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带卡】一个一万岁老头和一个十万岁老头的罗曼史(1)(魔戒PARO)

本来只想写个护戒队在林中的幸福一夜

写着写着收不住了……

 

01

 

卡卡西把法杖插在地上,抬眼看了看天,林中树木太密,根本看不清时间,他随便瞄了瞄下结论道:“时候不早了,我们原地休息,准备过夜吧。”
卡卡西是迈雅,换个说法,他是次级神,和魔多大boss大筒木兄弟是平级,创世大乐章时就降生于世了,逼格高得很。他老人家自降神格转生为法师来中土引导精灵人类矮人三族对抗大筒木兄弟,实在是西方仙境给中土面子。
照理说中土三族应该与有荣焉,感恩伊露维塔厚爱。
可是……

 

鸣人悄悄对佐助说:“这没脸见人的老头也太爱休息了吧?”
佐助默默点头:“也许是上年纪了体力差?按照传说,卡卡西以这个法师身份降临中土的时候是和诺多精灵贵族高梨康治一起来的,那可是太阳纪第二纪的1111年,现在都太阳纪第三纪2222年了,三千多年了啊……”

数学不好的鸣人头晕起来:“创世大乐章到底是啥时候的事情?十万年前有没有?这白毛老头那么老了,看着也就二十啊?”

佐助也头晕:“你管他干嘛,人家是次级神好吗,根本不会老,十万年二十万年有区别?”

鸣人和佐助是漩涡一族和宇智波一族的末裔,都是杜内丹人。杜内丹人是有精灵血统的人类,他们都是人皇后人。

一根巨大的树干挥了过来,把鸣人佐助吓了一大跳。

辛达精灵族的带土王子摆出一张凶狠的脸,挥舞着树干对杜内丹人说:“快去干活,要过夜了!这是卡卡西下的决定!”

 

一般来说,精灵都是一群长发飘飘文质彬彬的家伙。

精灵是伊露维塔的长子,中土的第一种族,和神明一样不老不死,就算肉体毁灭,精神也会前往西方仙境。精灵还有祝福,还有魔法,反正跟人类比起来是牛逼到不行的种族。

鸣人和佐助都不太擅长跟精灵打交道,因为他们只有十五岁,而99.9%的精灵都是他们祖宗辈,代沟那——么大。

比如这个带土,看着也就二十多,可是他出生于星光纪第二纪,掐指一算至少一万五了。他在太阳升起之前就是名震贡多林和多瑞亚斯的辛达族战神,是辛达王族旁支。辛达早就没有王了,唯一的辛达王后是一位女性次级神,也就是说,带土有神族血统。并且是个老头。

可是带土又和别的精灵不一样。他暴躁,爱钱,精分,还长得特殊。太阳纪第一纪100年,那大概是七八千年前了,梵雅精灵返回中土,梵雅诺多辛达三大光明精灵种族一起打了个愤怒之战击败了大筒木辉夜,大战中带土被辉夜的诅咒岩浆烫掉了半边身体,即使有三位次级神一起为他祝福,也只能勉强补上缺掉的部分,回不到过去俊美的样子了。因此带土是整个阿尔达唯一一位毁容的精灵,不过他自己并不在意。相反,他还觉得很酷,他认为这是他是个好男人的证明。

“嘿,我这疤可是为了救同伴留下的,后来这同伴成了我男朋友。”每次被人盯着疤痕看,带土就非常得意地说。

至于他男朋友是谁……那自然就是转生成法师的次级神卡卡西。

 

卡卡西是个独眼龙。就如同带土是阿尔达唯一一个毁容精灵一样,卡卡西是阿尔达唯一一个残疾神。

这也是大筒木辉夜干的,辉夜是主神,主神的诅咒不是他这个次级神能够破的,而主神们其实都死得差不多了,活着的大部分还力量衰退得厉害,甚至连次级神都没剩几个,因此八千年了这伤也没人能解决,反正也没多不方便,他也就让它去。

