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带卡】如何终结一个中二病的BOSS梦

2000粉点梗的大土仔卡梗……

BUT实在是编不太出来,这流水账哈哈哈哈或orz


========================

宇智波带土,今年30岁,十七年来过着鬼鬼祟祟没脸见人的生活,如今,非常头疼。

书上说,天上掉下个林妹妹。在带土还以为自己是个直男的时候,他也YY过从天而降一个大宝贝,被他带回家,每日没羞没躁美滋滋。

现在,他大了,他弯了,不YY了,然后大宝贝就来了。

十岁,白毛,面罩,团子。

还是个死鱼眼。


“你……”带土开始冒汗。

小白毛不说话。

“我……”带土大汗淋漓。

小白毛翻白眼。

“这个……我……你……你……你说句话呗?”

带土本来以为小白毛会说什么变态放开他大叔你是谁之类的,再不济也会来个自我介绍。但是这个人从来不按常理出牌,带土打娘胎里出来,就从来没猜对过这人在想啥。

小白毛清了清嗓,慢吞吞地说:“我饿了。”


带土认命去抓鱼,河水那个凉啊,石头那个滑,带土原地摔了五回,一个人忙到撕了衣服,他清晰地听到身后传来一声嘲讽的轻笑。

他掀开面具一角擦擦汗,回过头弱弱地说:“这位大爷,要不你来帮个忙?”

那位大爷老大不情愿地从带土特地木遁出来的遮阳伞和贵妃椅那儿挪出来,鄙夷地说:“大叔,你这都不会?”

带土很实诚:“我小时候吃过我最好的朋友做的鱼,超级无敌好吃,可能跟你做的差不多水平,从那之后我没自己抓过鱼。不对,我从来都没抓过鱼。”

大爷挑眉:“你怎么知道我会做鱼?”

带土张嘴想说因为你踏马就是他,刚发出个音就猛然想起他还不知道这白毛团子是哪儿来的他说破了会不会影响他的大宝贝的成长发育,于是硬生生改口胡诌:“因……为我会算命!”

大爷好奇地睁大了死鱼眼,一蹦跶蹿上了带土的胳膊,带土下意识把他抱在怀里,大爷凑到带土面前,眨巴眨巴眼睛:“那你帮我算算?”

带土的脸一瞬间烫成皮皮虾,幸亏他戴着面具,不然岂不是在小鬼面前丢脸。

“其实我……不不不,我算,你别失望,我算我算!你想算啥?”带土觉得自己简直捧着一位祖宗,一定要顺着来。卡卡西本性他再清楚不过,说大爷根本不尊重卡卡西,叫祖宗还差不多,鼻孔看人自我中心,偏偏自己被吃得死死的。每次他溜回木叶蹲在忍者聚集地偷听木叶情报,听到什么“成熟靠谱的卡卡西前辈”、“英明睿智的卡卡西桑”,他都想跳出来大吼,你们懂卡卡西吗??懂吗???懂吗???

白毛小祖宗把那双奶白奶白的小爪子搭上带土的肩膀,很认真地要求道:“那你帮我算算我最好的那个朋友,他将来能做火影吗?”


白毛团子现在十岁。

父亲的事情已经过去数年,他已经不像最初那样暴躁;神无毗桥战役还未到来,他尚未变成后来那样冷漠。

白毛团子有老师,有朋友,有自己的生活。

这是带土最喜欢的卡卡西,是他心心念念想要再见一次的卡卡西,是在对血色月亮的向往中最激励他的卡卡西,是在莫名其妙的相思中把他掰弯了的卡卡西。


带土呆住了。他心里出现一个大胆的想法,莫非他不是单相思?

“嗯,可以……不过……”带土咽了口唾沫,觉得自己喉咙好鸡儿疼,“你得跟我说说你那个朋友的特征,性格,优缺点,长相,还有……还有……”带土的耳朵要烧起来了,他开始担心自己的头发遮不遮得住这该死的耳朵,“你和那个朋友是什么关系?”

白毛团子理直气壮地回答:“那个朋友,姓宇智波,不过是个吊车尾。特征是蠢,性格是蠢,优点没有,缺点是蠢,长相也很蠢。”

带土觉得他耳朵还在发烫,嘴唇却突然发白,一颗心啊,忽然就蔫儿了。

这时白毛团子看上去不知为何有些失落:“至于我和他的关系么……我挺喜欢他的,不过他好像很讨厌我。”


天地良心,带土从来没讨厌过卡卡西。

此刻带土内心在咆哮。误会!天大的误会!!我冤枉啊阿卡!你这个死鱼眼哪儿看出的我讨厌你??你讨厌我还差不多吧大兄弟!

