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带卡】愿望终将实现(FATE AU,master土/servant卡)(1)

我这个人的爱好……就是开脑洞……只管开不管填_(:з」∠)_

草稿箱里有七八篇没写完的脑洞=L=

master土Xservant卡,年龄的话带土17岁,卡卡西不造……

顺便,fate世界中master给servant补魔的方式之一是啪啪啪,希望有车可以开……

ps. 觉醒掉落buff怎么搞?为什么觉醒一个SSR那么难啊大哭。R和SR先觉醒哪个比较好?我常用的是金鱼佬 草爸爸 柴犬 山兔 镰鼬 蚌壳,排名分先后。踊跃回答者马上出茨木!!!!

=====

本文评论区正在热烈讨论如何更好地肝游戏……


=====


2004年1月,冬木市教堂。

夜色正浓,正是魔力最强之时。冬木市的冬天很冷,呼吸会带出水汽,刚刚过去的圣诞节在教堂附近留下了庆祝的痕迹,街边的路灯闪烁着微弱的光,飞蛾并不会在这样的天气出现。白日的忙碌与生气在这夜晚都隐去不见,这教堂更是静谧到让人害怕。

带土站在召唤阵前紧张得直冒汗。圣杯战争一触即发,神父说已经有六个魔术师召唤出了servant,第七个必将在天明之前产生。

带土并没有出身在御三家,甚至不是一个经受过完整培训的魔术师。他只是被神父收养的孤儿,没有父母,没有朋友,没有姓氏,甚至都没有人知道他体内有十分优秀的魔术回路。神父只希望在他老去之后带土能够接替他的职能,在他眼里,带土只是一个毫无野心又有些倔强的孩子。

但是带土有一个久远而缥缈的愿望。他从未向任何人倾诉过,从有记忆开始,他便重复着同一个梦。他听不清梦中的声音,也看不清梦中的画面,只记得梦里有一尊血色的月亮,还有一个寂寞的人。他也说不上来为什么,他想要那个人快乐起来。

为了这个听上去毫无意义的愿望,他需要圣杯的力量。


带土的圣遗物是一把锈迹斑斑的武器。他不知道这是什么,武器不大,形状十分奇特,刀刃是菱形,上面依稀能看到一个圆形的图案,刀柄末端是一个环,带土猜想它的主人一定经常将这把武器套在手指上转着玩。

他将圣遗物放到召唤阵上,深吸一口气,感受着魔力在回路中游走,开始了咒语。


召唤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哪怕是御三家,也要精挑细选出最合适的人做master,以确保召唤的成功和质量。带土听说前几次的圣杯战争出现过亚瑟王、吉尔伽美什和亚历山大,甚至还有莎士比亚。人类历史漫漫,成名英雄无数,召唤出哪个厉害人物都是有可能的。

带土不知道自己的圣遗物到底属于哪个英雄,这是他从神父那里偷偷拿的,说是很久以前一个日本英雄的武器。他不敢奢望这个英雄有上面那几个举世闻名的国王那么厉害,只求他能够让自己离梦想更近一些。


从召唤阵中溢出充沛的魔力,吹动了带土的发梢,照亮了带土的脸。恍惚间他仿佛漂浮在一片虚空之中,那个熟悉的声音轻声说,我们是朋友。

一阵强光闪过,带土眯起眼睛,他的servant从天而降。

仪式成功,这一次圣杯战争人员到齐,他成为了最后一名master。喜悦充盈了带土的心,带土从漂浮中回到现实,他的圣杯战争已经开始。


然而现实并不会那么容易。

带土用手揉了揉眼睛,努力看清眼前景象,召唤成功的兴奋感渐渐冷却下去,他现在心中觉得很惊恐。

原因无他,这位servant的外形实在太奇怪了。带土自然知道什么奇形怪状的英灵都有,可是他这位真的是奇怪出了另一条路子。倒不是说长得有多丑,而是——他根本看不清他长什么样。

servant穿了一件纯白的长袍,盖住了脖子以下所有部位,脑袋上戴了顶崭新的斗笠,挂下来的布遮住了头发,脸上戴着一个面罩,挡住了眼睛以外所有的五官,甚至左眼上还绑着一块眼罩。纵观全身,带土只能隐约看到他的右眼。

