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带卡】据宇智波佐助称,他家白毛老师,睚眦必报,不是好人(卡老师生贺)

可能卡老师生日当天还会再写小甜饼吧

先写着玩,卡老师生快!


==============


宇智波佐助终于完成他接下来三个月的旅行行程和报销申请的时候,已经接近晚上七点了。

他摸摸肚子,感觉废寝忘食赶报告三天之后,他似乎瘦了一些。

他要饿秃瓢了,他想吃番茄牛腩煲,于是他杀鸡用牛刀地打开轮回眼传送,直接来到了火影室门口。

如果他的白毛老师看到他这一行为,一定会倍感欣慰,熊孩子长大了。四战刚结束那会儿,佐助有事都是直接传送到火影室里面,曾经撞见了自家老师正在和他那个便宜小叔叔干不可描述的事情。从此以后,即使六代目没说什么,他也不再那么莽撞了。

佐助深呼一口气,觉得有些紧张。这种紧张感类似于学生要给老师交作业,既有即将解脱的放松,也有害怕被找茬的恐慌。

是的,旗木卡卡西是个很好说话的人,性格温柔没啥脾气。然而仅限于不跟他搞工作的时候。

一旦事关正经工作,特别是文书方面的正经工作,卡卡西一定是那个看上去不正经的人,但跟他汇报的下属必须兢兢业业勤勤恳恳战战兢兢,稍有错误,就会被感觉没在听其实连你口吃了几次都记得一清二楚的火影大人嘲讽到怀疑自己出生的意义。


佐助以前其实对贤值高没有什么太大的感触,换句话说,他只能看出来谁贤值低。

他知道同期里奈良鹿丸脑子好,但他和鹿丸其实非常不熟,分别几年之后在四战战场重逢,他也没看出来贤值到底有啥用——话说回来,他自己都不得不承认,在神仙打架的战场,战略和贤值确实作用非常有限。

但是旗木卡卡西不一样。就比如封印辉夜的时候,他们乱七八糟打了半天,和辉夜打了个平手,卡卡西拿了外挂之后把指挥权拿了回去,他们就赢了。再比如战后处理他的问题的时候,本来长老们坚持要囚禁宇智波佐助,佐助都做好了自生自灭的准备,万万没想到能有现在这么闲云野鹤的舒服日子过,他也就是前一阵才听说在他被软禁的那几个礼拜,卡卡西用蜜汁忽悠大法卸了长老们的权,还直接解散了长老们掌握的所有暗部,这样他才能优哉游哉(风餐露宿)地满世界跑。

如果说佐助以前只知道打架打不过去找卡卡西出主意一定有效,那么在经过那么多事情,或者说,那么多厚黑学表演之后,他终于明白了什么叫双商碾压,哦不,是吊打。


他努力调整呼吸,敲了敲火影室的门。

今天卡卡西会怎么找茬呢?佐助在心里给自己排练。预算不合理?还能再抠抠?路线不科学导致资金和时间的浪费?想吃秋刀鱼但是店里卖光了所以要求我重写?有几个字写得不够端正所以让我去誊抄字帖?卡卡西到底为什么总是通过逗自己学生来找乐子?有带土逗还不够他乐的吗?啊,为什么我隐隐有些期待他到底会搞什么事情?我是不是疯了?

门开了,佐助拼命让自己显得镇定。

开门的是奈良鹿丸。

瘫在一堆资料里生无可恋的是漩涡鸣人。


“……”

佐助听见了自己心碎的声音。

他怎么忘了呢,已经快七点了,六代目火影为了木叶的全方位现代化,坚决推行八小时上班制,上午九点到中午十二点,下午一点到晚上六点,非工作时间请邮件联系。

火影室的落地钟咣咣地响了起来,敲了七下,奈良鹿丸顶着两个乌青的黑眼圈,听上去快死了:“下班时间,明日请赶早。”

“………………但是我是明天早上八点的火车………………”

