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雀】【毕深】当我变成回忆(4)

1点我  2点我  3点我

剧情总结:毕处长摔了一跤,脑门肿包,开始装疯卖傻;有魂穿的迹象,似乎看了剧本,为了不让自己和基友阴阳两隔,目前在积极地投靠抗日分子陈队长。



10


三天假期说过就过,陈深还没能从吃饱了睡睡饱了吃的状态里调整过来,毕忠良就拉着他回到了行动处。

走在走廊里接受着各路同僚的问好和关心,毕忠良微笑挥手致意表示自己脑子还没彻底坏掉,陈深跟在后面看老毕和同事们互相把对方当猴耍,偷偷地叹了口气。

走到处长办公室,陈深用脚勾上门,无精打采地对毕忠良说:“习惯了家里的大床,一想到又要睡处里,真是别扭。”

毕忠良因为陈深的一句“家里”而十分高兴,一把拉过陈深的手神采飞扬地说道:“谁让你住处里了?你嫂子都说了,你就搬到家里去住。”

“这不太好吧,你们老夫老妻,我在那儿干吗,发光发热?”

毕忠良凑到陈深耳边轻声说:“你在家里监督我们的革命事业,陈深同志。”

陈深有些不习惯和毕忠良距离那么近,脑袋往旁边躲了躲,抱怨道:“诶你离远点儿,离耳朵太近了,痒。”

毕忠良没搭理这茬,仍旧拉着陈深走到了办公桌前。陈深毫不客气地一屁股坐上了桌子,毕忠良竟然也一起坐了上去。

陈深挑挑眉:“有椅子你不坐?”

毕忠良摊手:“也试一下你的屁股是什么感受。真别说,坐桌子还真跟坐椅子不一样,大概是位置比较高,空气似乎比较自由。”

陈深表情十分复杂,心想老毕什么时候竟变得比自己还混了。他真的没有摔坏脑子吗?

毕忠良从怀里掏出一支笔和一本本子,开始和陈深核对起了坑苏三省的计划:“昨天夜里,有一封匿名举报信寄到了行动处,一会儿就会送来这里,信的内容是说百乐门往东一百米的那个邮筒是中G的一个联络点。然后,我会安排唐山海去蹲点,到时候会逮捕一个人。那个人安排好了吗?”

陈深点点头:“安排好了,是伪满洲国的一个旗人,替汉奸跑腿的,算是个二手汉奸,日本人不知道他,我们的人盯着他挺久了,这回就把他当把枪。他就在那个邮筒后面的棋牌室工作,剧情很好写。”

毕忠良满意地笑了一下,接着说:“之后我们会把他当做中G来用刑,打死的时候用他的手指盖个印儿,供词上会说明天下午三点中G上海交通员要在马尔赛咖啡馆和麻雀碰头。你跟李小男说好了吗?”

“嗯,她已经约好苏三省了。可是老毕,你为什么一定要把小男扯进来?”

毕忠良含糊地说:“这个方法最方便最保险嘛。你放心,我不会让苏三省有机会说出李小姐的名字的。因为——”


就在这时候,传来了敲门声。

他们二人交换了一个眼神,毕忠良将本子收进怀里,提高声音说道:“进来!”

刘二宝推门走了进来,将一封信递给了毕忠良。毕忠良当着陈深和二宝的面打开了信,装模作样地看了一遍,一拍陈深大腿,大声说:“把唐队长叫来!”

陈深揉着大腿和二宝一起离开了处长办公室。回各自办公室的路上,二宝犹犹豫豫地询问道:“处座他……还好吧?”

陈深翻了个白眼:“好着呢!你瞧他这手劲儿,拍哪儿不好拍我大腿。”

二宝讪笑着说:“这不是处座和陈队长都坐在桌子上吗?处座没地方拍,只能拍陈队长大腿了。陈队长是行动处福将,您的大腿那可是一条有福的大腿。”

陈深像是被恶心到了,嫌弃地瞥了一眼二宝。这时候唐山海正好走过来,轻咳了一声上来打招呼:“那个,处座找我什么事?”

