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带卡】愿望终将实现(FATE AU,master土/servant卡)(5)(带土画风诡异的告白)

_(:з」∠)_我抽到了一个阎摩,龟速养成ing

祝我新版本连抽出新SSR好吗!


1在这里 2在这里 3在这里 4在这里

================


带土其实也不知道他在生什么气。少年的自尊和骄傲让他感觉仿佛被背叛,他底气十足地把富岳骂得说不出话,到头来自己确实就是脱不了这个姓。但是一片混乱之下,带土也弄不明白自己在意的究竟是无亲无故的十七年,还是横加侮辱的富岳,还是不知身份的神父。

他坐在廊道边,看着精致的庭院,露水很重化为白霜,挂在庭院的植物上,呼吸会带出白汽,冬日的早晨天灰蒙蒙的,太阳挂在东边,阳光没什么力道,身上寒意仍重。

带土想起虽然孤独但自由自在的所有过去,想起神父虽然沉默但其实周到的照顾,内心的难过与不甘一点一点退去,悉数化为了茫然。他既已参战,自然无暇顾及这些有的没的,在短暂的愤怒之后,对未来的不安占据了他的心。

从此以后他的人生将完全颠覆,他会被冠上一个陌生的姓氏,进入全新的环境,作为一个魔术师,去迎接道路上的所有挑战。

幸好他还有卡卡。


卡卡。

带土轻轻地念出这个名字。

突然间像是有一阵春风吹进了寒冬,将先前的所有不愉快都吹开,在心间留下和煦的阳光和舒适的暖意,那个人似乎是有魔力,一旦想起他,便可以忘却一切烦恼。

带土感到一种幸福的苦恼,他不好意思地挠挠头,专心想起了他的英灵。

他的英灵长得瘦瘦高高,打扮得很神秘,皮肤很白,有时候会露出一截手腕,形状非常好看,讲话总是慢慢吞吞,眼睛还总是睁不开,反正是一幅没精神冷冷淡淡的样子。可是他出手干净利落,一头银发直冲云霄,有一股神秘的王霸之气。带土真是觉得他好帅好帅好帅。

然后带土想起了写轮眼,神色显露出些许担忧。卡卡有写轮眼,不知道这究竟说明什么,可以确定的是卡卡生前至少是和宇智波有着密切的关系的。在宇智波族内也非常珍贵的写轮眼就隐藏在卡卡的眼罩之下,血红色,是三勾玉。


这时候,他的英灵出现在他身后,搂住了他的肩膀。

“想什么呢?”

他想着的人就这样突然出现,以这种非常亲昵的方式与他说话,带土突然觉得大为窘迫。卡卡说话声音不大,音色低沉,他凑得很近,下巴就搁在带土的肩窝,呼吸隔着面罩挠在带土的脸颊上,带土觉得心里一阵痒。

带土觉得大脑一瞬间宕机了,红着脸老实地说:“在想你。”

说完带土自己都被自己吓到了,他偷瞄卡卡,看到对方表情也有些吃惊。卡卡笑着说道:“我以为你在想斑。”

带土撇撇嘴:“他有什么好想的,想了也不能改变什么。还不如想你。”

卡卡依旧笑着说:“那我又有什么好想的?”

带土想说光是想着他就会莫名开心,但是这种话太羞耻,完全说不出口,他只能支支吾吾地胡扯道:“我,我在想……我要和你一起赢得圣杯!”


其实带土并不真正明白圣杯是什么。他只知道圣杯是愿望机,是无上的至宝,是圣杯战争的战利品,能够实现一切愿望。

他从很久以前便憧憬着圣杯战争,渴望能够借助着战争中巨大的魔力一窥梦境真实,见到梦中那人的笑颜。教堂藏书丰富,关于魔术的资料更是应有尽有,带土曾在浩瀚书海中查遍有关圣杯的一切,希望有朝一日若能如愿参战,所查阅的一切都能够帮助他更顺利地接近梦想。

