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巍澜】围观神仙打架的特调处的日常5(完结)

原作案子和日常没看够,自己动手丰衣足食,写着玩……

~( ̄▽ ̄~)~~( ̄▽ ̄~)~~( ̄▽ ̄~)~

01点我 

02点我 

03点我

04点我

===========================

楚恕之召上地面的白骨,最晚的死于数百年前,最早的甚至可追溯到第一次神魔大战,比斩魂使年纪还大,人神巫妖皆有,然而不管生前多么尊贵,死后都不过几两白骨,困在这蓬莱数万年,最后被小小尸修一把抓起来,又被大不敬之地之鬼王当作砝码去填窟窿,无论是上古尊神还是无名小卒,此刻也都没有区别了。

亡者的不甘游荡在骨髓,历经万年更显执拗变作了怨念,此刻蓬莱山下万千白骨蠕动嘶吼,场景可怖至极,若是寻常人等,恐怕早就七窍流血而亡。

斩魂使的斗篷遮天蔽日,硬是罩住了特调处一干凡人,又将赵云澜置于庇护之下,不让他受怨灵所扰。

赵云澜这刚追到沈巍没多久,还没弄明白攻受问题,自1为是感觉良好,这时低头看看眼下情形,总觉得沈巍似乎比平时高大一些,整个把自己搂在怀里,让他感觉有点上当。

“媳妇儿啊。”赵处长坚信,有问题就要提出来,“你是不是比平时块头大?”

不巧的是沈巍这时候也还没明白攻受问题——他的情况更严重,他连什么是攻受都不知道。作为三界年纪最大的老处男,虽然身为喜爱啪啪啪的鬼族,但他活了这把岁数了,其实只见过昆仑一个人的果体。

于是他其实完全没明白赵云澜这句话深意何在,只是老老实实地回答说:“上古鬼神大多孕于天地,普遍身形高大,我也不例外。现在我身在凡间,自然要做些伪装罢了。”

“奥……”赵云澜不由呻吟出声,即使在这十分紧急的境况之中,他满脑子的黄色废料也坚强地开始疯狂挥洒,“所以这是你真正的尺寸……不是,我是说,真正的身高?这……挺威猛啊沈教授……这以后可怎么办啊……”

沈巍根本没懂赵云澜在嘀咕什么,他很奇怪地看了眼被他囫囵摁在胸前的赵云澜,决定只回答自己听得懂的:“这不是我真正的身高,我其实也算不得多高,比不得……”他顿了顿,本来想说比不得昆仑高大威猛,不过这时候提当然不合适,就只能半路改口,“比不得蓬莱那么高。”

嗯?什么?蓬莱??

赵云澜瞬间从有色幻想中惊醒,仰起脖子看看高耸入云根本看不到顶的蓬莱,又看看身边的沈巍,想起刚刚沈巍和拎着小鸡仔一样拎着楚恕之,吞了口唾沫,很犹豫地确认道:“沈……沈教授这是用蓬莱仙山做比较?那那……那……那您具体有多高啊?”

沈巍还真仔细想了想,用手比划道:“我其实出生在天柱倾塌那一瞬间。“他伸出一根中指,说,“这是不周山。”然后把中指弯曲,三个指节非常整齐地各自弯了90度,“我大概就一个指节那么高吧。”

赵云澜吓傻了。三分之一不周是多高?有珠穆朗玛高吗?天哪!我追了个比世界第一峰还高的媳妇!!这以后圆房怎么办???等等,如果上古鬼神一个个都跟座山似的话……那上古时的雨水,莫非其实是大神辛勤Make love的痕迹?不周倒后真的是因为天漏才下大雨的吗?真的不是哪路神仙嗨过头了??艾玛赵云澜你在想什么啊你醒醒!!!

“可是为什么你要竖中指?”赵云澜脑子里一团浆糊,从众多槽点中挑了一个最不重要的。

沈巍不仅不知道攻受,还不了解竖中指不礼貌。在外面一片怨灵的山呼海啸和对面男朋友昏昏沉沉的目光中,他丝毫不察,继续认真解释说:“因为不周是三仙山里最高的,是天柱。昆仑就要更胖一点。”说着他突然很神经质地瞄了一眼赵云澜,又很神经质地躲开视线,把赵云澜吓得一激灵,以为沈巍看穿了他是个衣冠禽兽的事实。

这时原本歪在一旁的光头玉帝终于说话了。

“天哪!斩魂使大人!您看!”

