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带卡】愿望终将实现(FATE AU,master土/servant卡)(2)

1在这里


带土觉得,此刻的心情有点像在谈恋爱。

带土没有谈过恋爱。收养他的神父是个头发花白的老大爷,脾气暴躁,喜欢甜食,固执地认为带土就应该在教堂这片小天地里守一辈子,甚至不让他去学校,只允许他在修道院里和一群喜欢讨论大便和拉屎的傻逼一起学点有的没的。带土长到17岁,都没正经和别的人做过朋友。

但是没吃过猪肉,带土至少看过猪跑。说出去别人可能不信,长得人高马大肌肉发达的带土君,爱好是读言情小说看偶像剧。他特别爱看姑娘们被霸道总裁或者完美王子攻略得dokidoki然后哭着笑着冲进mr.right怀里大喊阿姨洗铁路的样子,虽然他自己只有左手和右手,但看看也让他开心。不过世道变化得快,最近的小说流行俩男的搞对象,带土一开始有些别扭,看多了也就习惯了。

于是现在,带土突然感觉到了书里的那些说法。


握上卡卡的手时,带土觉得自己的心脏仿佛要跳出嗓子眼了,脸上烧得厉害,喉咙干得很。但他不想喝水,他想唱歌。

带土心想,完了,自己成傻逼了。这就是传说中的一见钟情?可不对啊,刚刚不还怀疑这个servant是个阿飘吗?并且,并且!就算一见钟情,可是对方裹成这样,自己这股莫名其妙的恋爱冲动到底是为了什么,为了什么?

他垂下眼睛想瞄一眼卡卡的手,好歹这是他能看到的裸露面积最大的部分了,可谁知那只手竟然还戴着半截手套。

妈的……带土感觉内心一万头草泥马狂奔而过,其中五千头闪耀着粉红色的泡泡,另外五千头在骂智障。


教堂的灯火忽然毫无预兆地熄灭了,视野变得一片漆黑。带土心想着难道是停电了?然后突然一阵天旋地转,带土什么都没反应过来就被卡卡一掌压在脑袋上按到了他胸前。

“唔!嗯嗯嗯呜呜啊?”带土的脸被强行埋在卡卡怀里,鼻腔里顿时充满了一股淡淡的青草味。卡卡按得太紧他说不出话来,只能在对方怀抱里乱叫。

“嘘。”卡卡说,“有敌人。”

带土瞬间安静下来。他知道圣杯战争凶险异常,但没想道危险来得那么快。他下意识抱紧了卡卡的腰,静下心来,感觉到了四周异常的魔力。

黑暗之中,有另外一位英灵正在觊觎他们的性命。带土感到卡卡放开了按住自己的手,他和卡卡一起蹲下来,斗笠的边缘戳在他脸上,他不得不离卡卡远了一些。

卡卡拉住带土,摘下了帽子示意带土靠近自己。在这个距离,带土能够在黑暗中看清楚对方,他看到卡卡有一头银白色的乱发和一只黑色的右眼。卡卡歪过头看着带土,唯一露出的那只眼睛露出了称得上温柔的笑意,然后他摘下了左眼的眼罩。


魔术世家们在长年的有意培养下,会形成一些让普通魔术师羡慕不已的优势,其中一些存在于血统之中,会随着基因一代一代的传承,被称为血继界限。在日本的魔术御三家中,宇智波家就有着凶名在外的写轮眼。

写轮眼名气极大,种类繁多,传说中是能够让人类魔术师打败Caster英灵的技能。六十年前的上一次圣杯战争,当时的宇智波族长宇智波斑便是凭借着他的双眼万花筒写轮眼单杀了那一次的Caster,著名炼金术师冯·霍恩海姆·帕拉塞尔苏斯。人类魔术师能够凭借魔力杀死成为英灵的Caster,写轮眼之霸道不言而喻,一时之间在魔术界成为传说。

但是血继界限有一定的不稳定因素,不像技术或是发明,有了就是有了。六十年后的今天,宇智波家已经很少再出现拥有写轮眼的人。现族长宇智波富岳资质平平,天才宇智波止水神秘失踪,原本这一代的宇智波鼬小小年纪已经开启了二勾玉,是这一次圣杯战争的不二人选,却在一个月前被志村团藏暗杀未遂,重伤昏迷不醒,让宇智波家在开战前就不得不退出了这次的纷争。

可以说如今宇智波一族用得上的战力中,没有一个人显露出了他们家族的血继界限。一向强势的御三家之宇智波,现在甚至拿不出人来与旋涡家和千手家抗衡。


换句话说,写轮眼是决定宇智波战力的关键因素,它厉害,却也少见。可是带土看得很清楚,他的servant的左眼,是一只三勾玉写轮眼。

黑暗中闪过一丝诡异的红光,带土听到密集的鸟鸣声,空气突然变得很粘稠,巨大的魔力碰撞挤压,教堂中掀起了凌冽的风。

卡卡的身影突然在他身边消失,下一瞬间带土听到肉体破碎的声音,有什么液体溅到带土脸上,带土伸手一摸,是血。


“卡卡!!”带土心中的恐惧瞬间褪去,大吼一声,打破了这令人难受的静谧。

灯又亮了,带土看到卡卡的手闪烁着微弱的蓝光,刺穿了一个英灵的胸膛。大动脉被破坏,血液一直溅射到天花板上,染红了卡卡白色的长袍。

带土想起卡卡说,他的特长是放电和掏心窝。黑暗中一击必杀,确实厉害,正如卡卡所说,他很适合assassin这个职阶。

卡卡将那个英灵的身体甩在了地上,从怀中取出几把类似匕首的武器,将英灵钉在了地上,又用双手做了几个手势嘴里念叨了几句奇怪的话,地上的尸体突然剧烈挣扎起来,随即又不动了。

