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带卡】分辨(8)

设定:

四战时带土发神经,让卡卡西开始思考人生,认为如果当时死的是自己而不是琳,带土就能不走上报社路线;然后两个人都穿越,不过应该互相都不知道对方是穿越的吧括弧笑。

然后就开始了卡卡西想方设法弄死自己和带土无论如何依旧要报社的故事。

part1 part2 part3 part4 part5 part6 part7




万万没想到我一拖稿就是两个月呢!

=====


20


带土以前很喜欢小猫小狗。

木叶有挺多流浪猫流浪狗,村民领养了一些,大部分还是在街上溜达着,随便在村里闲逛就能碰到好些只。它们有大有小,脏兮兮的,不过十分可爱。带土总是看到它们躺在各种地方晒太阳,露出白白的肚子,让带土很想去逗逗它们。

对此卡卡西总是很不屑的。他觉得这种行为太娘,做任务就好好做任务,没事去逗弄什么小猫小狗,尤其是带土这种行为还经常导致他迟到。

为此两人又是吵过不少次,吵得水门老师都要翻白眼,连琳都忍不住吐槽他俩。那时候带土觉得卡卡西可真是个冷血的人,可是隐隐又觉得这样的卡卡西十分可爱——明明长得白白嫩嫩的,还那么瘦小,却总是故意表现成大人模样,殊不知这样的他有多幼稚。


后来带土偶尔会去木叶看看卡卡西。青春期的男孩子长个儿飞快,隔一段时间不见,卡卡西就能疯长好一大截,可是看上去总是瘦瘦的,仿佛一拳就能撂倒,一点儿都想不到这人会是声名鹊起的木叶忍者。

然而那个时候,卡卡西倒是喜欢上了小猫小狗。水门老师死了,琳死了,带土也算是死了,卡卡西仍旧和以前一样一个人走在街上,看上去却比从前寂寞了一百倍。

带土很少看到卡卡西跟别人说话,哪怕凯上来撩拨几句,卡卡西也不太搭理。可是他会搭理路边那些小动物,他的口袋里总有一些奇奇怪怪的零食,像是有准备一般地喂给流浪猫狗们,甚至还会温柔地抚摸它们脏兮兮的皮毛。这些事情通常都发生在没人路过的犄角旮旯里,卡卡西永远也想不到会被带土看在眼里。


带土想过很多次,卡卡西到底有没有变;同样他也想过很多次,当年错的到底是谁。

同伴与任务,生命与职责,他们在两者之间徘徊,坚持着自己奉为真理的准则,可又有什么东西能够比得过二人之间那些平凡却又幸福的过往呢?

在带土被仇恨与寂寞填满的那些岁月里,他想要与人探讨,却无人与他探讨。他们牺牲了原本并不在意的幸福,去证明这些虚无缥缈的哲学,明明是为了保护相同的东西,结果却是背道而驰,命运从不曾眷顾他们,直到最后,他们甚至不能同时存活在一个世界。


如今他们重逢了,又是这片战场,又是这片夜空。

他看着他,隔着一些距离,隔了很多时间,但又似乎什么都没有相隔。他们看到彼此的眼睛,听到彼此的呼吸,一切仿佛还在昨天。

卡卡西仍旧是纤细颀长,却比记忆中瘦弱了许多,衣袍显然是太大了,罩在身上显得空落落的,细瘦的手腕和手指不知还能不能拿起苦无战斗,白皙的皮肤从面罩与乱发之中露出来,带着一丝病态的苍白。

最为不同的却是他的眼神。

上一次卡卡西这样凝望着带土时,他的眼里有疲惫,有绝望,还有一种令带土不敢回想的决绝。而如今的卡卡西是在笑的,他看不到他面罩下的脸,却能从他的眼中读出笑意。那是跨越了时间与生命的思念和释然,似乎一切纷争都不再重要,只有他们二人会一直走下去,永永远远。

这样的卡卡西显得与这个世界格格不入,仿佛他不属于这里。

这让带土很高兴。


“该走了,带土,我们一起,是时候离开了。”