一般来说,凡人的“天哪”就是在呼唤他们这群神仙,神仙本人高呼“天哪”多少有些不伦不类。但是玉帝本来就状态不佳头昏脑热,又被沈巍大手笔抽出清气浊气些许,修为受了极大损耗,再加上眼前这极其诡异的场景,于是开始说胡话。

玉帝被抽出的气息刚刚被沈巍丢到了半空,应和着万千白骨的嘶吼,似是渐渐成了个吸铁石,周遭的怨灵都吸了过去,形成了个可怖的漩涡,中心黑黢黢的透不出一丝光来,越变越大,很像是天文科普视频里的某种东西。

大学生郭长城不知受了什么指引,鬼使神差地觉得这是个黑洞,顿时发出了尖叫鸡的惨叫:“妈呀!我们现在在事件视界内侧!在下一个毫秒我们就会被黑洞的引力撕成量子级别的碎片!然后我们就不存在了!现在的我们已经不是凡间的我们了!我们……我们已经死了!!”

祝红和大庆都像看着妖怪一样看着郭长城,似乎很想和他划清界限。楚恕之觉得头疼,如果不是先前被斩魂使折腾得太惨,他很想跳起来暴打一顿这个二逼。

“那倒霉孩子说啥呢。”赵云澜翻了个白眼,“什么存在不存在的。老子最烦物理,比烦英语还烦。”

沈巍也很奇怪地看了一眼郭长城,但他并不是感叹郭长城胡言乱语,而是奇怪这人怎么歪打正着。他回过头对众人解释道:“这确实就是物理上的黑洞。理论上来说,就算我们被黑洞引力撕扯成量子级别的碎片,我们也并不是消失了,黑洞连接着另一个时空,只要经历过足够长的时间——并不是我们这个尺度的时间,可能是宇宙尺度的,也可能是普朗克尺度的——碎片会穿过虫洞在另一边恢复。”

赵云澜惊恐万分。卧槽,老古董懂物理??还是量子力学???

沈巍又猜到了赵云澜心中的疑问,温和解释道:“这本来就是大千三千世界的理论,我们从大世界来到小世界,原本就是要穿过虫洞的。小郭说的没错,从物理学来说我们确实在事件视界的内侧,但是你放心,这个黑洞和我们不在一个维度上,影响不到我们。”

“………………那它能影响谁,通往哪里………………”

沈巍隐蔽在兜帽下的双眼露出一些茫然与寂寞,呢喃道:“它与亡者在一个维度,连接着蓬莱与困着三清的劫。”

赵云澜已经彻底糊涂了。地里的亡者是老楚召唤上来的,老楚不算活人也不算死人,按照沈巍的说法,生者死者不在同一维度,互相干涉不了,既然如此那他们特调处一天天的都在和谁打交道?老楚又怎么能召唤出亡者?亡者又怎么能对他们这群倒霉蛋产生那么大的影响?可这个黑洞确实对他们这几个大活人和大神仙毫无作用,那他们现在究竟在哪个维度?

不过他没时间细问了。黑洞在很短的时间里变得很大,蓬莱小世界的空间都产生了扭曲,天上的地上的亡魂哀嚎着被吸入其中撕扯成碎片,赵云澜不知道那能不能叫量子级别,他只知道它们会重生在虫洞的另一边,再也无法回到这里。

就在此时,赵云澜觉得眼前亮起了一片宇宙。

他也喜欢看修仙小说,无聊时也意淫过穿越到异世点亮自己的命星。不过他清楚那些都是荒诞之言,从不曾当真。然而此时此刻,他真的看到了一个鲜活的宇宙。

混沌中不仅仅只生出三千小世界而已。浩瀚宇宙中的星球,显微镜下的细胞,微观尺度的量子,每一个芥子都是一个宇宙。他行走在这宏观的大世界中,看到了无数个赵云澜,还有从未变过的,行走在他身侧的无数个沈巍。

赵云澜愣住了。他曾以为是萍水相逢一见钟情,后来得知是早有前因追寻许久,如今他漂浮在虚空,看到每一个宇宙每一个世界每一粒尘埃中,赵云澜身边都有沈巍,哪怕被各种维度的黑洞撕扯成再细小的碎片,在虫洞的另一侧,他们仍旧会重逢。

他觉得有趣,又好奇赵云澜们与沈巍们的故事,凑上去看了一些。

他看到穿着铠甲的他们,穿着长袍的他们,一起做科研的他们,一起上战场的他们,时代打扮各不同,相同的是他们的缱绻情深。

然后他又看到一个世界,与他的世界很相似,沈巍也在龙城大学,他也在特调处,不同的是沈巍搞生物,而特调处将科学。他们相识甚久,相处却短,情比金坚仍敌不过阴差阳错,最后他们阴阳两隔,在虫洞中许下重逢的诺言。

赵云澜摸摸眼角,竟已经湿了。

这时有一人向他走来,一袭青衫,长发披肩,放纵而儒雅,与他十分相似又十分不同。

赵云澜打量了他一会儿,问道:“你是谁?”