然而即使是这样,他仍旧不明白到底什么是圣杯。关于圣杯的记载全都闪烁其词,从未有详尽的解释,带土不知它从何而来,亦不知圣杯战争为何存在。

带土并不是不负责任乱说大话的人,若是平时,他断不会在不解其意的情况下说出这种话。但是现在卡卡就在他耳边吹着气,仿佛一根羽毛在轻轻挑动着他内心深处的渴望,带土此刻所能想到的最美好的愿望,便是同卡卡一道举起圣杯,实现毕生所愿,不留一丝遗憾。


可是卡卡西却沉默了下去。

少年的爱恋如此明显,让卡卡西心如鹿撞又惴惴不安。他的背后是即将毁灭的家园,他不敢犯下任何错误,然而带土是他不为任何人所知晓的秘密,是他隐藏在心底的渴望,是他一生无法忘怀的执念。在这种境况之下,带土澄澈而炙热的眼睛与情意像是甜美的毒药,让卡卡西明知不该,却情难自控。

召唤到现在,不过一个夜晚,他沐浴着月色而来,迎接今日的第一缕晨光,然而就是在这短短的一个夜晚,他便感觉到自己原本的所有远大抱负都不如他想象的那般重要了。


就在几个小时之前,在这冬季的太阳还未完全升起、天边的启明星仍然闪耀之时,他放任自己与带土交换了一个吻。

作为英灵被召唤而来的身体与带土相连,有着真实的体温和心跳,藏在冷静外表下的是寂寞许久终于悸动的灵魂,在他们接吻的那一刻,卡卡西几乎想要哭。他们的过往充满了不幸与离别,最后心意相通,却已经阴阳两隔,在异世界的重逢好似一场美梦,若没有什么辉夜,卡卡西几乎愿意在这场美梦中长睡不醒。然而卡卡西从来没有眼泪,哭的依旧是带土。卡卡西想,他们二人终究是有缘分的,无论去往何方,依旧会穿过人群相见,像是冥冥之中的牵引,不让他们彻底分离,只是在这战争之中,这缘分不知究竟是福是祸。

还有圣杯。这是世间魔术师们向往的至宝,是万能的愿望机,听上去多么神奇。但卡卡西知道,圣杯远不是这样美好的物件。


他看着眼前的带土,压下心中的悲伤,轻声问道:“你的愿望是什么?”

他们离得很近,卡卡西能看清楚带土年轻平滑的脸庞,他的眼神充满朝气,没有一丝阴霾。

“我想要找到一个人。”带土回答说,“他总是出现在我的梦里,我看不清他长什么样,但我觉得他心情不好,还很孤独。我就是想,能跟他说说话就好了,问问他叫什么名字,帮他排解排解烦恼,还有弄清楚他为什么一个人在我脑子里晃悠。”

卡卡西沉默几秒,又不动声色地问道:“梦里还有什么?比如说,风景,建筑,植物,什么的?”

带土歪头努力想了想:“记不清楚,梦境很模糊。我只记得,有一棵很大的树,还有一轮红色的月亮。”

卡卡西把脑袋从带土的肩膀上挪开,兀自陷入了思考。

对方的回答能够暗示很多事情,但是还什么都无法说清。可以确定的是,带土还依稀记得他们的故乡、那场战争、那棵神树,还有那轮月亮。虽说理论上带土是不应该有以前的记忆的,但是记得也不是什么大事,他们本就不是正常降生于这个世界的普通人类,斑和柱间就很能说明问题。但奇怪的是,带土这半拉子的记忆是怎么回事?


带土觉察到一丝尴尬,方才的粉红旖旎突然就消失无踪,对方方才还与自己贴得很近,毫无预兆地便忽然远离。他转转眼睛,凑上去问道:“那你的愿望是什么?为什么你有写轮眼?”

卡卡西从思考中回过神来,又对带土笑了一下答道:“我的愿望,还不能告诉你。”

带土其实也预料到了这个答案,对方连名字都保密了,愿望不告诉他也是正常,他撇过脑袋别扭地说:“不说算了!”