“他还没死,我暂时地封住了他的魔力。”卡卡解释说,“不瞒你说,我总是碰到被掏了心窝还不死的敌人,所以非常擅长分辨被我捅了的人是真死还是假死。你小心,他的master就在附近。”

那个英灵被禁锢在地上微微抽动着,他长得也十分奇怪,肤色青白,还有一条蛇尾巴。带土有些后怕地看着他,又因master还在附近而有些紧张。他看向卡卡,卡卡银色的头发在微弱的灯光下闪耀着温柔的光芒。


冬天的夜晚很长,已经凌晨四点了,夜色仍旧很浓,只有一轮满月散发着冰冷的光辉,大地仿佛一片黑白。

不属于人类的气息裹着一触即发的魔力,在这万籁俱静的夜晚谱写着不为人知的生死。外头飘着小雪,冬日枯萎的植物蜷缩在原地,路上没有一个行人。

冬木市教堂级别不低,白天总是暖气充足,到了夜晚却也温度极低。带土的呼吸凝结成水汽在空气中消散开来,他僵在原地一动不敢动。


一个人影从角落中走出来,苍老的脸上每一道沟壑都显得万分阴沉,绷带蒙着一只眼,下巴上有两道疤。带土呼吸一滞,他知道他是谁。

“没想到啊,胸无大志的教堂小毛孩竟然召唤出了个还不错的东西。”志村团藏冷笑道,“可是也到此为止了。Berserker!”

倒在地上的英灵发出痛苦的气声,却一点都动弹不得。

团藏露出疑惑的表情,卡卡体贴地解释道:“不用费心了,我把他的魔力封印了。别这么看着我,我有好多种职阶的适应性,包括Caster,封印术肯定比你们人类强。”

带土听到这话有一些想吐槽,团藏似乎跟他有着相似的想法,不屑地说:“明明是个枪兵,装什么魔法师。”

带土偷偷地在心里补充道,明明是个枪兵,装什么刺客。

卡卡摊了摊手,边走向带土边对团藏说道:“你这个人类胆子够大,就这么现身,是想1V2吗?话先说在前面,就算我的master还是个小处男,但是人类魔术师碰上英灵可是没有胜算的。”

带土努力忽视那句小处男,拉住卡卡的手,低声对他说:“你要小心,他是志村团藏,他重伤了宇智波鼬,并且据说还杀了宇智波止水。”

卡卡挑了挑眉,左眼的写轮眼转动起来,迸射出些许杀气。

团藏似是笑了一声,语气中不屑更甚:“Lancer,看你的眼睛,你生前是宇智波?不过写轮眼又如何。宇智波斑能够用一双写轮眼单杀Caster,我也可——”

然而话还没说完,不知何时闪身到他身前的卡卡就捅穿了他的心脏。

“你可以个屁。”卡卡一脚把团藏的尸体踹开,“你当我瞎,看不到你满身写轮眼?充电半小时,打架一秒钟,只有你才想得出来这种傻逼方法。怎么无论在哪儿你都这么让人恶心。”

召唤成功到现在,卡卡说话一直慢吞吞的,这是带土第一次听见他的servant语速这么快,并且还是直接骂一个人,跟之前像是完全不一样。他看看地上的Berserker,又看看地上的团藏,结结巴巴地问道:“这……这个人类他……”

“哦,他是真的死了。”卡卡又踢了团藏一脚,团藏的尸体瘫在血泊里,胸口一个大洞,怎么看都没救了,“那个英灵暂时还没死,不过master死了他也活不了多久,我封印了他的魔力,五分钟内他就会失去魔力支撑,消失在这个世界了。”

带土傻傻地点点头,英灵之间的战斗实在太快了,他还什么都没看清,卡卡已经连掏了两个心窝。

卡卡走到Berserker跟前,想了几秒钟,对带土说:“其实,我认识这个Berserker。”

“……”

“你等一分钟啊,我跟他说几句。喂,狂战士,你的master死了,你意识恢复了吗?”

被钉在地上的Berserker像是非常郁闷地点点头。

“你运气不太好,作为Berserker被召唤了。别怪我下手狠啊,下次有机会碰面的话请你吃鱼。”

带土听到这里,觉得要么是卡卡疯了,要么是Berserker疯了。总不能是自己疯了吧?他也想吃鱼,卡卡可以请他吃吗?可以的话,带土想往鱼上浇蜂蜜。

卡卡继续说道:“你的时间差不多了。别发愁了,干掉Berserker,圣杯就肯定是我们的了。”

带土发现他还是听不懂卡卡在说什么,干脆就放弃了思考。

Berserker的身体正在逐渐变作透明,消失前,带土听到他咬牙切齿地说:“尼玛,我有名字,我叫药师兜!”


药师兜的身体化成灵子飘散在空中,圣杯战争正式开始的一个小时之内,就有一对主仆退出了战争。

带土一头雾水,嘴巴张张合合,完全不知道该怎么发问。

卡卡扭头看向带土,眨眨眼说:“魔力消耗得有点厉害。Master,你打算怎么给我补魔?”


TBC

评论(28)

热度(161)

©且土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