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带卡】【番外】【求助】男朋友X欲太旺盛,每晚都一夜七次郎,有点苦恼,怎么办

啊哈哈依旧很忙,填坑越来越懒了

这篇番外我的构思应该是……那啥的……但是我要承认比较难写,不知不觉就写的非常矫情= =

part1 part2 part3 part4 part5 part6 part7 part8 part9 part10 part11 part12 part13 part14 part15 part16 part17 part18 part19 part20(完结)


番外01 卡卡西视角


时间是下午三点四十二分。这个季节的木叶,天暗得不早不晚,这钟点的太阳还算有力道,外面亮堂堂的。

卡卡西发完帖子,心中涌起一股说不清道不明的情绪,一出纠缠了他整个人生的狗血大戏即将要落幕了,男主和男主终于领了HE的标签,这让他一时有些无法相信。

他深呼吸一口气,点击了刷新,看到了短时间内不少的回复,大部分都是善意的祝福,多少让他感到欣慰。

他确实很欣慰。这段感情太过艰难,他实在是需要来自外界的肯定和祝福。


总体上来说,卡卡西并不是一个在意他人目光的人。

拷贝忍者的威名传遍五大国,杀过的人数不胜数,有胆子来招惹他的人实在不多,村内村外或多或少都对他有些忌惮,他做了十多年的独行侠,早就习惯了我行我素的日子,别人如何看他,他从不在意。

可这回,不仅仅是他一个人了。

人言可畏,更何况对方仍有战犯之名。卡卡西赌了一场,万幸的是他赢了;可是……


一个熟悉的体温靠了过来,一开始只是有些别扭地搭着他的肩膀,随即强硬地把卡卡西的身体掰了过去,和他大眼瞪小眼。

卡卡西看着眼前这个人,在心里第一百次感谢上苍赐予他的这个奇迹。此人应该是极其英俊的,家族的血脉在他的外表上留下了足够强烈的印记,他有着深刻的双眼皮和黑得发亮的头发,两只眼睛此刻都是黑色的,如果认真看,能发现双眼有些许不同。

只是他半边面庞的伤疤让这张英俊的脸染上了颇为厚重的沧桑,那是难以想象的苦痛与绝望,硬生生将一个原本阳光的男子折磨得面目全非。

这是他的英雄。卡卡西想。这是他的宇智波带土。

他凑上去,用嘴唇轻轻碰了碰带土的右眼。带土闭起眼睛,眼珠在眼皮下轻颤着。卡卡西唇下的皮肤是温暖的,稍微有些粗糙,但充满了活力。


“你的这个帖子可真有趣。”带土说。他的声音有些哑,卡卡西想他有可能是巧克力酱吃多了,吃太甜也是有可能齁着的。

卡卡西的嘴唇缓慢地在带土的上半张脸移动着,面罩早就被拉了下来,雪白的脖颈纤细修长,下巴上的那颗痣在带土眼前晃悠着,这是从来没有人见过的美景。

带土的体温总是偏高,像是内里有着永远燃不进的热情一般,二人之间耳鬓厮磨肌肤相亲,每每都会让卡卡西有被灼伤的错觉。

卡卡西轻笑一声,扫了一眼翻开着的电脑屏幕,轻声回应道:“确实很有趣。”

他曾经设想过这个帖子可能会得到的反应,为此还十分周密地制定过一个战略,以确保控制舆论的走向。他并不觉得自己是在小题大做,在他看来,这事几乎和火影的工作一样重要。饶是如此,他也没想到事情竟然会如此顺利,大概是战后大家都期盼着和平,在并不算尖锐的批评之后,他们终于还是得到了祝福。


卡卡西的声音一向是很好听的,此刻带着一些似有若无的笑意,在恋人的耳畔低语,有着一丝无法言喻的气质。

带土干巴巴地咳了一声,有些不满地捧住了卡卡西的脑袋,将他稍稍拉开,认真地凝望着他,两人距离极近,能数清对方的睫毛。

“我说真的。”带土语气硬邦邦的,“六代目火影大人,你行,你真行,把所有人都套进去了。”

卡卡西眨眨眼,仔细观察着带土的表情,对方显而易见地正在故作生气,瞪着一双圆圆的眼睛,看上去丝毫不觉凶狠,反倒颇为可爱。

“嗯……对,不过反正你也赚到了个成功的求婚,不是挺好的。”

