚弱地说:“我……我也寂寞。”

“什么?年轻人你说什么?你寂寞?”突然从二人之间钻出一个脑袋,没头没脑地说了这句话。

带土僵在原地,伸出一根微微颤颤的手指,指着那脑袋抖了三秒,爆发出一声高亢的:“鬼啊!!!!”


这个脑袋也是一个银色长发的脑袋,不是天生的银发,是上了年纪的银发。

不同于斑乱糟糟的辫子,也不同于卡卡西炸上天的爆炸头,这个脑袋的头发很顺,看得出来年轻时发质极佳。脑袋下面连了一段脖子,脖子后面是一个完整的身体,脚站在地面上有影子。这是个人,是个莫名其妙钻到带土卡卡西中间插话的自来熟的人,不是个鬼。


那人毫不在意地把带土卡卡西挤开,在他俩中间坐了下来:“诶,让让让让。这石头凳子是我做的,你们占着我位置了。”

带土害怕未消,目瞪口呆地任由那人把自己挤开,反应过来的时候,卡卡西已经不在他隔壁了。

“诶,不是……你,你……”带土拍拍胸口平息狂跳的心脏,结结巴巴地说,“你谁啊?”

那人热情地捧住带土拍胸口的手,感情丰富地说:“你是带土君吧!我听斑说起过你啊!嗯我是——哎,你不知道我吗?”

卡卡西下意识地把屁股往外挪了挪,想离这两个笨蛋远一点。

带土一头雾水:“我为什么要知道你?你为什么知道我?”

“我当然知道你!我刚刚说了啊,斑对我说起过你啊!”

带土本来就大的眼睛简直要瞪出眼眶:“我之前都不知道斑,斑干嘛对你提起我,还有你到底是谁,我真的不知道。”

卡卡西扶额低头,看来带土根本没听进去他的建议。

那人理所当然地说:“斑当然要和我提起你,因为我们以前——”

卡卡西猛地把一块巧克力塞到那人嘴里,眨巴着一只死鱼眼,有气无力地说:“吃吗?”

那人被毫无预兆地塞了一嘴巴,含含糊糊地点点头开始努力吞咽。

带土茫然地看着这诡异的画面,有些不合时宜地问:“原来你还有巧克力啊,那你刚刚怎么不给斑?”

正在吃巧克力的怪人一听这话,也不顾满嘴东西,张开黏糊糊的嘴说:“哈?斑已基爱介里?”

带土抹了抹被喷了一脸的巧克力沫,也挪了挪屁股离开了这个怪人,大声问:“你说啥?”

卡卡西善解人意地回答道:“他问,‘斑也在这里?’”

“哦哦!”带土恍然大悟,“他刚刚还在,不过之前大喊着哈西拉妈然后跑了!哈哈哈哈哈哈有病,哈西拉妈到底是谁啦!不对,你又是谁啊!”

那人像是被巧克力噎到了,突然猛烈咳嗽起来。

卡卡西拼命忍住自己关怀智障的眼神,伸手拍了拍那人的背。

这时远处又传来斑热情高亢的吼叫:“哈——西——拉——妈!!”

那人呼噜呼噜几声把堵在气管口的巧克力全吐了出来,站起来对着声音的方向同样兴奋地回应道:“妈——大——辣!!!”

带土半张着嘴,大脑终于转了过来,抓住卡卡西的手如同大梦初醒一般说道:“他就是哈西拉妈?”

卡卡西实在不知道怎么接话。

带土又猛吸一口气,如同发现新大陆似的又说:“我知道了!他是千手柱间!”


回答带土的是一阵巨大的轰鸣和一片尘土飞扬。

斑从天而降,脸上带着说不清是开心还是开心还是开心的表情,开着半个须佐能乎,一刀对着柱间就猛地劈了下去。

卡卡西抱着带土从混乱中跳了出去,降落到百来米开外的一座土丘上,拍拍僵硬的带土说:“坐下,坐下。你吃巧克力腻吗?我带了可乐,来点?”

带土原本惊疑地看着莫名其妙开打的两个传说级人物,此刻又把惊疑的目光转向了卡卡西:“哈?你怎么能带那么多东西?”

