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带卡】无边落木萧萧下(8)(晓卡设定)

前情提要:火学逼疯了卡卡西,有病的卡卡西陪着有病的带土一起发疯种树,然后在发现被阴了之后决定一起去死……


 

 

03

04

05

06

07



18

带土的世界很小,水门老师撑起天,卡卡西站在身侧,他们一起保护琳。

世界的崩塌最开始只在一处,眨眼之间便只剩废墟。废墟之中什么也没有,只有空荡荡的胸口,感觉不到疼痛感觉不到悔恨,有的只是虚无缥缈的渴望。

渴望换回那片天地,渴望再一次有人牵住他的手。

这双手的指间有些薄茧,体温不高,骨骼纤细,仿佛带着一些柔弱和忧郁,但握住他的力道却又是不容置疑的,那个人抓着他,把他拉入现实。


带土睁开眼睛,看到了卡卡西。


十八年时光,日出日落,花谢花开,稻草人挪了地方,一直在守护。

同样是那片天地,蓝天绿草鸟语花香,带土突然意识到,世界崩塌的不仅是他一个人而已。

他早就不会疼痛,那他呢?

带土撑起身子,抚上那只带疤的左眼,轻声问:“疼吗?”


想要温暖,想要陪伴,想要摆脱经年的孤独,想要有人站在身侧。可是为什么大家都走了呢?是他命中注定,还是这个世界太过荒唐。

然后有人对他讲述一个未来,只有胜者只有幸福的未来,他已疲惫太久,想要就此沉睡。

可是伤还未痊愈,缘还未了断。

浓厚的鲜血旋转起来,揭开了陈年的痂,露出了早已腐烂的伤痕,内里破败不堪只余外表强撑,这么多年这么多年,终于有人看到了这份疼痛。

卡卡西流不出眼泪,他早就已经没有了眼泪。


19

带土低着头,不敢看波风水门。

卡卡西在他身旁拉着他的手,同样不敢看波风水门。

水门早就停止跳动的心脏一抽一抽的疼,他问向带土:“这回迟到,是因为什么?”

带土强忍着眼角的酸楚:“我去找……找……”他说不出口,他亲手杀死了曾经是他最后港湾的恩师,这让他如何说得出口。

“虽然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是你应该和卡卡西道个歉。即使没有亲眼所见,我也能想得出来这么多年他有多绝望。他把你的人生背负在自己的肩膀上,然后你又亲自否定了他……你明白这是什么意思吗,带土?”

卡卡西慌张起来:“不是的水门老师!是我太废——”

然而他没能说完。带土突然抱住了他。


这个怀抱很温暖,十尾人柱力脱去了强悍的外壳,赤裸的胸膛传递着真实的心跳,堵住了卡卡西的脱口而出的自我诋毁。他感受到与他相同的歉意与自责,过往无数次的肌肤相亲唇齿相依不过都是戴着面具的互相安慰,他没有把自己当做真正的自己,没有把对方当做真正的对方,反之亦然。

他理想中的带土,他理想中的卡卡西。

可是他们都在这里啊,确确实实就在这里,没有秽土的裂纹,没有停止的呼吸,他们一直在同一片蓝天下,甚至安眠在同一席棉被中。身在咫尺远在天涯,今天,他们终于听见彼此的心跳。


“卡卡西。”带土的声音略微有些哽咽,语言此刻显得苍白,被绝洞穿的胸口疼得厉害,十八年的坚持不过是一场笑话,但卡卡西还在这里,他的世界还没有崩塌,他想要守护。

“卡卡西,卡卡西,卡卡西……”呼唤一遍又一遍,泪水浸湿了卡卡西银色的鬓角,卡卡西心疼得紧,回拥住对方,这个拥抱迟了十八年终于到来。带土忍不住想,如果十八年前他便抱住了他,他们会不会就此得到幸福?