陈深拍拍一尘不染的袖子,懒洋洋地答道:“应该是有任务吧,老毕刚接到一封匿名举报信。”

唐山海自然也是知道陈深毕忠良的计划的。他虽然被毕忠良毫无预兆的转变吓得半死,但是毕忠良都准确地知道他们的身份和任务了,唐山海也只能照着对方的思路走。除此之外,唐山海更好奇的是,好不容易策反了毕忠良,陈深怎么看上去没有特别高兴?

不过这当口可管不了这么多细节。唐山海努力让自己表情自然一些,说出了早就想好的台词:“有任务啊。那处座怎么不找陈队长呢?看来不是什么好差事。整个特工总部都知道,行动处所有不费力白记功的肥差都是陈队长的。”

路过的大小汉奸们都露出了八卦的眼神,想偷看又不敢偷看。刘二宝尴尬地笑了一声,脚底抹油开溜了。

陈深从怀里取出一把剪刀,伸向了唐山海。钱秘书在不远处一惊一乍地吼着什么陈队长冷静,陈深没去理会,在唐山海的眉毛上刮了一下。

“我帮唐队长搞了个时髦的眉形,中间缺一道,小姑娘们都喜欢。”陈深把剪刀收起来,没什么精神地说,“哦,不过唐队长也不想让小姑娘喜欢你吧?唐太太会生气的。已婚人士,总是爱想些有的没的。”

唐山海一脸日狗地摸了摸自己的眉毛,一头雾水地走了。对好的剧本可不是这样的,是谁惹陈深这尊祖宗了?



11


陷害大计一切进展顺利,只不过苏三省在咖啡馆发疯的时候,劫持了吃瓜群众陈深为人质。


“你们都在陷害我!不是第一次了。毕忠良!陈深!你们就是嫉妒我,要害死我!”

毕忠良非常紧张地让手下们把枪放下,感觉自己舌头都不利索了:“你……我警告你别乱来!我们怎么知道会是你?又不是我们让你来中G接头地点的!”

“你们利用了小男!真不是东西,我呸!圈套,这都是圈套!”

陈深被苏三省勒得很紧,呼吸都有些困难。他突然有些后悔自己为了保证弄死苏三省故意被劫持了。这是毕忠良计划之外的事情,他的打算是苏三省负隅顽抗,拒绝被捕,然后被行动处的人一枪打趴,带回行动处弄残画押。但是陈深有种预感,苏三省现在不死的话,极有可能被他翻盘。

陈深很少后悔。作为中G特务,他做事果断,不拖泥带水。他不怕受伤也不怕牺牲,苏三省勒得再紧,陈深也不会觉得如何不值。可是当他看到毕忠良的眼神时,他却略微后悔了。


毕忠良遇到了什么大事。这是陈深可以肯定的。然而具体是什么事,毕忠良却没有告诉陈深。

二人虽是兄弟,但在这个年头,互相隐瞒欺骗早就不是什么新鲜事。陈深每每思及此处,虽然难过,却也并不责怪毕忠良。他们二人都有秘密,若要说隐瞒,陈深瞒得比毕忠良更多。但是这回是直接让毕忠良反水的大事,是关系着所有人生死的大事。休假的三天里陈深变着法子问了很多次,可毕忠良一直守口如瓶。

陈深确实一直想要策反毕忠良,但是苦于没有门道,又怕打草惊蛇。这回毕忠良不请自来,陈深反倒觉得事有蹊跷。

他并不是怀疑毕忠良的真诚。若是有诈,凭毕忠良手里不知来源的各种信息,他和唐山海徐碧城早就被日本人千刀万剐了。可正是因为毕忠良原因不明的突然转变和大量情报,陈深觉得加倍的不安。

他觉得,像是一夜之间,毕忠良变得比之前更在乎自己了;而同样的,不知为何,陈深也觉得自己似乎是更在意毕忠良了。这种转变让陈深觉得很危险。

就像现在,他被苏三省用枪指着脑袋,心中想的却是,对不起,老毕,这生死的危机,又要让你经历一遍了。


“放下枪!”毕忠良吼道,声音有些颤抖,有些歇斯底里,“你开什么条件都可以,可你不要伤了陈深。”最后一个字被毕忠良吞掉了一半,陈深惊觉,毕忠良竟有些哽咽。

毕忠良深吸一口气,把自己的手枪扔在地上,举起双手接着叫道:“我来做你的人质,不许你伤了陈深!”


TBC


评论(6)

热度(124)

©且土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