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带卡】分辨(6)

设定:

四战时带土发神经,让卡卡西开始思考人生,认为如果当时死的是自己而不是琳,带土就能不走上报社路线;然后两个人都穿越,不过应该互相都不知道对方是穿越的吧括弧笑。

然后就开始了卡卡西想方设法弄死自己和带土无论如何依旧要报社的故事。

part1 part2 part3 part4 part5

啊哈哈最近更得慢_(:з」∠)_

貌似每天都要做很多事情(笑着哭


================


16


这个世界仍旧还是走到了第四次忍界大战。

一切看上去似乎没有什么变化。化名宇智波斑的面具人仍旧带着九尾袭击了木叶,波风水门仍旧在那晚战死,鸣人仍旧是有着悲惨过去的人柱力,佐助仍旧是惨遭灭族的可怜人,面具人也仍旧出现在五影会谈宣告了他的月之眼计划。

可是卡卡西不在了,便自然有着巨大的不同。

阿斯玛阵亡于佩恩袭击木叶的那一战,鸣人击败了长门,长门却没有发动轮回天生;琳成长为了独当一面能打能治疗的木叶忍者,凯变得有些沉默;第七班的老师变成了自称大和的前暗部队长,佐助没有按照鼬的剧本杀死他的哥哥,宇智波两兄弟共同在五影会谈后一起击杀了团藏。

还有在地下的那株神树。原本应该是外道魔像,由斑召唤出来,代表着神力无穷的十尾,沉睡在暗无天日的黑暗中。可是在这里,回应了斑的召唤的却是神树,是作为查克拉来源的神树,古老的力量连接着不愿醒来的卡卡西,承载着两个宇智波各自的梦想。而外道魔像竟也同时存在,它由长门召唤而来,没有查克拉、只有一具外壳,却也仍旧是威力无穷。

这个莫名其妙的世界,在一开始就发生了一些细微的偏差,有的人死去、有的人活着,蝴蝶在大洋之上煽动着翅膀,不知将会带来怎样的风暴。


可是戴面具的人并不在乎这么多。战争的阴影仍旧降临了这片大地,地图将被改写、生命将会消逝、希望将会蒸发,这里依然是地狱。

宇智波斑再次被秽土转生,五影在另一处战场与他拼死搏斗。而在这里,戴着面具的人再次面对了同样的敌人。

漩涡鸣人充沛的查克拉有些耀眼,面具下的眼睛像是有些被刺到一般微微眯了起来,奇拉比、迈特凯和野原琳同鸣人一起包围住他。

但是他的另一半不在这里。连接着神威的另一只眼仍旧在卡卡西的左眼眶里,他始终没有把它拿回来。那是他送给卡卡西的礼物,那是卡卡西的眼睛,卡卡西不在这里,无人能够击落他的面具。


“我说,你到底是谁!”漩涡鸣人依旧是那个不擅长隐藏情绪的少年,他眼中的憎恶如若有实体,面具人大概早已被大卸八块。

“你说你是斑,可是真正的斑在另一边。你到底是谁啊!”

面具人的视线不动声色地扫过每一个人,他们曾经是熟悉的,现在却无比陌生。曾经卡卡西站在对面,用带着敌意的目光看着自己,将鸣人护在他身后,现在那个位置上站的是琳,是跨过了两次大战、在木叶有着举重若轻的位置的琳。那个姑娘已经长大了,变成成熟而有魅力的女子,深色的头发刚好够在脑后梳起一个辫子,忍联的护额绑在额头上,护额下方是一双闪闪发亮的眼睛,迸射出面具人不曾记得的气势,带着显而易见的警戒看着他。


这是面具人第一次感受到这个世界是不同的。

这个女孩子绝不应该以这样的形态出现在战场上——很久以前,他有时会做梦,梦里的风和煦温暖,木叶的草地散发着迷人的香气,树枝上有缱绻的鸟儿,空气是甜的,女孩的发梢飞扬在他的身后,一旁是戴着面罩的同伴,他们偶有龃龉、时常打闹、形影不离,他仰望着影岩,发誓终有一日会成为火影,保护他的全世界;或者是他曾经极力否认的现实,女孩扑向了银发少年的手,雷遁尖叫着刺入肉体,鲜血流淌在大地,他一生最重要的两个人在那个刺眼的瞬间一起离开了他;再后来,彻夜的痛苦长久地被另一个画面取代,戴着忍联护额的儿时挚友疲惫地对他诉说出经年的妄想,然后时光回溯,倒在血泊中断绝呼吸的人变了,而那个他们发誓保护的女孩被抛下,独自走上了人生的战场。

这不是他所熟悉的那个世界。记忆中的女孩子如同小太阳,耀眼而温暖,照亮了他黑暗的心灵。她曾经凝视着他,将他收进那双澄澈的眼眸里,坚定地对他说:“我会一直看着你。”

她看着他,是仇敌。

琳活着,他曾以为自己会因为鲜活的琳而欣喜若狂,可是他做不到。在那个琳身边理应还有一个银色的身影,他有一双不怎么有精神的眼睛,时常不耐烦地看着自己,却从不会真正离开。可是这一切都不同了——如今看着他的再也不是那个天真温柔的琳,他再也不是那个活泼开朗的带土,而那个他曾以为永远不会离开的卡卡西也已经不在。


“我是谁?”面具人呢喃,声音在空旷的战场上消散,对面的女子疑惑地蹙起眉。

“我没有名字,没有身份,没有爱恨。我谁也不是,我只是一个追梦的人。”

“你的梦就是这片令人厌恶的战场吗?”鸣人步步紧逼,周身的光芒太过耀眼。

鬼使神差地,面具人突然问道:“你的老师现在在哪里?”