在佐助期待又隐含压力的灼灼目光下,被六代目以迟早要接任为由当跟班小弟使唤的鸣人一阵激灵从文件里抬头,哑着嗓子说:“我也帮不了你啊佐助,我说,就算我开了仙人模式……那个啥,老师他啊,他啊,和带土在小黑屋的说。”

一阵沉默。

“自从你上次直接传送火影室,让六代目很尴尬之后,他下班就不回家了。换个说法,他和带土搬家去了神威空间。”鹿丸补充说,一双小眼睛隐藏着让人难以忽视的指责。

佐助无言,心想,志村团藏不是木叶锅王,我才是。


带土结了个印,泥土里钻出一根枝条,渐渐长成了一株桃树。

他满意地看了看一园子桃树梨树樱花树香樟树香蕉树葡萄藤,转过头兴奋地吼:“花园做好啦卡卡西!”

卡卡西正靠在躺椅上眯着眼睛晒太阳,这个空间里太阳高度角刚刚好,晒着暖和又舒服。花园再外面是个不大不小的瀑布,他在瀑布下面搞了个大型水车,连着河水旁的发电站,解决这个空间的电力供应问题。换句话说,这里气候宜人环境优美设备齐全,实在是舒服。


这个太阳其实是人造的。卡卡西发现带土仙人化之后查克拉能连接异世界,就让他在神威空间里召唤着玩,结果召唤出一个太阳,差点把他俩烧死。

于是带土干脆把火之国大名的一处庭院弄到了神威空间,把太阳挪到了该有的位置,再由木叶第一技师鬼斧神工,把小黑屋打造成了温馨家园。

至今火之国大名还在追查他的庭院到底去了哪里,六代目火影提议可能是大筒木残党作祟,勒令佐助前往各地积极调查,鸣人做好后方支援工作。


谁也不知道六火本人每天就在这个庭院里和带土没羞没臊。

鸣人不知道,佐助也不知道。

卡卡西曾经对带土说,如果你要坑一个人,千万别叫他知道你在坑他。

佐助为了把这个调查写进他的行程中,报告已经改了三稿,预算已经被驳了三回。


卡卡西笑得像一只吃了全鱼宴的猫,招招手让带土挪过来。

带土嗖的一声来到卡卡西身旁,嘴上抱怨着:“你可真是越来越懒了。”,却是把卡卡西整个捞进了怀里。

卡卡西懒懒地“嗯?”了一声,微微上扬的尾音挠得带土心痒痒:“谁说的,我可是白天努力为木叶工作,晚上努力为我们赚钱。雷之国的款打过来了,我们可以再氪一波金。”

宇智波家族爱让带土用一种看戏的同情口吻说道:“佐助真是可怜……”


卡卡西以斯坎尔的名义开了家咨询公司,四战之后短短几年内就因逆天的情报量和咨询能力而声名鹊起,订单无数,盆满钵满。带土觉得卡卡西一定是各国第一富豪,一笔单子至少好几百万,他一个人去年就做了二十几笔,真是壕到令人咋舌。

至于数据,卡卡西身为火影,各国数据他自然都有。若是要深入调查——这不是有佐助吗。

当然了,依旧没人知道这事。佐助每天都为了调查大筒木而风里来雨里去,他要是知道他的报告都变成了斯坎尔的数据(和钱),可能真的会谋杀亲师。

想到这里带土在心里为卡卡西解释说,大侄子啊你别激动,你老师赚的钱啊,其实大半部分都投给了木叶搞基建,不然你以为我国大名那个抠逼,会给那么多财政预算?我们用别国的钱发展自己不好吗?花夷钞票以制夷懂伐?斯坎尔做的case都是不会伤害火之国和木叶的case,他的苦心要理解啊!


卡卡西摆摆手:“我给他的预算和酬劳可高啦,木叶哪个编内人员工资有他高?你看看他那个预算方案,真是不懂为师的苦心。他哪怕狮子大开口再加个三倍,我也给他批啊,看着他每次交上来的这里抠那里抠的报告,为师真是恨铁不成钢。不批,当然不批。”

带土默默为自家小侄子掬了把同情泪,心想幸好和阿卡现在不是敌人,否则就算武力上打得过卡卡西,综合方面还是会被他吊打,啊,吊打。


“说起来……”带土突然想到了什么,“我记得佐助这次行程明天就要开始了,早上八点的火车。”

卡卡西看上去毫不在意:“那可真是遗憾,看来他要赶不上了。”

“嗯……所以鸣人为什么会觉得你更喜欢佐助?他不是还经常吃醋来着?”