然而现在并不是沉溺其中的时候。

卡卡西努力将自己从这温情中抽出来,拉开带土说道:“现在我们要救鸣人,带土。”


20

在这神威空间中的忍者,是这世上仅存的忍者。

或者再说得更加确切一些——在这神威空间中的人类,是这世上仅存的人类。

他们是最后的希望,是真实的屏障。

于是他们都明白,这迷途太久的二人说的话,无异于同这世界告别。

人柱力失去了尾兽会死,因此漩涡鸣人如今倒地不醒。但宇智波带土同样也是人柱力。

然而带土的眼中没有迷茫。他凝视着卡卡西,卡卡西也凝视着他,无言的告白温暖内心,卡卡西告诉自己,这回终于不用再被一个人抛下。


带土走到鸣人身旁蹲下来,体内还残留着十尾查克拉,他将手掌放在鸣人的胸膛上,从自己体内抽出全部力量。

绝已经告诉了他真相,带土有些解脱,他总以为当年是他做了选择题,放弃了还活着的卡卡西与水门,放弃了仍旧繁荣的木叶与世界,选择了虚无缥缈的梦。但是绝告诉他他从来就没有选择,他早已被刺穿的心脏上贴着致命的符咒,他是这千年大计中一个可悲的傀儡,一只死不足惜的蝼蚁。

但是即将结束了。这身不由己却毫无察觉的十八年已经过去,此刻他在这里,由他自己的意志选择一命换一命,而卡卡西会陪着他。

带土的意识已经有一些模糊,力量的流失带走他的生命,他想要拉住卡卡西的手,告诉他不会再抛下他,这世界太苦,既然都已经疲惫,那就让他们一起离开。

然而这个时候,一只滚烫的手贴上了他赤裸的胸脯。

神话时代的逆天之力,这是六道仙人赐予漩涡鸣人的力量。


21

他们走出神威空间的时候,雕刻着历代火影的后山已经被夷为平地。不知是柱间与斑刻意保护或者只是巧合,夜晚的木叶未被波及。卡卡西惊讶地看着平地而起直耸云霄的神树,看着挂在树枝上失去意识的人们,前所未有地意识到大筒木辉夜是怎样的存在。

他下意识握住带土的手,带土还活着,被六道之力祝福,但是就在今晚,他已经死了两次。

两个人影赶了过来,众人定睛一看,是秽土转生的二代目与三代目。


三代目有些惊讶地说:“卡卡西!”然后他看到卡卡西身旁的人,不可置信地喊道,“你是……宇智波带土!”

千手扉间防备地抬起一把苦无:“战争的发起人果然是宇智波!”随即他看向卡卡西,看着他身上的晓袍和猩红的左眼,语气越发不友好,“这个帮凶也有写轮眼。你也是不祥的一族?”

佐助不屑地哼了一声,水门上前阻止道:“他们都是我的学生。”水门是个很随和的人,此刻的口吻中却罕见地带上了威严,时隔多年,即使学生们早就活得比他更久,他仍旧愿意把他们护在他的羽翼之下。

鸣人探出头说:“对的说,他们是同伴啊!”

佐助又哼了一声,小樱也觉得很尴尬。带土似是不察,左右顾盼问道:“我听说斑和柱间在对抗辉夜。”

猿飞日斩回答说:“不错,他们被带去了异空间,不过那个女人强得超乎常理,即使是初代目大人和斑,恐怕也……”

就在这当口,从虚空中忽然出现三根黑棒,与带土为十尾人柱力时使用的武器一样,席绢著滔天杀意汹汹而来。

三位秽土转生的火影几乎毫不犹豫地推开几人,挡在了他们身前,瞬间便被钉在了地上。

佐助立刻开启须佐能乎将几人带上天,属于辉夜的力量充盈着这片天地,眨眼间,他们发现他们来到了一片陌生的世界。

不远处立着两座封印的土堆,那是被辉夜击败的千手柱间与宇智波斑。

带土眼神一暗,心下有些复杂。他本就是个善良的人,他与斑之间即使有那些算计迫害,也仍有当年的谆谆教诲,再加之一切不过都是辉夜与绝的阴谋,他对斑总归做不到恨之入骨。如今他真的去了,再也没有机会回到这人间,但他身旁有他心心念念了一辈子的柱间,大概也不算太过寂寞。

带土回过头悄悄瞄了一眼卡卡西,握紧了对方的手。


辉夜的身躯出现在视野中,柱间与斑的二人组合当然强力,辉夜双臂尽断,看上去远不如才复活时那样老神在在。

她愤恨地看着鸣人与佐助,喃喃说道:“因陀罗与阿修罗,又是因陀罗与阿修罗。你们简直……大逆不道!”

绝似乎说了一句母亲不要着急,但辉夜速度太快,并没有人听清。她双臂仍未恢复,但大约是被愤怒搅混了神志,又或者是没有把在场的忍者看在眼里,就这样冲了过来。

共杀灰骨在她身后展开,人类与神明的战争,终于真正打响。


TBC


评论-12 热度-152

评论(12)

热度(152)

©且土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