带土吞了口唾沫,在内心怀疑这个世界。这真的是英灵,而不是什么阿飘吗?上帝啊我带土虽然偶尔会惹神父生气但是我经常扶奶奶过马路帮大爷铲猫屎给路边的小花小草浇水我不求好人有好报但求不要惹上倒霉事啊我只是想实现一个愿望而已不要给我阿飘不要不要不要……


servant走了过来,带土发现他走路没声音,心中惊恐更甚。那人跟带土差不多高,似乎是在打量着带土,若干秒之后才开口问道:“你是我的master?”

大概是因为面罩的关系,他的声音闷闷的,似乎有一些耳熟,又似乎很陌生。带土心脏狂跳不止,一方面庆幸还好没搞错,这真的是servant,另一方面又很疑惑这个英灵的职阶。看他的打扮,太符合Assassin的审美了,可是搞暗杀的会穿这么麻烦的长袍和斗笠吗?或者这是Caster?魔法师应该挺喜欢穿长袍的。带土安慰自己说,Caster也不错,虽然这两个职阶整体上偏弱,比不过三骑士那么霸道,不过自己是最后一个召唤成功的魔术师了,可别要求那么高。

“那个,对,我就是。”带土小心翼翼地应对道,“请问,您是……什么?”

问完带土就愣住了,恨不得扇自己一嘴巴子。他是个挺懂礼貌的人,并不希望给自己的servant留下颐指气使的第一印象——说实在的,他平时挺寂寞的,有了servant除了能一起打圣杯战争之外,还能和他聊聊天,至少是个伴儿——不过刚刚他这话说的,简直就是找打。

servant显然也有点惊讶,带土紧张地等待着对方的反应,暗自希望自己的servant脾气不要太大。然后那个servant似乎是叹了口气,在带土紧张得不得了的眼神中慢吞吞地说:“我是Lancer。”

“呃,好的……等等,什么?你是Lancer?”带土愣了一下才反应过来,瞪大眼睛惊讶地重复道。

Lancer没说话,但是带土从他的肢体语言里读出了他的无语。

带土尴尬地笑了几声,心想这下好了,第一句话说得没礼貌,第二句话说得像智障。他们的圣杯战争还能好吗?

对方不出声,带土只好没话找话:“这个,我的意思是,我看您长得不像Lancer。”

话音刚落带土就又后悔了。自己这是怎么了?平时可不是这么讲话没脑子的人,怎么一对上这个英灵,就好像话不对心了?

还好Lancer似乎是个懒得多计较的人,还认真跟带土解释了起来:“其实最适合我的职阶确实是Assassin和Caster。我活着时特长是放电和掏心窝。”

“放……放电和掏心窝?您擅长勾搭女孩子?”

“不,放电就是把人电死的放电——不是那个电那个死,是真的电真的死——掏心窝就是把人弄死的掏心窝,喏,你胸膛里砰砰砰的那玩意儿,我一掏一个准。”

带土下意识觉得心脏一疼,捂着胸退了一步。

“不过你召唤得太晚了,Assassin和Caster显然都有人了,我就只能做Lancer了。换句话说你也赚了,三骑士听上去总归要厉害一点。不过我掏心窝和放电的属性都还在,你放心,作为枪兵,我的单杀能力肯定是可以放心的。”

带土本来还想打听一下AOE怎么样,但是怕自己又说错话,决定就此闭嘴。

这时Lancer又说:“我不太习惯被叫做Lancer,你就叫我……”他思考了一秒钟,“卡卡吧。你怎么称呼?”

“哈……”卡卡,这是什么鸟名字?这个servant真的是好人家的servant吗,为什么从帽子到脚趾都那么诡异?但是带土决定不去追究。不知道为什么,他觉得这个servant是他应该亲近的人。

他把捂胸的手伸出来对卡卡张开,努力镇定下来,自我介绍道:“我叫带土。合作愉快啊,卡卡!”


不知道会不会TBC



评论(49)

热度(163)

©且土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