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带卡】一个一万岁老头和一个十万岁老头的罗曼史(2)(魔戒PARO)

第一章

 

本文设定六道仙人和大筒木没关系

ps.预警,本文卡卡西可能是黑的

 

 

02

 

斑到底没有等到柱间。

早已化为传说世代歌颂的人皇穿着破旧的铠甲,鲜血浸染了每一层衣物,马匹早就在混战中失去,他的部下牺牲殆尽。在出征前他与他的爱人约定,带着人马在范刚森林的这条河边会和,他们兵分两路尽量消灭炎魔,深入敌后,然后一起突出重围,冲到东边的大密林中。

那时候只剩斑一个人,带着梅里安与晨星的荣耀,带着精灵宝钻的祝福,带着他最后的执着,几乎是爬到了范刚森林中的这条大河。

他精疲力尽,坐在了河边,将宝扇插入泥土,把身体倚了上去。

他坐在这里,一瞬不瞬,直到血液流干,直到呼吸断绝,直到他意识到他已经死了很久很久,他还在这里等。

可是他从来没有等到过柱间。

 

已经没有归路了。辉夜的诅咒一刻不曾停歇,迷雾笼罩四周,斑只能待在这条河边,希望风能带来他所期盼的消息。

后来他看到一向与他不睦的扉间带着一众残部边打边退来到了这里。扉间老了不少,人间不知已经过去多久。那时斑还不能化出实体,伊露维塔知道他有多想问问扉间他的哥哥现在如何。

扉间饮了一口河水,他的一个部下递给他一卷绷带,斑睁大眼睛,看到那卷绷带摩擦出爆破的火花。

诡计,阴谋,背叛,刺杀,仇恨,同归于尽。

然后河边又恢复了平静,这条从神树纪开始就流淌在中土的大河,渐渐变作了不起眼的小溪。斑年复一年坐在这里,等着一个再也不会来了的柱间。

 

太阳纪第三纪的人们很难想象愤怒之战的规模。

战争持续了60年,不仅中土三族有大量战力投靠辉夜,就连神族都一分为二。昔日同僚挥刀相向,今日刀刃上的血很可能就来自昨日的同伴。

卡卡西和带土都手刃过曾经一起喝酒猜拳的旧友,在那样的境况下,信仰其实远没有那么坚定。卡卡西也不知道他所坚持的到底有没有意义,可是水门在那里,自来也在那里,带土在那里,他就哪里也不会去。

 

卡卡西面罩下的脸寒若冰霜,他听到自己冷漠的声音:“战争结束了,辉夜被放逐到虚空了。人之国已经不在了,千手柱间早就死了。”

辉夜麾下众神,除了大筒木兄弟,都堕落成了非神非鬼的炎魔,而辉夜本人则被放逐,永远无法回到中土与阿门洲。人之国分裂成了五大国,各自为政自立为王,杜内丹的末裔在中土游荡,人皇的王冠失去了可以加冕的主人。

而千手柱间,死在了时间的洪流中,死在了无尽的悔恨下,死在了无穷无尽的阴谋里。

 

斑半张着嘴,这答案他早就猜到,但是听到当年故人亲口确定,仍旧让他悲伤不已。

“柱间……是怎么死的?他,他到底……有没有……”斑觉得自己早就停止跳动的心脏抽痛得厉害,“有没有背叛我?”

只有他和柱间才知道会和地点和行进路线,但是斑在进入范刚森林后遭到埋伏,前后包抄,将他送上绝路。

他不愿意相信。他如何相信?