“他们两个我都喜欢呀~我又不是单单欺负佐助,鸣人也没有比佐助好过好吗?这是爱,是关心。你想,我俩小时候,我多关心你啊,多挤兑才能感情深。”

“………………那可真是谢谢。”带土很想以头抢地。

“不过,”卡卡西在带土怀里换了个姿势,让自己躺得更舒服一些,“这也说明佐助的能力还不够啊,明天早上出发,竟然今天下班之后才交报告。这怎么行?就让他吃一回瘪吧。”

带土默默吐槽,不,你不是让他吃一回瘪,你是让他回回都吃瘪。

卡卡西此时摆摆手:“已经傍晚了,太阳小一点,小一点。”

带土于是也摆摆手,太阳被他拨下去了一截,顿时空间里晚霞漫天。

带土看着漫天红光,随口说道:“云彩再多一点就好了,会更漂亮。”

卡卡西一个响指往天上发射了一个雷遁,在老高的天空炸成烟花,召来一群云朵。

“……嗯会用S级忍术造云的也只有你了。我听说当年第七班接受你考试的时候,你还用S级雷遁弄了一大片乌云来吓他们。世界上怎么会有你这么无聊的人?”

卡卡西委屈地瞥了一眼带土,扭过脑袋不再看他:“是你说要看云的。唉,既然如此……”他起身准备走。

“诶诶诶!你你你!别,别,我做了螃蟹,从水之国进口的,一斤三百两呢。”

卡卡西的语气更委屈了:“你嫌我赚得不够多?我……我这就去做CASE……”

带土满头大汗:“呜哇不是啊!阿卡!我的卡!”他火速把蒸着大闸蟹的锅端过来,挑了一只最肥的出来,三下五除二剥开蟹壳把汁水四溢的蟹黄递到卡卡西门前,“张嘴,啊——”

卡卡西笑得睫毛弯弯,乖乖地张开嘴巴,含住了勺子。

带土觉得自己的心也被含住了,忍不住开始回想卡卡西的舌头,卡卡西的口腔……啊,卡卡西明明那么风骚,为什么木叶那群傻子总说他们的火影是个性冷淡?

卡卡西咽下了蟹黄,拿过一支螃蟹腿,咬开把蟹腿肉抽出来,塞进了带土嘴里。

“想些什么有的没的呢?鼻血都要流出来了哦~”

带土嚼着蟹腿肉支支吾吾地说:“嗯……螃蟹好吃,好吃……”

“带土,我想看海。神威空间无限大的吧,下次我们去偷个海景来,放隔壁。”卡卡西说着,把自己的手指塞进了带土嘴里。

带土感觉脑子黏糊糊的,一时分不清嘴里含着的到底是什么。

“嗯。”他胡乱地说,“卡卡西,你好甜……”

“喂,今天我们吃的是螃蟹。”

“……我不管……卡卡西,我——”

“——吃完再说。”卡卡西把手指抽了出来,埋头专心砸螃蟹腿,“三百两一斤呢。”


第二天心情超好的六代目火影刚走出神威空间,立刻就被开着仙人模式的鸣人堵了。

鸣人手里还拽着一个神色憔悴的佐助。

卡卡西装作很惊讶的样子,浮夸地说:“天哪,鸣人,你莫非,开了一晚上的仙人模式?进步不小啊!”

鸣人成功被卡卡西带跑了,羞涩地挠挠头:“没……没有啦,开开关关的,电力不太稳定的说。”

佐助一巴掌把鸣人拍走,几近崩溃自暴自弃地吼道:“你别再折腾我啦卡卡西!我错了!我那天其实什么都没看到,没看到啊!”






评论-27 热度-490

评论(27)

热度(490)

©且土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