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带卡】卫星坠落(高达AU)(1)

一个不走心的高达AU


卡卡西扶着扶手飘进舰桥时,带土正在导航组巨大的电子地图前面发呆。

卫兵啪地立正行礼,几乎是吼着对卡卡西说:“旗木少将好!”

带土显然是被吓了一跳,从地图前弹起来,看着卡卡西眨巴眨巴一双大眼睛。卡卡西放开扶手,拍拍卫兵,冷静地说:“下次不用吼那么大声,生活区都能听到了。”

转头,看到带土正盯着自己拍着卫兵肩膀的手。卡卡西心里觉得好笑,在舰桥门口蹬了一下飘到带土身边,带土下意识地伸过手拦住他的腰防止他飘太远,随即又像被电到一般立刻缩了回去。

带土的体温还是那么高,卡卡西有些遗憾地摸摸自己的腰部,搭上带土的肩膀,懒懒地问道:“在干什么呢,宇智波大佐?”

“报告长官。”带土干巴巴地说,“下官在看奈良大尉今次的行动路线。”

“哦,你说这次鹿丸单杀飞段啊。”卡卡西摸摸下巴,眼角瞄到带土通红通红的耳朵,觉得十分有趣,“来舰长室?我跟你详细分析分析。我那里有波本威士忌,地球联邦的胜利之酒,我们喝一杯。”

长官的邀请当然不能拒绝,带土被卡卡西拉着手不情不愿地往舰长室飘。太空的重力真是太讨厌了,随时都能和别人撞在一起。


舰桥上就有舰长室,生活区里还有一个。卡卡西关上门,走到桌前打开了一瓶酒。

这年头物资紧张,酒都是军需品,民间轻易买不着好酒,部队里也只有准佐以上军官能买,而旗木少将的舰长室里就有一整柜子。波本的香味传过来,带土在心里愤怒地想,千手柱间你这个老混蛋,从哪儿看出来我会让卡卡西无心作战的?有没有我他不都这幅吊儿郎当的腔调吗?

水声传来,酒进了杯。据说波本威士忌是以前地球联邦绝对ACE的爱酒,那ACE外号白色恶魔,杀敌无数,每每胜利归来就喜欢拉上联邦著名狙击手赤色彗星一起喝掉两瓶波本。后来那个赤色彗星被证明是吉翁的间谍,他们二人在一次战斗之中双双化为精神体,飘向了宇宙的远方。


卡卡西递给带土一杯酒,坐到自己的软椅上双手插着下巴,慢悠悠地说:“今天上午鹿丸打过报告了,挺多人奇怪他是怎么干掉进化出不死能力的飞段的,报告说,飞段是被闷死的。”

带土端着酒杯歪了歪脑袋:“闷……闷死的?”

卡卡西点点头,在背后的大屏幕里调出了一些图像,指着上面的两颗星球说:“这是这个星系的两个行星,我们就叫它们琴酒和伏特加吧。”

带土偷偷地翻了个白眼,心想这人还真是知道调侃。

卡卡西把图像切换到一颗小行星,继续说道:“这是这两颗行星的L2点上的一颗小行星。鹿丸就是在这里干掉飞段的。飞段你也认识,和角都是二人小队,跟你应该挺熟吧?”

带土点点头。他在吉翁潜伏过,并且待的还是吉翁最激进的核心部队——晓。

卡卡西此时的表情有些反常地严肃,他说:“前几天,飞段和角都杀死了阿斯玛。”

带土愣了一下,他刚从联邦总部回来,挨了总司令千手柱间元帅一顿教训——这还不够,他还接到他老祖宗的秘密电话,又挨了另一顿教训——他并不知道猿飞阿斯玛的死讯。


“阿斯玛小队的三个人都受不了,要去复仇。我当然是没同意,不过他们被你的小队偷偷放出去了。”

听到这里,带土忍不住插嘴道:“长官,您这么说不太确切吧。那不是我的小队,那是卡卡西队。我只是接管了他们,他们才不听我的。”

卡卡西不在意地摆摆手:“好吧,那就是卡卡西队。阿斯玛队的三个人,奈良鹿丸大尉、山中井野中尉、秋道丁次中尉,被卡卡西队的佐井大尉、春野樱中尉和漩涡鸣人准尉放了出去。就在格纳库换班的时候,偷了三台扎古,太不像话了。”

带土心里非常不满卡卡西这个浑不在意的态度,可是他是长官,带土还能怎么办?他老大不情愿地强迫自己立正挺胸抬头收腹,认错道:“是下官管教不严,下次一定让他们注意纪律!”

“什么纪律不纪律的,我是说这帮人可真没出息。”卡卡西倒是光明正大地翻了个白眼,带土很羡慕这种想翻就翻的自由,“都跑出去报仇了竟然只偷扎古,嫌自己命大?旁边就停着三台重装型杰钢,钥匙都插在驾驶舱里了,竟然去偷扎古。做贼都心虚,不像话。”

带土愣了三秒才反应过来这话不对劲,观察着卡卡西的表情,对方正在悠闲地喝酒。他犹豫须臾,不确定地问道:“呃……长官您是故意的?您罚奈良大尉他们是因为你觉得偷扎古太没出息?”

卡卡西一挑眉,靠在椅背上转了半个圈,摇头晃脑地说:“你这说的什么胡话,我肩负火之国所有殖民卫星的安危,如今还在这艘木叶号上,掌管着宇宙军第十六军的所有部队。我会是这么天马行空的人吗?”