卡卡西并没有正面回答,只是说了一句风牛马不相干的话:“柱间比你多活了五十年。他娶了漩涡水户,他们的后代改姓漩涡,是为漩涡一族。”

鸣人吓了一跳。漩涡一族一向被称作杜内丹后裔,但是时间太久传说缺失,没有人能够确定漩涡一族到底从何而来,与杜内丹先祖又有何关系。

卡卡西似乎是读到了鸣人的不解,转过头看着他,这个平日里温和爱笑的迈亚,此刻看上去只有冷酷无情:“是我建议千手一族隐姓埋名,是我修改的诗歌与传说,是我让千手一族在历史上突然绝后。”

鸣人突然觉得一阵鸡皮疙瘩。他此时才意识到,这个很好说话的法师,确实是一位不讲私情高高在上的神明。

 

斑无比震惊。

柱间活了下来,但是没有来这森林找他,并且还娶了别的女人。这是背叛,即使不是柱间出卖的他,柱间也背叛了他们的感情。

斑不知所措,可是直觉告诉他,柱间不会做这种事情,其中必有隐情。他告诫自己,说这番话的是卡卡西,是他从来摸不透看不穿的旗木卡卡西。卡卡西所做的任何一件事情,所说的任何一句话,都是有目的有深意的。可是他的目的不一定就是斑的目的,阿门洲的深意不一定就是中土的深意。就算他们处在同一阵营,斑也从来没有全心全意地相信过卡卡西。

斑知道人类与精灵不过都是神的玩物,但是他不想做玩物。

 

斑想到刚刚卡卡西对鸣人说的话,转头看向鸣人,眯着眼睛略带敌意地说:“你是漩涡?”

鸣人害怕地点点头。

斑的眼中似乎浮现出什么特殊的纹路,他仔细打量着鸣人,突然轻声呢喃道:“这是……九尾?”

斑又看向卡卡西,十分提防地问:“你们来到范刚森林,有何目的?”

卡卡西直视着斑,非常冷静地说:“精灵宝钻在哪里?”

斑明显愣了一下,语气变得很强硬:“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卡卡西似乎笑了,他倚在贵妃椅上,姿势非常随意:“斑,当年让你和柱间一人带着一个精灵宝钻兵分两路迷惑敌人的主意,是我出的。”

“……是你!”斑的表情一瞬间变得非常阴沉,这位在传说中总是以光辉形象现世的人类大英雄,此时看上去更像是一个名副其实的冤鬼,“这计谋不错,赔上了我和柱间的两条命,保住了精灵宝钻不被辉夜抢夺。不愧是联军总参谋,旗木卡卡西。你早就预见如此了吧?难道说范刚森林有埋伏你也早就知道?你就看着我和……”斑几乎咬到自己的舌头,“……看着我送死?”

卡卡西并没有否认,回答听上去似乎有些避重就轻:“我们的目的达到了,精灵宝钻保住了。现在告诉我,你手上的宝钻在哪里?“

“所以我的那份是真的?柱间呢?柱间到底怎么死的?他为什么不来范刚森林和我会和?军师大人稳坐后方,阿门洲的次级神当然比我们尊贵,可你的计谋赔上了我的性命,总该给我一个交代吧?”

这时带土突然站了出来,语气凶狠地回敬道:“卡卡西和我在正面战场拖住了辉夜的大部分战力,不然你以为你和千手柱间能坚持那么久?卡卡西的眼睛,我的半边身体,都可以为我们作证。不是只有你和柱间在牺牲。”

斑大笑一声:“小子,我看你和卡卡西关系匪浅啊。可是你知道他到底是怎样的存在吗?你知道多少投靠辉夜的神族与精灵族是被他的计谋玩弄至死的吗?你见识过他的残酷吗?你又怎么知道这个和你亲密无间的卡卡西,是真正的卡卡西!?“

带土毫不犹豫:“我是他爱人!不是只有你参与过愤怒之战,我也参与过!卡卡西在战争中做的每一个决定,下的每一步棋,我都看着!我知道他经历过怎样的痛苦,怎样的挣扎,怎样的绝望。但我会陪着他,过去,现在,永远,一直陪着他!我们是彼此的半身,我们永远不会背离彼此。我绝不会像你怀疑柱间那样对待卡卡西!”

斑似乎被戳到了痛处,情急之下口不择言,不痛不痒地骂道:“小子,你就这么对长辈说话?”

带土冷笑一声,怪里怪气地叫了一声:“叔公!”随即语气又阴沉下来,“可卡卡西是你舅舅!你就这么对长辈说话?”