卡卡西抖抖自己的袍子,随口胡说道:“这袍子看着普通,其实是我的宝具,有空间转移能力。”

“哇,自带空间?听着真像修真小说。”带土羡慕地夸赞道,“话说回来,你的袍子看着不普通,真的,一般人不这么穿。哎可乐呢我要可乐。”

带土喝下一大口,痛快地吐了一口气,又看看不远处木遁和高达纠缠在一起的二人,搭上卡卡西的肩膀问道:“那个蓝蓝的玩意儿就是须佐能乎吧?我听说过!但是从来没见过!什么条件才能开须佐能乎?啊我忘了一次只能问一个问题的哎呀管它了你快说你快说你一定知道。”

卡卡西擦擦汗,拉下面罩接过可乐也喝了一口,然后又把面罩拉回去,放下可乐慢吞吞地回答道:“写轮眼也分等级,你知道万花筒吧?双眼万花筒了就能开须佐能乎了。”

带土凑近卡卡西捧住他的脸仔细观察:“昨天晚上我看见你的眼睛也是万花筒啊,真可惜只有一只。你为什么不是宇智波呢?你是的话你也可以开高达了,高达还能飞,超方便的,你带我飞啊!”

卡卡西心里一阵甜一阵酸,干笑几声胡诌道:“你是宇智波,你会开万花筒的,到时候你就有高达了,你带我飞。”

带土似乎把这当成了一个承诺,郑重地点点头,大声说:“嗯!我会的!我会开启双眼万花筒,保护你,我们一起飞!”


这时老祖宗似乎是打完了,轰隆轰隆的声音弱了下去,原本的木屋已经被夷为平地,连带周遭的树林都全部完蛋。

柱间和斑躺在地上喘气,斑嘲讽道:“你上年纪了啊柱间,要是以前,我们能打三天三夜。”

柱间哼了一声回敬道:“彼此彼此,你看看你,喘得肚子都露出来了。哎呀你拉拉你的裤子呀,像什么样子。”

带土疑惑地问卡卡西:“他俩啥关系?怎么看着不一般?我以为宇智波和千手应该是死对头?”

卡卡西叹了口气无力地回答道:“大概是朋友吧。朋友你懂吗?朋友!”

老祖宗像是终于想起了带土卡卡西二人,斑坐起来挥挥手,对他们喊道:“过来!”

卡卡西只好又抱着带土跳到他们身边,站在柱间和斑跟前老老实实地自我介绍道:“我是带土的servant,职阶是Lancer,可以叫我卡卡。”

柱间豪爽地笑道:“知道知道,六——”

斑猛地给了柱间脑袋一下。

柱间抱着头哭道:“六十年一次的圣杯战争啊,你们要努力!”

带土觉得很多地方很可疑,但是又不知道从何问起0。

斑咳了一声,示意他们坐下。在带土卡卡西寻找舒服的姿势之时,斑又结印施术,魔力再次升起,如同今天清晨一般,须佐能乎覆盖住了他们,将他们四人包裹在了这个世界的异空间里。

然后他问柱间:“你们千手这回是谁参战?”

柱间抹抹眼泪回答道:“纲手啦,还能有谁。”

“那旋涡呢?”

柱间摊了摊手:“是鸣人。”

卡卡西坐下的动作极其微小地僵了一下,带土奇怪地看了他一眼。

斑不动声色地扫了扫卡卡西,继续与柱间对话道:“本来不是说是水门?”

“确实应该是水门的。但是召唤的当晚九尾突然暴走,从玖辛奈体内跑了出来,情急之下水门将九尾封印到了鸣人身体内,鸣人魔力控制不住,当时就和九尾定下了契约。”

“九尾的职阶是?”

柱间的表情突然有些尴尬,讪讪地说:“是……那个……阿,阿萨辛……”

“……”

“……”

就算是斑,此刻也有些懵。他看看打扮成标准刺客(除了那身袍子)的卡卡西,发现对方的疑惑不比自己小。

“这可真是我见过的体积最大的assassin。”斑干巴巴地说,实在想不通九尾到底是怎么成assassin的,“别管他了,其他还有情报吗?”

“御三家的master都已经知道了,宇智波家是带土你,”,柱间向带土点点头,对方一脸茫然,“我们家的阿纲,还有旋涡家的鸣人。其他普通出身的魔术师我也不确定,但是听说自来也参战了。”

卡卡西低下头,握住了带土的手,带土虽然听得云里雾里,但下意识地握紧了卡卡西。

斑叹了口气:“这也是预料之中的事。”他把目光看向带土,恢复了傲慢的口气,“你有什么想问的吗?”

带土本来就没在认真听,这时更是一门心思想着卡卡西的手,此刻突然被提问,仿佛就是课堂里被老师抓包的溜号学生,有些慌张地随口说道:“你们……呃,千手和宇智波结盟了?”