鸣人愣了愣,脑中闪过什么模糊的画面,他回答道:“大和队长被药师兜抓走了,现在下落不明。你和兜不是同伙吗,你应该比我更清楚大和队长在哪!”

他当然知道大和队长在那里。那个木叶的木遁忍者被绝包裹着,成为了没有意识的傀儡,不久之后就会对忍联大开杀戒。可是你的老师并不是他。

“你知道木叶第一技师吗?”面具人又问道。

对面的人们显得十分无措,这个名号太过陌生,无人知晓。

心中的空洞不断扩大,面具人茫然地看着对面严阵以待的忍联忍者,有一种名叫愤怒的情绪在胸口荡漾开来。

不应该是这样的。卡卡西为了木叶耗尽了比一生更长的所有生命,他是名动五大国的拷贝忍者,是第七班的老师,是凯和琳憧憬的人——他是他的英雄。但是这个世界算什么呢?付出了一切的英雄沉睡在地底,传说不被记得,羁绊从不存在,只剩下自己苦守着可怜的回忆。


“是假的。如今我已经可以分辨,这个世界才是假的。”面具人觉得眼睛酸痛不已,汹涌的情感从眼眶中奔涌而出,右眼的三勾玉疯狂转动着,疼痛从灵魂中爆发,他嘴中一片苦涩。

他的梦想是回去,回到过去。无论是哪个世界,他只想让旗木卡卡西与宇智波带土再一次共同站在阳光下,那个带土将会是卡卡西所爱的模样,那个带土会把所有苦痛都拦在身后,告诉卡卡西他不需要再独自承受一切,他们面对面,所看到的只有幸福。


他的左眼勾勒着亘古的轮回,那是传承自神话的力量,是宇智波斑梦想的远方,是这片世界的终结。

毁灭吧,这个虚假的世界,不值得丝毫留恋。琳的目光冰冷而陌生,凯的神情冷漠而深沉,这里不是他的梦想乡。

面具人飞快地结着印,外道魔像的外表裂开,禁忌的力量再次现世,足以震动天地的吼叫响彻宇宙。

十尾复活了。


17


“十尾复活了。”水面上的老人突然说。

闭眼假寐的卡卡西茫然地睁开眼,看着神情严肃的老人,不明白他在说什么。

这里没有人,没有时间,在这生与死的夹缝中只有他们,老人说,这是神树的力量。

“十尾是所有尾兽尚未分开时的怪物,神树是十尾的完全体。”老人解释说。

卡卡西低头想了一会儿,疑惑地问道:“可是让我们能够存在在这里的就是神树,既然神树是十尾的完全体,它们又怎么会同时存在呢?”

老人意味深长地审视着卡卡西,脸上的每一道皱纹都是神话时代的遗迹:“你是不是想说,既然十尾复活了,神树就应该不复存在,这生死的夹缝就当消失,你也能够真正死去?”

卡卡西沉默不语,他在这里度过的岁月不知几何,所有焦急早已被磨平,可他仍然期盼着一个终结。

“你不能死。神树和十尾都不是完全体,它们各自继承了原本力量的一半。我已经是死了许久的人,可是你还活着。”

卡卡西张口想反驳,老人却没有给他这个机会:“我想你早就猜到了,我是六道仙人。”

“……”卡卡西不作声,他一直以来拒绝的这个事实,终于在这个时候无法拖延下去了。

“你的身体仍旧存在,由神树连接着,阻止了你灵魂的逝去。回去吧,带着属于神树的一半力量回去,去见见你爱着的那个人。不要再犹豫,你不是懦弱的人,偷懒了十八年,已经够久了。”

卡卡西怔怔地看着六道仙人,他设想过无数次的现实被传说中的忍道先祖亲口承认,害怕与期待争先恐后地涌入思绪,每一根神经都被这现实刺激得疼痛不已。


自己果然是太没用,兜兜转转,仍旧什么都抓不住。

无论是活着战斗,还是放弃生命,他什么都无法改变。那他究竟是为何降生,又为何死去?命运为何总是这样残酷,哪怕喊破喉咙流尽鲜血,也无法看到一点点希望。带土,带土……到底要怎样,你才能够幸福?


“如果我们死了,这一次,将会去往何方?”卡卡西的声音轻得仿佛一阵风,吹拂在水面上,激不起一丝波澜。

六道仙人看着他的眼神不悲不喜,千万年的智慧隐藏在轮回之中,他知晓世间一切。

“不,不要告诉我……”卡卡西挺直了身体,眼眸中看不出情感,“我不会再逃避,这是我的罪孽……这一次,我会和他在一起。在一起,去往何方都没关系。”






TBC

应该快完结了吧

评论-19 热度-253

评论(19)

热度(253)

©且土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