 

谈话陷入了死局,杜内丹人皇和辛达王子突然开始莫名其妙的互相攻击。

卡卡西捏了捏带土的手,上前终止了这段互怼:“斑,其实我不需要你的配合。你的尸体就在这附近,就算没有你的帮助,我也能找到精灵宝钻。”

斑的眼中闪过不甘:“我们……我,和柱间,宇智波和千手,凡人和精灵,甚至还有曾经与你同袍的神族,都被你玩弄在股掌之间。”斑高高扬起下巴,咄咄逼人地问道,“可是你如何保证你没有背叛?愤怒之战的时候,你就是阿门洲最有权势的迈亚,如今这么多年过去,恐怕你比之前更为强盛。可是万一你也投靠了大筒木呢?你,掌管丰收与智慧的神明,掌握所有种族最核心力量的神明,旗木卡卡西,万一你并不忠诚呢?如果再把精灵宝钻给你,是不是辉夜就会重返世界,中土与阿门洲将永远不复和平?”

众人都没有想到斑有此一问。可是他说得对,卡卡西测试了所有人的忠诚,那谁来测试他的忠诚?

怀疑与不安的视线互相交错,林间一时无声。

此时忽然狂风乱动,吹得满地数万年的落叶一阵乱舞,带土几乎是携着杀气瞪着斑,咬牙切齿地说:“我能证明,伊露维塔也能证明!如果卡卡西背叛,他早就堕落成炎魔!就算整个阿尔达都背叛伊露维塔,也唯有卡卡西不会!”

 

只闻风声。

卡卡西的眼中闪过一丝复杂的情绪,又捏了捏带土的手。

杀气弱下去,带土侧过头认真地看着卡卡西:“你别担心,我永远都不会离开你。我才不管你站在哪边,反正我站在你这边。既然你要反大筒木,那我就跟着你,谁搞你,我搞他。”说着鄙夷地瞄了斑一眼,示威一般地把胳膊搭在了卡卡西肩膀上。

卡卡西像是感动得不行,左脚踩右脚扭捏了几下戳了戳带土的奶子。

 

斑,作为一个阿飘,此时脸色非常精彩。

他愤恨地啐了一口,终于服了软。他自然明白再倔强下去也没有用,卡卡西说得对,他的尸体就在不远处,就算没有他的帮助,卡卡西也能够找到他藏起来的精灵宝钻。他带着护戒队往林子深处走,边走边不耐烦地说:“找到老子尸体,给老子立个坟,万一柱间也做鬼了他有朝一日路过这里能看到我。不许让卡卡西来立,我怕他这个老骗子影响到老子的王霸之气。”

带土毫不示弱:“谁稀罕给你做坟,你以为你算老几?”

围观了全程基本啥都没听懂的鸣人弱弱地说:“他不是人皇?人皇诶带土叔。”

带土恶狠狠地回头猛瞪鸣人:“人皇关我屁事?我又不是人类,管你人皇还人渣啊!还有你别叫我叔,我最小的侄子今年九千三,你个小屁孩儿滚滚滚。”

鸣人委屈地把自己缩成一团,佐助狂翻白眼:“你个老头和我们计较啥?我们十五,十五!你一万五了吧,怼斑也就算了怼我们是怎么回事啊掉不掉份?”

“我啥时候怼‘你们’了?你和鸣人是连体婴吗?”

卡卡西非常适时地冒泡缓解气氛:“你们别跟带土吵,带土以前是辛达精灵辩论队的,打二辩,找漏洞打嘴炮一流,星光纪第三纪多瑞亚斯辛达VS贡多林诺多,诺多辩论队被带土一个人血虐。”

小樱歪头奇怪地问:“咦?可是愤怒之战是太阳纪第一纪呀?卡卡西大人您怎么会知道星光纪时中土发生的事情?”