上次来中土打愤怒之战的时候卡卡西是以神格降临的,力量健全。这回不一样,因为大筒木兄弟神格已经不在,中土没有承载卡卡西本体的条件,他只能转生成法师,力量被大大限制,高级法术都用不出来。这也是为啥他明明是个法师,战斗的时候却总是打近战。

 

 他听到两个人类臭小子吐槽自己体力差了。他默默叹了口气,揉了揉腰,对队伍里的两个霍比特人说:“你们去拾点柴来。”

木叶丸和未来吭哧吭哧地跑走了。

他又对队里的普通人类说:“你去打水?那边有条小溪。”

小樱扛起十二个水壶去了。

带土鸣人佐助正在一起手忙脚乱地搭帐篷,现在队伍里的闲人只剩下两个矮人。

卡卡西没把自己算进去,他不是人,自然不是闲人。

“呃……”他犹豫了一下,“你们去砍树吧,这里太挤了。”

团藏阴沉着一张脸,拉着岸本拿起斧子开始砍树。

 

卡卡西靠在了椅子上,队伍里的另一个精灵天藏给他整了个贵妃椅,他想,当领导真爽。

他在阿门洲时就是次级神一把手,主神们已经两三万年不管事了,他没来中土时就是只下命令不干活的大爷,来了中土更加如此,所有生物除了白绝那群矮穷矬之外见到他都恨不得磕三个头求祝福,他觉得在中土待了三千年他越来越懒了。话说带土瞪啥眼睛?他也想躺贵妃椅?

 

变故就在这个时候发生了。

小樱尖叫一声,把众人吓了一跳。如果尖叫的是鸣人,根本没人会在意;如果尖叫的是带土,只有卡卡西会在意;如果尖叫的是团藏,那大家会鼓掌。可是尖叫的是小樱。

卡卡西支起身子来,树木刚好挡住了那条小溪,他们视野不好。

带土跑过来把卡卡西护在身后,鸣人佐助两个年轻的杜内丹人紧张地手拉着手。卡卡西突然很不合时宜地想吐槽。

“带土啊……”卡卡西终于忍住了吐槽老乡那双手的冲动,抬头对自家男朋友说,“你别紧张,你还是紧张小樱和你们自己吧。中土除了大筒木兄弟和堕神炎魔之外没人能伤得了我……”

带土更紧张了:“你放屁,前几天晚上被我的大雕磨破皮的是谁啊?我可不是神,我顶多有一点点次级神血统,我就是个普通精灵,我都能弄伤你!”

卡卡西很尴尬:“这不一样啊,和你那啥的时候我撤防的呀,不信你现在掏出大雕来试试,肯定死活磨不破皮了……话说你真的不叫普通精灵,辛达本来就不普通了,你还是辛达王族啊,你们的王后梅里安是我姐诶确切地来说你应该叫我太舅公……”

“行了行了老娘舅。小樱咋啦?”

“不是……我……哎,我没感觉到杀气,但我感觉到了……”卡卡西不舒服地清了清嗓,整个护戒队都看向他,希望他给出答案,“鬼气。范刚森林闹鬼你们知道吗?愤怒之战的时候很多被诅咒的精灵被困在了这里再也没有出去。”

鸣人打起了哆嗦:“精灵也会死?”

卡卡西解释说:“这也不能算是死,他们只是被大筒木辉夜诅咒了,剥夺了肉身,灵魂又迷路,没法前往阿门洲,很多精灵就此堕落成为了白绝。白绝起源于精灵你们应该知道吧?因为只有伊露维塔有能力创造生命,大筒木辉夜也只能做一些低劣的复制品而已。”

木叶丸害怕地抱住了未来。

带土翻翻白眼:“所以咋办啊次级神大人?”

卡卡西摸摸下巴:“不过这个感觉有点熟悉,我觉得是个熟人。走走走,去溪边,我觉得没啥危险。”

 

有了次级神的定论,队伍总算找到了点胆子,跑到溪边,看到了半截身体被埋在土里的小樱。

溪流边浮着一个阿飘,非常恶劣地看着众人。

“哟,这不是套路之神旗木卡卡西吗?你还待在中土啊?”

