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带卡】分辨(5)

设定:

四战时带土发神经,让卡卡西开始思考人生,认为如果当时死的是自己而不是琳,带土就能不走上报社路线;然后两个人都穿越,不过应该互相都不知道对方是穿越的吧括弧笑。

然后就开始了卡卡西想方设法弄死自己和带土无论如何依旧要报社的故事。

part1 part2 part3 part4

卡文卡得很痛苦


14

卡卡西从来没想过,有朝一日他也能够毫无负担,如此清闲。

他也有过任性的时光,不过结束得过早。他的天真烂漫在五岁时就同木叶白牙一起被沉重的现实所杀害。从那之后,他从未真正为自己活过。

他的上辈子总是在遵循着别人灌输给他的信念。最初是父亲教授他的忍道,后来是任务至上的固执,然后是保护同伴的坚持。可是孤独总是深入骨髓,在每一个夜晚攀爬上他的神经,将他冻得瑟瑟发抖。直至最后,支撑着他走过那寒冷的十八年的信念被那个人亲手击碎。


很痛的啊。卡卡西想。即使是他,即使是习惯于忍耐的他,也是会觉得疼痛的。

灵魂被生生撕裂,胸中仿佛有一个风穴,所有的坚持都被他所思念的那个人狠狠地踩在脚底碾碎。

真疼啊,整个世界都在那个瞬间化作刑场,他被钉在刑架上凌迟,每一刀都割在痛处,行刑者正是他的英雄。他的哭喊他的求救无人听到,何为真实何为荒谬无从分辨,卡卡西体无完肤,疼得失去了所有力气。


记忆充满黑暗与绝望,旗木卡卡西也有懦弱的一天。

稻草人累了,倒下了,想要休息了。

他抱着膝盖坐在水面上,老头坐在他对面,二人在生死的夹缝中相顾无言。


如果能这样死去就好了。

卡卡西无聊地望着虚空。

他已经完成了他的、他们的夙愿。他的性命无关紧要,他的命运无人关怀,他的坚持一文不值——舍弃这毫无价值的他,能够换来同伴的重生,那该是他最好的归宿了。

卡卡西不知外面的世界已度过多少春秋,也许他只不过死了一秒,也许已经物转星移。但这都跟他没有关系了。他只希望他能够尽快真正地死去,摆脱这令人窒息的空虚和烦闷,摆脱那他拒绝思考的烦恼。

——也许有人想要复活他,也许有人仍在等着他。

怎么可能呢,想想就觉得可笑。卡卡西弯起嘴角,眼中透露出嘲讽。

他是假的,他的一生都是假的。真正的卡卡西应该是死了的卡卡西。快结束吧,快结束这无意义的等待,快任他灰飞烟灭。世界不过是刑场,他只想离开。

他想离开。


15

“你为什么还不回来。”

黑暗中的低语,从未等到的回应。


这个活在阴谋与绝望中的人已经长大了。面具放置在一旁,露出半边英俊半边狰狞的脸;身形高大而健壮,充满男人的力量;衣衫背后的宇智波族徽仿若一个封印,盖住了他疲惫的内里。

可是他并不是完整的。

他的一半离开了他,他并不是完整的。这个男人的内心一片荒芜,这一生、上一世,胸口的风穴都空无一物。

曾经是十八年的疯狂,如今是十八年的等待。可是每一个世界都不曾回应过他的期待。


“我是带土,我很想你。”

血红色的眼睛转动起来,他们背靠着神树,这个男人看到查克拉的流转。

又是一个十八年,他们又到了30岁。卡卡西果然抽条成细长的男子,却没有了形状匀称的肌肉,看上去单薄得可怕。他的肤色比上辈子更显苍白,凌乱的白发长得很长,覆在无血色的身体上,没有一丝生气。

可是男人知道卡卡西没有死去。

十八年,卡卡西沉睡了十八年。他的身体在这十八年里脱去了少年的青涩,成长为成年男子,他的心脏仍旧跳动,他的身体仍旧温热,甚至查克拉也正常流转,他仿佛只是睡着了。


卡卡西被男人搂在怀里,赤裸的胸膛靠在深色的宇智波长袍上,皮肤白得惊人。

男人的脸凑上去,鼻尖碰着鼻尖,仔细观察着卡卡西双眸紧闭的脸。长年的沉睡让卡卡西带着病态的脆弱,几乎感受不到人气。

带土伸出手,有些不耐地摩挲着对方没有血色的脸颊,五官随着他的手掌略微皱起来,卡卡西的双唇微微张开。

带土眼神一暗,吻了上去。


这是一个绝望的吻。

这又是一个绝望的吻。

正如同这十八年来的每一个吻一样。


究竟是什么时候喜欢上这个家伙的呢?

带土轻咬着卡卡西的唇瓣,舌尖小心地舔过他的牙齿,触碰着对方的口腔,期待着从来不曾有过的回应。

卡卡西曾经会抱着双臂俯瞰他,曾经会很精神地教训他,曾经会为了一点小事与他针锋相对,曾经会因为理念不同而离他远去,曾经会因为担心他而半路折返,曾经会为了救他而失去左眼。

带土期盼着卡卡西的目光,从很早很早以前就期盼着。

期盼他能够夸一夸自己,期盼他能够对自己敞开心扉,期盼他能够像同龄人一般大笑,期盼他能够……真正地接受自己。


“我喜欢你,很喜欢很喜欢。”

苦涩的独白,无人听见。

带土放开卡卡西的双唇,苍白的唇瓣终于有了一丝颜色。曾经这双唇也对带土说出过喜欢,那时候他们在神威空间,兵刃相向,你死我亡。

“可是你喜欢的带土并不是我。”

你的英雄是那个傻小子,我只是你的敌人。

而今天,我要再次踏上战场,继续十八年前没有打完的战争。


“如果我回不来,我们能否再等来一个轮回?”

带土从来无法分辨这世界究竟是真实还是幻觉,也许一觉醒来,他就能够看到阳光青草,还有温柔地笑着的卡卡西。

“如果我成功……我能否进入你的梦乡?”

无限月读,给予所有人幸福。如若你拒绝醒来,那我能否在你梦中出现,以你所喜爱的那个带土的身份,告诉你我喜欢你,一直喜欢你。


你说得对,我是假的,与你分开的带土是假的。我会把真的带土还给你,请求你们,一定要幸福。

男人小心地放下卡卡西,戴上面具,渐渐走远。


评论-16 热度-268

评论(16)

热度(268)

©且土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