卡卡西伸出手捏了捏带土的鼻子,带土嗷了一声连忙往后躲,躲完又后悔应该扑上去,这时对方说:“我的写轮眼,是一个宇智波给我的。”

带土惊道:“给你的?”这可不得了,谁那么大方?

“嗯。他是我的竹马,我们小时候总在一起玩。后来,有一次打仗的时候,我左眼受伤失明,他为了救视野不好的我,被巨石砸中,离开了我。离开之前,他把他完好的左眼给了我。他说他会和我一起,看清前方的路。”

卡卡西的目光投向远方,天色大亮,云层散去,已经能看到蔚蓝的天空。

带土的眼睛比天空更高更远更澄澈,他道:“他是不是喜欢你?”

卡卡西没料到这个问题,愣住了不说话。

带土又问:“那你喜欢他吗?”

卡卡西仍旧沉默。这个问题已经没有意义,那个带土早就死在了那个山洞里,伴随着他最后的天真和依靠。

带土坐正了,拉住卡卡西的手,认真地说:“我不管你过去发生了什么,也不管那位宇智波先生跟你是什么关系,那都是过去的事情了。从今天开始,我会保护你!因为我……我……”突然卡壳了的带土羞红了脸,死活说不出喜欢你这句话,只能瞎掰道,“因为我会成为救世主!”说完这句话,他像是找到了信心一般,把卡卡西的手握得很紧,大声地宣布道,“这场战争,我们会一起赢得胜利!然后我就会成为大英雄,成为救世主。你和我在一起,就是和救世主在一起!救世主才不管你过去和谁谁谁怎么样了,反正我会保护你的!”

带土的手很热,他的热情和决心通过肢体传递给卡卡西,震撼着卡卡西的心。

“啊,好的。”卡卡西愣愣地说,“我……我等着那一天,你成为救世主的那一天。”卡卡西露出一个淡淡的微笑,“带土。”


少年的乐观与情义感染了卡卡西焦躁的心,这一瞬间他觉得,只要他们能够在一起,世上没有任何难题足以让他们烦恼。

时光荏苒,沧海桑田,距离记忆中的嬉笑玩闹已经过去了太久太久,连世界都已经变了模样。只是带土还是那个带土,是那个有着用不完的能量、讲话不直白,但是温柔善良、让卡卡西着迷不已的带土。


带土说完,自己也觉得不好意思,突然就害羞起来,扭扭捏捏地说:“那个,我们……我们算是誓约了!”

“我是你的servant,是你的人,本来就是有誓约的。”

“不是那个誓约!反正……反正为了说明我的认真,我要交换信物!”

卡卡西把一只手从带土的爪子里抽出来,在身上摸了一圈,有些抱歉地说:“我身上也没什么值钱东西,英灵召唤好像不带钱。”

带土有些急眼了:“你,你这个木头脑袋!”

卡卡西敲敲自己的脑门:“乱讲,这是正常的脑袋。”

带土气急败坏地捧住卡卡西的脸,一把拉下他的面罩,重重地亲吻了卡卡西一下。同凌晨的亲吻不同,带土情急之下大力撞上了卡卡西的唇,牙齿磕到肉,二人同时轻叫一声弯下腰捂住了嘴。

带土疼得眼泪都冒了出来,舌头舔了舔口腔,果然撞出了一个伤口。卡卡西也好不到哪里去,他捂着嘴又好气又好笑地看着带土,期待着他再做出什么惊天举动。

带土梗着脖子大着舌头含糊不清地说:“书上是这么写的!和重要的人交换誓言,要来个kiss!”

卡卡西腹诽,这倒霉孩子看的都是什么书啊?

带土继续红着脸强行扯淡:“那就这么说定了!我会保护你的,卡卡!总有一天你会对我说出你的姓名,你的梦想,然后我会统统帮你实现!”

卡卡西笑着点了点头,拉住带土的手说道:“我等着。回去吧,你的房间已经准备好了,是斑吩咐的。我们一起去休息一下,然后一起去见斑。”



TBC


评论(6)

热度(117)

©且土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