不过带土吼不出来,他只能僵硬地捧着祖宗,在十秒钟的石化之后,战战兢兢地问:“既……既然是朋友,他怎么会讨厌你呢?不会有人讨厌你的,你看你长……长得这么可……可……可可可可爱……”

白毛团子看上去更颓了:“他长得更可爱。我刚刚是不是说他长得很蠢?唔……那他就是蠢萌吧。眼睛大大的头发炸炸的,不会说人话,只会瞎嚷嚷。是不是很蠢萌?”

带土自动忽略那个蠢,大力点头:“嗯!是很萌!”然后他想了一秒钟,补充道,“不过你更萌。那个朋友是宇智波吧?那就是黑毛。黑毛丑死了,白毛最好看。”说着他面具后的一只眼睛忍不住瞄向白毛团子的那头白短炸,好想薅啊!可惜有贼心没贼胆。

白毛团子听完,心不在焉地捋了捋自己的毛,突然有一个很大胆的想法:“那个蠢货好像喜欢长毛,柔顺一点的那种。你说我留个长发怎么样?他会少讨厌我一点吗?再去做个发膜吧我这个毛啧啧这也太炸了。”

“好!!!”带土斩钉截铁一声大吼,把方圆五十米的鸟儿都吓得飞了起来。

白毛团子也被吓到了,差点倒栽葱从带土怀里掉下去,带土连忙把他捞回来,一来二去白毛团子的小脸蛋儿就被压到了带土的奶子上。

白毛团子手忙脚乱挣扎一番,把带土的衣服扯得乱七八糟,抬起脑袋皱着眉头批评说:“你是不是鸡胸肉吃多了?这奶子怎么那么硬?”

这话题简直让带土厥过去,一时间只有出气没有进气:“不……不然呢,奶子太软我岂不是不能做攻?”

“做功?”白毛团子很认真地说,“你是说势能和动能的那个做——”

“——啊啊啊你对你朋友的那个喜欢到底是朋友的喜欢还是想和他搞对象的喜欢!!”学渣带土为了打破尴尬脱口而出。

然后更尴尬了。


白毛团子瞬间额头都红了,死鱼眼瞪到老大,满脸不可思议。

“我……不是那个……其实……就就就是问的更清楚才能算得准啊!”带土也要爆炸了,急忙打补丁。他也没指望他们真的是双箭头,卡卡西怎么可能和他双箭头?卡卡西不会爱任何人,哪怕现在的卡卡西在坟前站了那么多年,带土也知道他怀念的只是那个拯救了他的英雄而已,那个人可以是带土,也可以是带奶带水带脑子。但是小白毛出现在这里,告诉自己卡卡西至少真的把他当朋友,这也挺好的了。

可是出乎他意料的是,白毛团子竟然陷入了沉默。


带土最怕两个东西,一个是失望,一个是沉默。

他活到现在,只有两个在乎的人,他曾经非常努力只是为了琳不要失望,还曾经拼命搞笑希望卡卡西能多点乐子。可惜天不遂人愿,带土无从知晓琳最后到底失不失望,反正卡卡西是一天比一天沉默。

他其实很想批评卡卡西。有话就讲行不行?点点点个什么鬼?你自己说的我蠢,就不能说清楚?不说清楚我踏马怎么明白?


“喂。”带土的心砰砰地跳,他觉得这大概说明他有点生气,“有结论吗?”

白毛团子额头还红着,带土猜想他大概脸颊也红了。小白毛皮肤这么白,红起来肯定特别好看。这家伙为啥一定要戴面罩呢?不知道白毛正太是世界的瑰宝吗?

然后白毛团子像是突然下定了决心:“嗯!有了!我想和我朋友搞对象!”


轰——!

火山爆发。


带土软软地瘫倒在地,小白毛一扫之前的犹疑,精神倍儿棒地踢了踢带土的屁股:“你不是神棍吗?该说的我都说了,你快告诉我我那个蠢货朋友到底能不能当火影?我虽然对火影没兴趣,不过火影的男朋友应该也不错吧?”

带土没听清小白毛在说啥,他满脑子都在想我擦怎么办怎么办我暗恋的人其实也喜欢我为啥我不早点告白我们HE了多好去你妈的宇智波斑去你妈的无限月读我爱正太正太爱我啊啊啊啊啊我要死了。

带土突然猛一拍胸,把白毛团子吓了一跳,很兴奋地说:“能!我跟你说!只要你现在就去对那个蠢货告白!那个蠢货绝对这辈子不会走偏!”

“哈?走偏?走去哪里?”

“走——”带土还在亢奋状态中,突然身后传来一阵杀气。


“!”

带土下意识抱住白毛团子在原地滚了一圈,刚刚待过的地方瞬间钉入了一把闪着寒光的苦无。

带土没去管是谁不识时务,而是趁机大肆抚摸白毛团子的毛,哄孩子一般嗲嗲地说:“宝贝乖,宝贝不怕,叔叔保护你。”

白毛团子脸色煞白,不知道是被吓的还是被恶心的。

带土早就发现身后有个查克拉了,不过他不想管,他知道那个人是谁。

然而,他没想到的是,那个人竟然也带了个拖油瓶。


“呜哇!!!”拖油瓶浮夸地吼,“大卡!那个大便面具好厉害!竟然能躲过去!”