卡卡西纠正说:“我的职务是财神,财神卡卡西。”他转头对几个人类解释说,“其实创世大乐章的时候我是丰收之神,不过后来农业没以前重要了,我就转财神了。反正都是管吃管钱嘛。”

佐助冷漠地眨眨眼。

带土插嘴说:“有爱神吗?”

卡卡西说:“有啊!他叫自来也……带土你有空也可以去阿门洲看看,你是辛达王子啊,可以自由来回的。”只有神明和精灵有资格踏上西方仙境,而普通精灵去到仙境之后就不能再返回中土。但是带土和卡卡西可以。

鸣人也插嘴:“那有考神吗?我想去拜拜的说……”

卡卡西点头:“也有也有。那就是我。”

那个阿飘惊奇道:“你还兼职考神了?神族是有多缺人?”

卡卡西叹气:“缺啊,真的缺,不然我至于亲自跑来中土吗?降神格都要来?因为手下小弟都战五渣啊……大筒木辉夜来中土抢夺精灵宝钻之前,神族在阿尔达就打过一架了,死了一大半。然后愤怒之战神族也参与,又死一大半。现在主神五根手指头数的过来,次级神加上我也就二十个左右。那么大的阿尔达需要管呢,你说呢?”

小樱愤怒地吼道:“能不能先把老娘弄出来??这个阿飘到底是谁啊???”

卡卡西对带土眨眨眼睛,带土施了个木遁魔法把小樱弄了出来。卡卡西拉过带土,又拉过佐助,对他俩说:“看清楚了啊,这是你们长辈宇智波斑。”

 

宇智波斑是辛达晨星公主和人类水手宇智波田岛的儿子。

晨星公主是辛达王和次级神梅里安的女儿。

梅里安是卡卡西他姐。

宇智波斑有神族、辛达精灵族和人族三族血统。

他是第一位杜内丹人,他是人之国的第一位人皇。

也就是说,宇智波斑是卡卡西的外甥,带土的表叔公,佐助的老祖宗。

 

带土瞪着传说中的首位人皇。斑活着的时候带土已经出生了,但他从没见过他。他一直生活在多瑞亚斯和贡多林,从没见过人类。

他看看他叔公,又看看卡卡西,突然很不服气地说:“为什么你辈分那么高?阿尔达有比你辈分高的人,啊不对,神吗?除了伊露维塔和主神们?”

卡卡西说:“有啊,我在创世大乐章里属于比较晚降生的神明了。你们王后就比我大,是我姐嘛。啊还有我师父,取名之神水门,我师公,爱神欢喜神自来也……我还小啦,我还小。”

佐助则很紧张。宇智波是杜内丹嫡系,虽然他一直不明白为什么漩涡一族也被称作人皇后裔,但是可以肯定的是,佐助身上背负着人类最后的荣光和希望,他压力很大。

 

卡卡西调整了一下站姿,一直跟在后面的南多精灵天藏立刻又整了个贵妃椅出来。带土回头猛瞪天藏,天藏当没看见。

“所以,斑,我还以为你在愤怒之战战死了,结果你在这里做阿飘?”

斑虽然选择成为人类,但是血统太好,寿命很长,一直从星光纪第一纪活到太阳纪第一纪,带领人之国走向第一次巅峰,直到愤怒之战才失踪。

斑脸色沉重起来:“这条溪流以前是一条大河,就是我在率兵对抗炎魔前约定和柱间会和的河,就是扉间被人背叛,同归于尽的河。我在这里等了好久,太阳起起落落了无数次。你们是我见到的第一批旅客。战争怎么样了?大筒木辉夜赢了还是输了?人之国呢?我的……我和柱间的人之国,还在吗?“

 

 

 

TBC

评论-36 热度-185

评论(36)

热度(185)

©且土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