“嗯其实以前精灵很6的你知道不?你别这眼神,我知道精灵对你们来说现在也很6,但是那时候和现在不一样。费诺诸子,几个没有神族血统的诺多王族直系,甚至包括费诺他侄女,就是黄金森林的凯兰崔尔,被你们叫元祖老奶奶的那位,她当年还是个小姑娘……他们敢直接正面怼辉夜。那时候很多精灵贵族都见过神树光辉,有神树的祝福,和现在的精灵完全不可同日而语。可以这么说,神树纪和星光纪的精灵贵族,拥有几乎可以媲美迈亚的力量。带土也是,虽然他出生的时候已经没有神树了,但是带土小时候把精灵宝钻当皮球踢……精灵宝钻啊!无上至宝啊!本质上就是神树本树,带土带着神树光辉一直到愤怒之战爆发,你们想想这祝福有多猛。”

鸣人听得不是很明白,佐助吞了口唾沫。

小樱想了想:“可是这和您知道星光纪的中土有什么关系?”

卡卡西挠挠下巴:“所以以前的精灵贵族和我们迈亚其实没啥太大区别,我们都随意走动的。我就是在那个时候认识的带土。你们可能不知道,带土是个学渣,打架一流,读书超烂。他爹通过重重手段联系到我——嗯我其实除了是丰收之神之外还是智慧之神,所以现在兼职考神其实不算权力越位——让我给带土辅导。带土可真难辅导啊,我从创世大乐章到现在,那是我第一次见到这么蠢的脑子。”

“???我们不是说好了要永远彼此支持吗卡卡西???”

“咳咳……所以卡卡西大人,您拿到精灵宝钻之后,是想做什么?”

卡卡西似是不经意地瞄了一眼护戒队的末尾,几个矮人和霍比特人都很艰难地跟着他们这群大高个儿走:“自然是有特殊的用途。比如说给这两个杜内丹人开启神力之类的。”

带土看上去很惊讶:“哈?我咋不知道还有这个操作?就算有梅里安血统,可是他们的神族血脉太稀薄了吧?神力啥的,可能还是我比较有潜力吧?毕竟你对我是大舅公,对他们可就是老老老祖宗了啊这位大仙?话说千手也有神族血脉吗你确定?”

卡卡西用长袍擦了擦法杖顶端的宝石:“有,真的有。不过不是千手,是漩涡。千手柱间他们只是诺多精灵和人类混血,和漩涡通婚以后后代才有的神族血统。”

带土一脸纠结:“我咋没听说过还有这出?所以漩涡的神力是谁给的?”

卡卡西有气无力地说:“我刚刚提到过他的名字,我师父水门……当年爱神自来也来中土取材写有色文学小说,水门老师跟着一起来中土玩,玩着玩着和一个凡人女子看对眼了……不过神族对于凡人来说,呃,太猛了,各种意义上,那个凡人生下后代之后就不行了,水门老师从此之后一蹶不振。哎,愁人,都快两万年了他还没走出来……”不知道是不是错觉,一直偷偷观察着卡卡西的佐助觉得卡卡西似乎看了鸣人一眼,但是再仔细看去,卡卡西一直都看着前方,“啊尸体找到了。来,年轻人,上吧。”

 

鸣人边挖土边想,将来他也要做领导。

几块破碎的白骨,然后是严重氧化的铠甲,最后才是勉强完整的骨架。斑维持着生前的姿势,坐在早就变成林地的河岸边,面向前方,等着早就死去的爱人。

带土不知为何有些心酸。

卡卡西做了一个祝福的手势,拿过了斑倚靠的那把铁扇。

“将他安葬给他立碑吧。佐助,你来。”

斑勉强接受了这个安排,准备接受这个可恶的次级神的祝福,消散走人。

卡卡西的法杖点到斑的头上,斑觉得一股暖流从额头一直蔓延到脚趾,很舒服,但很诡异。

斑一个机灵,睁开眼睛。

卡卡西慢吞吞地说:“我的确答应过你放你离开,但不是现在。这个法术叫做秽土转生,你现在,是一具有战斗力的僵尸,宇智波斑。” 

 

 

TBC

 

 

评论-9 热度-136

评论(9)

热度(136)

©且土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