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带卡】七班怼卡记(1)

瞎写

最多三发完结。

咳咳,错了一个标点,编辑的时候不小心删掉了一大段,然而没有备份。

所以重新撸了一遍……

===================

重撸完发现其实还是漏了一段……

再撸一遍,orz,LOFTER真的不友好啊

===================



时隔多年,七班再一次,在一个问题上取得了一致。

这天天气很阴,北风很猛,木叶的阿猫阿狗都躲在窝里不出来,早就想打烊回家的拉面店老板抱着他的锅在吧台后面瑟瑟发抖,等着几位大佬结账。

大佬佐助一脸阴沉,大佬小樱一脸兴奋。还有个大佬带土,一脸悲痛。

他们都看着大佬鸣人,希望他能做出一个决定。

七代目火影承受着千钧压力,额头上布着一层薄汗。

最后他深吸一口气,终于同意道:“我们……去整卡老师吧。”


起因很简单。

佐助难得回村,七班聚在一乐喝酒,叫上了退休老干部卡卡西。

结果卡卡西没来,他派了带土来。六代目声称带土与自己是“琴瑟和鸣”的关系,带土与七班是“唇亡齿寒”的关系,由带土代表自己来和七班喝酒,再合适不过。

先不提这两个成语十分耐人寻味。

反正七班只有七代目一个人不想暴打带土。

于是从一开始气氛就有些尴尬。


鸣人夸张地咳了一声,做了几年火影之后他也学会了看眼色调节气氛,努力做出一个和善的微笑问带土:“卡卡西老师有事来不了?”

带土干巴巴地反问:“阿卡啥时候和你们喝过这种百分百会被看到脸的酒?”

佐助冷笑:“见不得人的大叔。”

带土说教:“卡卡西是你老师,你就这么说你老师?”

佐助意识到自己在道义上犯了一个错误,拱手送上一个漏洞,此时想要弥补为时已晚,只得强行挽尊:“反正卡卡西不会生气。”

然而率先发难的却是鸣人,似乎是在尴尬の海上找到了一个能聊的话题,鸣人突然热情起来:“对对对,卡卡西老师脾气真的很好的说!就算是大逆不道如佐助!卡卡西老师也不生气的说!”

一直低头猛喝的小樱这时很配合地接话:“嗯,我还没见过老师真的发火,哪怕是佐助当时要杀我,老师赶到之后也还是一副性冷淡死鱼眼。”

鸣人觉得怼佐助是一个非常好的话题,立刻对小樱表示赞同:“对对对,那时候可真是很让人印象深刻撒!带土哥其实也在吧,躲在后面等着捞佐助嗯?不过小樱啊,其实我还是见过一次卡卡西老师生气的说,那时候你厥过去了,被佐助弄的,佐助说要杀五影搞革命,卡卡西老师批评他是智障。”

一个嘴瓢导致被怼的佐助只得认命:“对对对你们说的都对。”想想还是不服气,“但是说实话卡卡西眼里大家都是智障,你们不要拒绝承认,难道你们没有被卡卡西鄙视过智商?不要因为他态度温和就否认他有强烈的智商优越感好吗?你笑什么笑带土,特别是你,你从小被鄙视到老,你笑个球?”

带土很憋屈,但是带土无法否认,于是带土只能挣扎:“被嘲讽被鄙视,大家都一样,你们也就五十步笑百步。

此乃客观事实。

换句话说,在座各位,无言以对。

于是话题突然变成了怼六火。


带土:“阿卡经常嫌弃我雕太大,说我玩雕丧志,胸无点墨。其实我的雕尺寸是可调节的,嗯,因为一些缘故我的雕经历过人工修复,略微有些异于常人。我理解他,毕竟他痛。然而我调整了之后,他又说我不知重点不痛不痒。我???他到底想怎样?“

佐助:“你们那些床笫之事登不上大雅之堂,莫以为我等看不出来你其实在晒。我才叫惨。诚然我年少时曾经上房揭瓦,然这几年风里来雨里去,从不奢望老婆孩子热炕头……鸣人你的眼睛怎么了,进东西了?怎么眼角含泪?啊,反正,专心给村织毛衣,自以为大概能够做一个合格的红方阵营人物。但是我的过往似乎从来不曾为卡卡西所遗忘。这回我回村给卡卡西交任务,他看着我的报告看了半天,神色越发悲痛,然后对着我叹了一口气,‘俗话说,徒不教师之过。为师人生有几大憾事,其中之一便是在你年少时未曾好好教你读书识字。且力啊,是为师的不对。当年是我没能把你留下来,才让你入了蛇口,耽误了学业。而今徒儿已经而立之年,却仍写的一手烂字,错字连篇。大蛇丸图谋不轨,诱拐青春期少年,还不管文化学习,简直非人哉!为师今日就去讨伐那逆贼,徒儿可要与为师一同前去?’”