卡卡西懒洋洋的回答成功取悦到了带土,带土的表情一瞬间飘忽起来,兴奋压抑不住地跃上他的脸,他似乎忘了正在装生气这回事,活泼生动得仿佛一个小男孩。


卡卡西忍不住笑了出来,内心也觉得暖得不行,终于有了伴侣的幸福压过了内心的一切不安,他与他已经向全天下宣布了他们的未来,他们会一直在一起。

他的笑容引起了带土的不满,带土不服气地问道:“笑什么呢?我正在批评你这个套路太多的行为。”

这可真是小孩子脾气,卡卡西努力绷着脸不让自己笑得更厉害。自从回到他身边以来,经年的阴沉和苦难似乎都从他这位竹马的身上褪去了,他仍旧是卡卡西最熟悉的那个有些傻气的男孩,乐观开朗,有些好面子,盼望着能够保护所有他爱的人。

“你……你……”带土还在努力寻找着措辞来控诉卡卡西的罪状,“你瞎扯了个帖子,骗了我就算了,怎么还和大蛇丸那个变态搞起了套路!你说你这个人怎么这样!”

卡卡西收敛了笑容,假装正经起来,自然而然地接过话头说道:“是我不对,你想怎么罚我都可以。”


按照卡卡西本人的逻辑来看,这是一句再正常不过的回应。

卡卡西并不是一个热情的人,在很多并不怎么严肃的场合下,都会顺着别人的话说。此刻的和平来之不易,在残酷命运的打磨之下,他早就习惯了平静地接受。他有自己的正义,自己的坚持,自己的真理,但是如若不违背这些原则,他一向都是这样消极的应对方式,在带土面前更是如此。

可是带土在听完这句话之后,脸色便突然阴沉了下来。


时间已经不是很早了。太阳半死不活地吊在天边,气温渐渐降下来,房间的窗帘没有拉上,二人的影子拖得很长。

卡卡西总是觉得带土很可爱,尽管除了他之外没人这么觉得。半边脸的疤痕和壮硕的身体都让带土看上去有着极强的攻击性,他平时靠着插科打诨装傻让自己变得可亲,可是说到底,他们都是从尸体堆里爬出来的人。

带土完好的半张脸此刻显得很严肃,微微上挑的眼角带着一丝不怎么明显的冷意,眉头紧蹙,嘴角略下垂;而带着疤的另半张脸更是可怖,不平整的皮肤在脸上画出了令人有些胆寒的纹路,肌肉略微不自然地抖动着,看着有些吓人。

卡卡西从先前美好的气氛中惊醒过来,疑惑地看着突然变了脸的带土。


“带土……你怎么了?”犹豫了几秒,卡卡西不确定地问道。

面对带土时,他其实并不是那么自信的。他的聪明机智让他能够从容不迫游刃有余地面对所有人和事,除了带土。

内心的歉疚仍旧包围着他,他放不开那个心结。

带土沉默不语,空气越发凝重,卡卡西的问题得不到回应,有些尴尬地待在原地。可是带土仍抱着他,他的手仍捧着他的脸,二人之间仍是那个极近的距离,卡卡西能看到带土微微颤动的睫毛,呼吸轻挠着彼此的脸颊。


突然,带土有些艰难地说:“你这个傻逼。”

卡卡西愣了愣,下意识地接话道:“对,我是个傻逼。”

这是真心话,十多年来,卡卡西时常觉得自己是傻逼。

可是带土突然急了,原本有些阴沉的脸上一瞬间闪过了多个表情,急得都结巴了起来:“你……你傻逼啊!哪有人说自己是傻逼的!”

这回卡卡西是真反应不过来了,想起带土似乎说过只有他能骂卡卡西,一时不知该如何接茬。

带土似乎是真生气了,放开卡卡西站了起来,暴躁地满屋子乱窜,脚步声咚咚地响,每一脚都踩在卡卡西心上。

然后带土突然停了下来,双手插着腰直视着卡卡西,几乎是气急败坏地吼:“你知道昨天你离开之后,我思考了多久你为什么生气吗?”

卡卡西不知如何作答,带土伸出了一根手指头,卡卡西试探着说:“一个小时?”

“你放屁!”带土急得跺脚:“一天,一整天!到现在我也还在思考!提到送你写轮眼你就生气了,是因为我强行送眼然后就此离开,佐助也曾有过类似的消极想法,所以你生气,对不对!”