带土觉得很忧伤,他可能是全宇宙唯一一个自己骂自己是大便的人。

拖油瓶很有气势地杵着腰站在带土面前,很英雄气概地宣布:“大便!你快放开卡卡西!我警告你你可不许伤害他不然等我开了写轮眼我一定第一个弄死你!”

带土心想,白毛团子说的没错,这个宇智波,真的是个蠢货。

带土想伸手捏一捏蠢货的脸,一个人影蹿了出来把拖油瓶拖了回去。

著名忍者旗木·没脸见人·卡卡西一脸警觉地把拖油瓶护在身后,小心试探道:“阁下何人?你怀里的那个团子,是我后面这个团子的朋友。你是人贩子吗?不是的话请让这两个团子HE谢谢。”

带土内心一阵砰砰砰砰,他昨天才跟踪过卡卡西,那时候他想要把他暴打一顿让他别再笑得那么假然后拖他一起去报复社会,现在他想法完全变了,他满脑子都在LOOP:卧槽这个白毛小时候喜欢你,现在说不定也还喜欢你呢?上上上上上了他啊阿土!

卡卡西很疑惑地看着愣在原地一动不动的面具男,有些担心地瞅了一眼被面具男闷在怀里的小白毛。

小白毛好不容易把脑袋从带土的胳膊肘里抽出来,大口呼吸新鲜空气,看到拖油瓶嫌弃地打了声招呼:“哟,吊车尾,你也掉进来啦?”

拖油瓶很兴奋:“笨卡卡!你别急!不要怕那个人贩子!我去救你!”

带土突然回了神,觉得人贩子这个剧本不错。

他假装凶狠其实很小心地把小白毛的脖子架在胳膊上,非常夸张地说:“交换人质!不然我就宰了这个小白毛!”

这转变太突然,大家都愣住了。大卡掏掏耳屎很不确定地问:“你刚刚不还保护这个小白毛来着?我还以为你会是个正太控……”

“我就是啊!”带土毫不犹豫,然后尴尬地补充说,“我觉得你不错,你也是个白毛,你过来,我就把小白毛还给这个小黑毛。怎么样?总比大叔劫持正太好吧?你不会拒绝的吧,这位宇宙无敌大圣父?”

小黑毛已经气疯了:“人贩子你把笨卡卡放下来!这个大卡你也休想拿走!”

大卡拍拍小黑毛的肩膀:“别担心,我不会有事的。”然后抬起头看着带土,丢掉手里的苦无,两只手插进裤兜,像模特走台步一样悠闲地踱了过去。

带土觉得腿肚子有点发抖。随着年岁渐长他已经逐渐明白为啥这么多姑娘喜欢卡卡西。看这个身板儿,看这个派头,呜哇,洋气!洋气的卡卡西被人贩子带回家,这个剧本应该很不错吧!

虽然舍不得怀里这个小白毛,虽然觉得小白毛比大卡要可爱好蹂躏多了,但是考虑到小黑毛的幸福,带土还是把小白毛砸到了小黑毛怀里。

两个团子脑袋磕脑袋两声惨叫消失在了半人高的草丛里。

卡卡西很不赞同:“万一摔成脑震荡怎么办?影响智力。”

“没事,那个黑毛本来就有点傻。”

卡卡西翻了个白眼:“我说的是小白毛,他脑子好着呢,被你摔坏了你赔啊?”

带土一蹦闪到卡卡西身旁,一把揽住了他的腰:“嗯,我赔!”

“……哈?”卡卡西吓呆了。

“我不要报复社会了,我有对象了,情侣狗没资格报复社会。”

“……嗯?”卡卡西吓傻了。

带土兴奋地一把摘掉面具,在卡卡西脸上亲了一口:“卡卡西!我喜——啊!!”


旗木卡卡西,今年29岁,能说话以来都正大光明地过着没脸见人的生活,如今,非常惊恐。

他做贼一样地猫在草丛里,颤抖着写报告书,字抖得像蝌蚪。

不远处两个团子正抱在一起玩石头剪刀布,输的人要脱一件衣服,小黑毛已经只剩一条胖次了。

草丛外面一个宇智波带土嚎得如丧考妣:“哎哟喂我的亲卡啊!踹人不踹裆啊你给我出来!”

卡卡西充耳不闻,继续写报告:尊敬的五代目火影大人,我见鬼了,如果我没能回到木叶,说明我被鬼掳走了。

他召唤出帕克,把报告绑在他背上,拍拍他的头,突然露出了一个笑容:“去吧,帕克。”

评论-31 热度-552

评论(31)

热度(552)

©且土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