他发现他的声音竟然传了出来,回音轰隆,却真实可闻。中学课本上曾说过声音传播要有介质,虚空中并不存在。但现在他所在的这个维度,似乎并不讲究这个。

来人笑了笑,回答说:“我是你,也不是你。”

赵云澜明白了。这是在某个虫洞之后的他。

他们相顾无言,二人飘在这宇宙,感受不到时间流逝,或者说,时间在这里并没有意义。

“我们在哪里?”过了许久,又也许根本没有间隔一秒,赵云澜又问道。

“我们在一个奇点中。这大概是所有时间空间,大小世界中,你我唯一一次相遇。”

赵云澜知道奇点是什么。奇点是未知,这里没有时间,没有空间,是混沌,也是初始。

“是因为在蓬莱的那个黑洞吗?”赵云澜的思路前所未有的清晰。尽管在来到蓬莱之前,他从不知道量子力学还能和大罗神仙扯上关系,但他此时似乎无师自通,一切问题都能找到答案,“那个通道是你设下的,后来你离开了我们的世界,穿越了虫洞,来到了奇点,而我又回到了那里,接触了那个通道,遇到了你。”

那人微笑点头:“是的。保护你们不被黑洞吞噬的,并不是沈巍所说的维度,他骗了你。只是因为那个通道就是你设下的,你就是黑洞的事件视界。然后你遇到了我,或者说,你遇到了你。”

“我遇到了我……”赵云澜低声重复道,随即抬头,有些迫切地问道,“那沈巍呢?我已经遇到了我的沈巍,我看到了,所有世界中我都会遇到沈巍。你呢?你的沈巍呢?”

那人仿佛沉默了许久,又也许根本没有沉默。他说:“我的沈巍就是你的沈巍。我就是你。我等着,在这没有时间的无尽时间中等着,等待和沈巍重逢。”

然后那人笑了,赵云澜突然似乎能看到十万大山巍峨,山海连绵不绝,亿万宇宙盛不下那人的深情与思念。

赵云澜睁开眼睛,看到了沈巍担忧的脸。

他不知道自己睡了多久,甚至想不起来他刚刚经历了什么。他觉得头有点痛,一个寻找已久的答案近在眼前,甚至已经抓在手心,却在他睁开眼睛的瞬间又离开了。

“赵云澜?“沈巍皱着眉,担心地叫了一声。

赵云澜坐了起来,发现自己正躺在自家床上。

“哇靠?黑洞呢?亡魂呢?蓬莱山呢?都解决了?三清呢?玉帝呢?玉帝真的秃了?我好饿啊,亲爱的,我想吃羊肉泡馍!“

沈巍看上去有点紧张,站起来絮絮叨叨地答道:“都解决了。亡者过了虫洞,蓬莱被黑洞毁了,不过在那之前三清出来了,尘埃落定的时候你突然晕了过去。你……”沈巍同手同脚地在房间里走来走去,抱着一盒从冷柜里拿出来的羊肉,背对着赵云澜,背影肉眼可见的僵硬,“你没碰到什么怪事吧?”

赵云澜靠在枕头上,懒懒地说:“当然没有。”他确实什么都不记得了,他现在只想享受沈巍的厨艺,“快做饭啊老婆!”

沈巍无法,进了厨房开始捣鼓食材。

赵云澜从床上起身,看着沈巍忙碌的背影,突然走到沈巍背后,从身后抱住了他。

沈巍一下子紧张得不行,手里的碗滑落到水槽里,发出咣当当的声响。

赵云澜把头埋在沈巍的发尾,深吸了一口气,闻着沈巍身上黄泉冷冽的清香,轻声说:“我很高兴,和你重逢。”

END

文中所有物理都是我编的,千万别信

终于写完了这篇……一般来说我没那么拖,实在是最近事情太多……

咳咳,还有人想看吗,想看的话我继续写巍澜啊哈哈哈

评论-5 热度-85

评论(5)

热度(85)

©且土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