卡卡西说。


这是真真切切的声音,他修长的脖颈内有工作正常的声带,牙齿与舌头碰撞,发出带土许久不曾听到的声音,穿过这不近不远的距离,敲击着带土的鼓膜,仿佛是最动听的天籁。

这个卡卡西是真实的,他不属于这里,不属于这个虚假的世界,他要带我走。


有人在哭,可他们的脸是模糊的。琳也好,鸣人也好,凯也好,那些并不清晰的哭泣声离得很远,夹杂着带土不能理解的悲伤。

为什么要哭呢?这是一个多么好的日子啊。我的英雄回来了,他来找我,要与我一起离开。

一切的隐瞒与虚假都变得没有意义,带土摘下面具,夜晚的空气带着凉意,抚摸过他的睫毛,他觉得豁然开朗。

哭声更大了,隐约还有一些惊呼,有人在叫他的名字,可他并不在乎。

带土笑了,他的面庞上再也找寻不到一丝一毫的阴霾,原本显得可怖的脸因为这笑容而变得璀璨,在这个瞬间,他仍旧是多年前的那个少年。

他看到卡卡西向他伸出的手,他们之间有着相似的查克拉。经年的愿望达成,战争也好仇怨也好都不再重要,卡卡西在呼唤他,他只要答应便是了。

他握住了那只手。


21


卡卡西听到了哭泣声。

他已然记不清朋友们的声音,一切都已经过去太久太久,即使是他这样怀旧的人,记忆都有些模糊了。但他知道那是琳和凯,时隔多年老友终于重逢,重复了千万次的愿望终于实现。若说这新世界有何意义,那便是琳仍旧活着。

可卡卡西知道那有多苦。老师朋友全部离去,战火燃尽少年人全部的希望,独自被留下的境况会带来无法言说的孤独与罪恶感,好似一把钝刀,在心口切割一天一年一辈子,虽不致命,却生不如死。

愿今日的重逢能够让她放下痛苦,愿命运眷顾这善良又无辜的女子。他和带土的人生既然已经注定无望,但求琳能够带着我们的祝福,活在阳光下,潇潇洒洒。

他们呼唤着他,一声一声殷殷切切,让卡卡西想要落泪。卡卡西无从分辨这个世界究竟是真是假,但他知道,这份来自琳和凯的思念是真实的。


还有鸣人。

鸣人的性子总是毛毛躁躁的,在这战场之上,他还紧张兮兮地对着卡卡西的背影神经质一般地重复着:“你是谁?”

卡卡西略微回过头,偷偷地瞧着那个被他护在身后的孩子。鸣人的眼角还有未擦干的泪水,大大的眼睛澄澈得找不到一丝杂质。大约他们终究是有缘的,即使今生不曾相识,鸣人也会感到悲伤。

卡卡西记得这天就是他的生日,这孩子已经长得挺高了,脸上稍微褪去了婴儿肥,显露出将来成熟稳重的模样。

他突然有些伤感。尽管鸣人已经不记得,但他确实陪着他度过了孤独而困惑的少年时期,可是两辈子,他这个老师都注定无法见到心爱的弟子长大的模样。

还有佐助,还有小樱,还有很多人。此时卡卡西才发现,他的世界并不是他想象那样的苍白。他今日会与带土一同离去,这些孩子不会记得他,他却会牵挂他们一辈子。


只是再多的牵挂,此时也必须放下了。

他并不是为了与他们重逢才来到这里的。说来可笑,他回到这个世界,却不打算理会亲朋们的爱,只打算追问一个人的恨。卡卡西认定自己是已死之人,不必再与这世上的人纠缠。

他站得笔直,隔着些距离,凝望着带土。


战场上的风很凉,凉到骨头里。神树的查克拉充盈着卡卡西的身体,支撑着他久不活动的身躯。

来的路上他想过很多。他考虑过带土的反应,他是否还恨着他,他会否拒绝他,他要用什么方式才能将带土带走。他从六道仙人的梦境中醒来,带着惊人的查克拉来完成忍道祖先的命令,怀着虔诚的心来弥补由他的愚蠢而酿成的灾祸。

如今他发出了邀约,心中颇为忐忑,说不清究竟是期待着还是害怕着带土的答复。他们已经离别太久,他沉浸在独自的伤感与满足之中,对如今的世界与如今的带土一无所知,难得的武断与自大造成了这不在他掌握之中的世界,卡卡西自责却无奈,只盼望着带土能够答应他,他要告诉他一切。