卡卡西僵在原地,他从没想过带土会细心到如此地步,这等隐秘的伤痛被恋人发觉,伤口暴露在对方的视野之下,仍旧疼得厉害。

过往的种种又涌上心头。他的人生总是在说再见,在他很年轻的时候就曾听说过忍者的生命不会太长,对此他从不惧怕,但他未曾想到,他会站在原地看着一个又一个亲人离开。

这种苦痛从父亲离开之时便陪伴着他,主观的客观的种种原因,即使拼得体无完肤也仍旧抓不住。鲜血浇灌在皮肤上黏腻得难受,左眼时常隐隐作痛,有时候他甚至会想,日渐下降的视力是不是代表着他的生命,等这只写轮眼看不见了,他就可以离开——离开这给予了他全部幸福与全部痛苦的木叶,不再做那固守原地的稻草人,化作一阵清风,去追寻故人的影子。

他有病,他真的有病。压抑了太久的绝望会在不经意间被揭开,卡卡西的瞳孔微微扩大,视线透过眼前的一切望向不知名的远方,逐渐激烈的情绪在他平静的外表下越发激荡,双眼酸涩得不行,可是他从来没有眼泪。


突然,一双炙热的手抓住了他。

带土冲回卡卡西面前,一把拽住他的手拉过来放在自己脸上,急切地说:“你看,你看啊,我回来了,我就在这里,不会再离开你了。你是不是还想过如果你的套路没成功怎么办?你你你,别人骂你自己你都不在乎,那干嘛在乎骂不骂我啊!昨天是我没脑子,让你想起不好的事情了,我是辣鸡!”

他的体温是真实的,他的话语是真实的。卡卡西被钉在原地,飘得很远的思绪回来了,他看着眼前的恋人,一时不知所措。

带土的整张脸都皱在一起,看上去有一分滑稽,还有十分悲伤:“你看,我这个辣鸡都学会反省了,你怎么就学不会呢?”

他的声音带着一种深沉的哀痛,隐藏在他焦急的口吻下,却轻易地被卡卡西品尝到。

卡卡西猜测着带土失控的原因,四战阴沉的天空下每一寸土地都荒凉无比,他和他时隔十八年再次面对面,他出言讽刺,他毫不否认。


“不是你的错。”带土的声音轻了下来,某种情绪在内里酝酿,“从来都不是你的错。不要这样否认自己看低自己,你是……”他略微哽咽起来,抽了一下鼻子,语速极快地继续说道,“你是我的英雄啊!”

带土抱着他,似乎是越想越委屈,温热的身体将他圈在了怀里,一头黑发的脑袋枕在卡卡西的肩膀上,全身轻微颤栗着。

卡卡西的大脑一片空白。他曾想过如何死亡,名为悔恨的情绪即使是在战后也不曾彻底离开,这是隐秘到连他自己都不曾发觉甚至不敢发觉的心思,可是此刻,却被他的英雄这样戳破。


带土在哭。他是在为了我哭吗?

在很久以前,卡卡西曾经对带土说过,忍者不可以流泪。


“我不是忍者。”带土在卡卡西耳边低语,“我破坏过太多规则,我不是忍者。我只是带土,是带土。”

“带土……”卡卡西呢喃着,伸出手环住带土的身体。他的身体很结实,肌肉块隔着衣服也十分清晰,抱在怀里,十分满足。

带土也有心结。他们曾是敌人,卡卡西那时候蹲在战场上无力再战,承受了带土的全部辱骂,期盼着自己的死亡。武器刺入肉体的钝响夜夜入梦,这不仅仅是一个人的梦靥。

“对不起,带土,是我太自以为是,没有考虑到你的心事。”卡卡西轻声说。那十八年折磨的是彼此二人,带土如今在人前扮演着一个阳光的自己,可他内心同样伤痕累累。

“三个月后,太阳会很好。宇智波区已经开始重建了,往事烟消云散,我们会生活在阳光下。”

带土抬起头,有些慌乱地擦干脸上的泪水,讪讪地看着卡卡西肩膀上颇为显眼的痕迹,红着脸说:“对,对……我们,我们要好好准备,大婚呢!”

卡卡西整理了一下有些皱了的衣服,微笑着说:“不早了。今晚我做菜,你要吃什么?团子只能当甜点。”

“呃……那个,随便啦,换一种鱼吧,我去抓几条河鱼来?窗外那个连着脖子晃来晃去的脑袋是大蛇丸吗?”




=======

你们以为我会开车?

应该有番外2,带土视角,可能是写结婚当天吧



评论(23)

热度(598)

©且土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