柱间点点头:“算是吧。”他看看斑,发现对方没有要说话的意思,心里明白这场谈话进行得差不多了,便吩咐道,“带土,你要好好做人。”

带土歪歪脑袋,根本听不懂柱间什么意思。

“还有。”柱间补充道,“你和六……卡卡,要好好相处。”

带土大力点头:“会的会的,我爱卡卡,卡卡爱我。”

卡卡西轻声笑了出来,带土看他似乎情绪正常了些,高兴得挠挠头,将卡卡西握得更紧了。

斑不耐烦地挥挥手:“啧啧啧,滚蛋滚蛋,你们两个烦死了。车我自己要开,英灵你带着带土赶快滚,我和柱间再谈谈。”

须佐能乎逐渐消失,卡卡西抱起带土跃到空中,消失在了天边。


带土感受着耳边呼啸的风声,卡卡西的袍子在风中猎猎作响,银色的额发被吹开,露出卡卡西光洁的额头,眼罩外露出些许疤痕,似乎是有着非常不平凡的往事。

其实带土此刻满心疑问,他知道这次圣杯战争大概略有不同,处处都透露着诡异。斑和柱间先不去说,他们二人是参加过上一次战争的旧识,便是有秘密也不足为奇。但是奇怪的是,他的英灵似乎也与这些秘密有关,然而他这个御主却什么也不知道。

带土环住卡卡西的脖子,感受着对方的体温和脉搏,没头没脑地说:“把眼睛给你的那个宇智波一定很爱你。”

卡卡西抱住带土的手臂变得更紧,却没有说话。

“他变成了你的眼睛,永远和你在一起,无论你看到什么,你都会想起他。对吗?”

卡卡西想,是啊,他看到任何景色,都会盼望带土也能够通过这只眼睛看到。

“而我现在还太弱小,什么都做不了,只能被你带着,回到那个我不想回去的家。都是宇智波,怎么就差那么多呢?”

卡卡西忍不住说道:“不,你是我的……”他觉得眼睛有些酸涩,鼻子痒痒的,心里溢出无法言说的酸楚,“你是我的英雄,带土。”

带土疑惑地问:“我怎么会是你的英雄?”随即他又变得自信起来,“不过我以后会变成你的英雄的。我会代替那个给你眼睛的宇智波照顾你,我刚刚说了,我带你飞!”

卡卡西落到地上,停在宇智波家门外,笑着说:“好的,英雄。”

他们一同走进家门,穿过宇智波家复杂的结界和陷阱,走过族人们好奇的目光和低语,两个人便是一个世界,不为外界困扰。

卡卡西将带土牵进他的新房间,对他说:“你先休息一下,我去厨房看看有没有吃的。”

带土拉着卡卡西嘟着嘴说:“我吃过巧克力了,我不饿。你陪陪我吧?”

卡卡西笑着抽出手,点了点带土的脑袋:“要好好吃饭,这都下午了,你午饭还没吃,这样不行,你还未成年呢。等我五分钟,很快的。”

带土只能看着卡卡西出了房间,然后一头倒在自己的床铺上,脑子里想着方才斑和柱间那段他听不懂却故意让他听到的谈话,觉得一阵心烦意乱,但是又想到今后的路都要和卡卡西一起走,便觉得也没什么可烦恼的了。


宇智波宅构造复杂,又有不少障眼法,看上去距离很短,其实要走很长的路。卡卡西穿过一间间长得一模一样的房间,想着要去给带土找点正经的饭菜。

他打开一扇移门,闻到了食物的香味,觉得厨房应该就在这附近。他走进去,顺手关上身后的门,突然一阵巨大的魔力毫无预兆地袭来,即使他身为英灵,事前也没有丝毫察觉。

卡卡西大吃一惊,急忙闪身向后掠去,然而房间内空间狭小,根本没有地方让他施展手脚。敌人此刻没有正式露面,只有这惊人的魔力充盈在这房间,他探查了一下四周,发现已经察觉不到外界的气息,看来就在这一个呼吸之间,对方已经建立了一个相当完善的结界。

卡卡西心下十分奇怪。这魔力虽然惊人,但是很明显只是人类魔术师,他作为servant若是与对方正面作战,完全不会输,然而他在这魔力中竟然感受不到任何杀气,对方似乎只是想建立个结界然后跟他谈谈——最重要的是,这结界的气息十分熟悉。

他在原地站定,冷静地环视四周,对方仍旧没有现身,但也没有再出手。那人在等,等他的反应。

卡卡西心中有一个猜测,他提高声音,尽量让自己的声音不显出任何疑惑。

他说:“是佐助吗?”


须佐能乎的气息一瞬间变得有些紊乱,随即又平静下去。

房间的角落里传来脚步声,是袜子踏在木质地板上的声音,一步一步,将那人带到卡卡西的眼前。

黑色的半长发,垂下的刘海,即使年纪尚小,也挡不住容颜的俊美。

宇智波佐助睁着一双万花筒写轮眼,声音稚嫩却严肃:“终于又见面了,卡卡西。”


TBC



评论(4)

热度(120)

©且土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