小樱简直要翻白眼:“所以你去了没?”

佐助气急:“我去个O。卡卡西泡茶唱小曲儿,我蹲在角落里改错别字,连把椅子都没有,心里还觉得自己真过分,几个字都写不好,下次再一边赶路一边写报告我就不姓宇智波。”

鸣人半张着嘴巴,愣了半天,问了一个最无关紧要的问题:“可是卡卡西老师已经卸任了呀?你为啥还要给他交报告?我以为我才是现在的火影?”

佐樱土看向鸣人的眼神中带着一种露骨的同情。

鸣人:“……好吧我知道卡卡西老师还没把所有核心业务都交给我。他不放心,或者说,长老会不放心。我的影分身有一天听到了他们的谈话,老师说他只想温泉度假,不想管这一切鸟事。但是长老们说漩涡鸣人的字实在太难看了,让老师千万不能走。”

佐助:“emmmmmmm...这理由好耳熟。所以我没文化还能是大蛇丸的锅,你是怎么回事?你不是一直在木叶?能不能甩锅卡卡西?”

带土不服:“当然不能,这明显是自来也的锅。自来也的有色文学显然对鸣人的一生造成了某种程度的负面影响。卡卡西曾经写过一篇学术论文,题为The Impacts of Erotic Literature on Teenagers' Cognitive Development: A Case Study of Ichyaichya Paradise and Naruto Uzumaki.”

七班:“说人话。”

带土:“《有色文学对青少年认知发展的影响:以亲热天堂和漩涡鸣人为例》。卡卡西所说不假,你们真的很没文化。”

佐助:“……好吧吊车尾,所以之后发生了什么?”

鸣人痛心疾首:“之后我战战兢兢地去和老师套话,当然是被老师一眼看穿。他用一种十分失望的眼神看着我,对我说,‘鸣人,我没想到,我们竟然有朝一日也会走到今天。为师知道,人与人之间难有纯粹之情感,亲情友情爱情,无不期待回报。然而曾经的我们不是这样的。我所要的回报不过是希望你长大成人,成为有出息之人,而你也只是单纯地喜爱着作为老师的我。但是时光荏苒,光阴如梭,变了,一切都变了。如今你也变得虚与委蛇,像外面的所有人一样用陷阱和圈套来骗取你想要得到的情报。罢了罢了,你终究是长大了。为师这就卸去一切职责归隐山林,不带走木叶的一片云彩,也不带走带土。但是,鸣人,请你千万记住,善待带土……他……他这辈子过得苦……你要……’”

佐助:“………………”

小樱:“………………………………”

带土:“………………………………………………………………”

带土:“等等。“

带土:“你把话说完,你几个意思。”

带土:“他要你干嘛??他要你干嘛???“

鸣人:“不不不,土哥你别激动……我不造啊!老师说到这里就没说下去了啊!我撑不住了我投降了!我哭着对老师说我错了我只是很受打击我觉得自己做得还不够好老师你留下来多教教我老师你要和带土好好的!”

小樱:“然后呢?”

鸣人摔了酒杯:“还有毛然后啊!要是有然后我刚刚还需要问佐助为啥要向卡老师汇报吗???”


拉面店老板还在瑟瑟发抖。

他真的很想告诉四位大佬,他们是拉面馆,不是酒馆,能不能别在这里喝酒。


这时佐助终于提议道:“我们去怼卡卡西吧。”

带土还没从卡卡西曾经说要抛下他自己溜的打击中恢复,浑浑噩噩地表示支持。

小樱看热闹不嫌事大。

三个人目光灼灼。

他们都在等待鸣人点头。

最后他深吸一口气,终于同意道:“我们……去整卡老师吧。”

 


TBC

 


评论-27 热度-369

评论(27)

热度(369)

©且土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