然后带土摘下了他的面具。

他还记得他看到面具下的那张脸时的心情。十八年的人生被彻底否定,他所坚持的一切成为了笑话,那个对他说保护不了同伴的人是废物的少年早就沉睡在地底,而眼前有着相似面孔的人是将他千刀万剐的恶魔。

琳和凯发出了惊呼,死而复生的同伴共聚战场,留给他们无尽的疑问,卡卡西却并不想要回答。

他想要努力看清楚带土的表情,希望在那张好久不见的脸上找到他所希望的答案,视野内的一切却有些模糊。

他的视力仍旧不是很好。上一次他站在四战战场上时,视力由于过度使用血轮眼已经模糊不清。如今他大病初愈,大概是供血不足,有些晕晕的,依旧看得不是太清楚。


这夜空中的月亮散发着诡异的光芒,卡卡西不知这战争将走向何方。

身旁还隐约有同伴的啜泣声,卡卡西只凝视着带土,希望他能够走过模糊的视线,递给他一个清晰的希望。

然后带土走了过来,握住了他的手。


22


“如果我们走了,斑和这场战争会如何?”卡卡西反握住那只手,感受到有些粗糙的纹路,人类的体温真实无比。

“没有了十尾,月之眼便是空谈,面对整个忍者联军,即使是斑也不能永远这么战斗下去。”带土的声音不似儿时一般阳光,却带着从未有过的温柔。这战争的结局已然不重要,这世界的未来他从不在乎,他只想问卡卡西一句话,一句相隔了十八年的话。


“你还……”带土深吸一口气,几乎要将毕生的勇气用尽,“你还记不记得。曾经,在神威空间,你说……”

他的声音颤抖着,一点都不像刚才还要毁天灭地的恶魔。带土不知道是否只有他一个人保留着当时的记忆,带土不确定那句喜爱究竟是不是错觉。他拥有着常人难以想象的查克拉,却丝毫无法减少他心中的不安。

卡卡西愣住了,脸上露出些许茫然。

带土只觉得心一沉,聚集了十八年的勇气在这个瞬间变成了破了洞的气球,发出滑稽的声音消失不见,尴尬与苦涩涌上来,他觉得眼眶酸痛难忍。


“你也记得?”卡卡西惊讶地说,露在外面的那只眼睛瞪得圆圆的,显得十分可爱。

十八年前的对决、质问、绝望与重生,并不仅仅是一个人的过往。他们从远方而来,相聚于此处,保留着共同的记忆,追寻着共同的未来。

有什么东西猛地敲击了带土的大脑,带土的脸迅速地燃烧起来。他呆愣愣地看着卡卡西的脸,那张该死的脸被该死的面罩遮住了大部分,只留下一只眼睛,瞪得老大,随即弯成了一道线,该死的好看。


“我很喜爱带土。”

这曾是一句控诉,折磨了带土的又一段人生,亦将卡卡西困在自欺欺人的梦境之中。

这句话卡卡西说得很轻,声带几乎没有震动,口型做得很小,却被带土轻而易举地捕捉到。

带土脸红得几乎要滴出血来,眼神慌乱得不知该往何处摆,唯有握住卡卡西的手没有动摇,紧紧地握在手掌里,一丝一毫不曾放开。


“这回,我们恐怕走到终点了。”卡卡西也握着他,露出很长很长时间以来最真心的一个笑容,“即使是这样,你还会跟我一起离开吗?”

夜空暗沉,夜风阴冷,那轮月亮尚未变得鲜血淋漓,白得惨淡的月光照在这大地上,一切都显得那样寂寥。

“当然会!”带土也笑了,嘴角咧得很高,露出一口晃眼的大白牙,整张脸都看上去生机勃勃,“我也很喜爱卡卡西。”


“卡卡西,带土!”这是琳,她仍然哭着,无力地坐在地上,苦无掉在一边,此刻的她不是一个忍者,只是一个被悲伤击溃的普通人。

他们回过头,看到这个他们爱了两辈子的女子。诧异与无助清晰地刻在她的眼睛里,许久不见,她仍然那样温柔美丽。

他们相视一笑,握着的手从未放开,绽放的笑容不再衰败。他们挥挥手,对她说:“再见。”


查克拉化作耀眼的光芒,分辨不出究竟是奇幻还是真实,缠绕住他们,飞向天边。



END


建军节快乐!

评论-14 热度-319

评论(14)

热度(319)

©且土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