带土心里想,对啊,你就是。

卡卡西放下喝空了的威士忌杯,清了清嗓继续对着那颗小行星的图片说:“他们三个被打散了,鹿丸正面对上了飞段。他就用他的……嗯,技能。”卡卡西停顿了一下,“暂时封住了飞段的行动。飞段开的是高机动型扎古,两个扎古互相打架,激烈程度可真是,啧啧,难以直视。趁着飞段被封住的时间,鹿丸轰掉了高机动型扎古的引擎,又用联邦新出的胶水粘住了飞段的驾驶舱,堵住了所有缝隙。”

“等等。”带土感觉自己的左脸不受控制地抽动了一下,“卡……长官,您是说,胶水?是总后勤部新出的那个biu一炮一大坨,临时修补战舰漏洞的胶水吗?”

卡卡西点点头。

“……鹿……奈良大尉他们开的是工业用扎古???”

“对啊,不然他们回来后我干嘛把他们骂得狗血临头?偷扎古,还是工业用扎古。我们打架都带加农炮加榴炮阳电子炮了,他们去复仇,机体上连一把来复枪都没有,可真牛。哎呀你跑题了!把驾驶舱封死之后,鹿丸在驾驶舱周围放了一百吨TNT,就是工业用扎古上用来炸卫星的那种,公元纪年的古董炸药。”

带土呆呆地眨眨眼。

“飞段不敢出来,即使是他,在冲开封死的驾驶舱时肯定也会惊动那些炸药。虽然他被剁成一块块的也不会死,但是在那种情况下强行出舱气密服肯定完菜,在太空里裸奔那可是要原地爆炸的。”

“哦……所以奈良大尉拖了一个礼拜才回来是因为……”

“是因为他盯着飞段,直到驾驶舱氧气告罄,飞段给活活憋死了,他才回来。”

带土深吸一口气,被鹿丸的作战惊呆了。


这时卡卡西又倒了一杯酒,状似不经意地问道:“你被千手元帅骂了?”

带土下意识地一激灵,毫不犹豫地否认:“没有!”

卡卡西看着带土,带土被看得耳朵发烧,弱弱地补充道:“元帅……对我进行了亲切的,嗯,指导。”随即觉得还是有哪里不太对,连忙打补丁,“少将阁下!”

“嗯,叫得不错,宇智波大佐。可是你也是军功赫赫的人了,早就该升将级军官了。元帅叫你去喝茶也是为了这事儿吧?你真的不去隔壁第二十八军当司令?二十八军虽然编制小一点,但是不上最前线,还是舒服的。”

这些小故事,卡卡西当然都清楚。带土曾经是火之国派去吉翁的卧底,九死一生,带回情报无数,论战功不在卡卡西之下。可是他在大佐的位置上已经待了两年了,外人都以为他升迁困难是因为他姓宇智波,可卡卡西知道,还有更深层次的原因。

“我不去!”带土今天第一次对着卡卡西这么直接地称呼自己。

上个月他们因为这事儿吵过架,打那之后带土就赌气一般地对着卡卡西摆出了十分强硬的下级态度,张口就是长官,自称都是下官,说话必带报告,结尾必定敬礼。随后带土又被柱间直接喊去了总司令部,回来之后,带土甚至都躲着卡卡西不想见了。

卡卡西转了转眼珠,猜测道:“元帅对你说,你待在第十六军,既影响自己前途,也会影响我作战,对吧?”

带土惊讶地瞪大眼,然后有些委屈地说:“我哪儿也不去。我怎么就影响你作战了,你哪次战役我不是杀敌最多,你自己都说的我是你的英雄。凭什么要我走?”

卡卡西偷偷地握紧酒杯,注意到带土只在意有没有影响自己作战,却毫不在意他本人前途受影响。

“既然你这么……嗯,喜爱我。”饶是卡卡西,这么说话也有些老脸羞红,“那你躲着我作甚?”

带土更委屈了:“你一定也是想赶我走,不跟你说话你就不会赶我走了。我告诉你旗木卡卡西,我……我哪儿都不去!我就要跟你在一起,哪怕我只能做你身边一个小小的卫兵,我也不会走的!”


听到这句话,卡卡西有些晃神。

一时间还是他们刚认识的时候,不过三五岁,对这个世界屁都不懂,却莫名其妙地一定要在一起玩。明明一个是宇智波族人,一个是千手师门,两边打架打得宇宙动荡,可他们二人就是看对了眼。

宇智波族内也不是铁板一块,早就有各方势力蠢蠢欲动。那时候小卡卡西便是拉着小带土的手,红着眼睛对宇智波富岳说,哪怕打死他,他也不会抛下带土自己走。

后来……后来发生了很多事,吉翁正式独立,宇智波成为地球联邦的叛贼,带土却宁愿忍受着巨大的不公和屈辱,完成九死一生的潜伏任务,留在了联邦、留在了卡卡西身边,说什么都不肯走。


卡卡西回过神,看到舰长室墙壁上挂着的红色月亮。

那是宇智波斑的卫星,一尊被污染的月亮。它迟早会降落地球,将人类文明的起源撞得粉碎。


卡卡西叹了口气,突然没了喝酒的兴致,走上去抱住了带土。

带土仿佛有些高兴,又有些紧张,僵硬地被卡卡西抱在怀里。他比卡卡西稍微高一些,一头黑色短发有些扎人。

“那就留下来吧,我去跟元帅说,所有责任我来负。你放心吧带土,都交给我,交给我。”

木叶号在宇宙飞行着,地球旁的那轮红色月亮发着光,故事的脚步已经停不下来了。


TBC







评论-8 热度-91

评论(8)

热度(91)

©且土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