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带卡】无边落木萧萧下(7)(晓卡设定)

 

 

03

04

05

06



15

波风水门的身上总是有阳光的味道,如同他的头发,如同他的眼睛,如同他整个人,总是让人迷恋无比。

那时候的世界还是有些许光芒的。树木长得太茂盛,枝叶布满头顶,抬起头来只能看到斑驳的阳光,但挪动几步,就能看到那代表了希望的光,照在脸上十分暖和。然而卡卡西总觉得,如果没有那么茂密的林子那便更好了,太阳就在头顶,暖洋洋的,再也不会被遮挡。

木秀于林,风必摧之,卡卡西再明白不过。那年的卡卡西不过十岁出头,手上早就沾满了鲜血,他想要公平想要正义想要证明他并不是罪人之子,他甚至不敢去陵园外那个随意埋葬的无名墓碑那里祭拜曾经名震五大国的白牙。可是绝望之后是更深的绝望,黑暗之后是更深的黑暗,他爱过的人有的留下了屈辱与不甘,有的只留下了慰灵碑上的姓名,有的只留下了夜夜入梦的鲜血,有的只留下了语焉不详的尸鬼封尽。只有他活了下来,活在地狱,活在脚下成堆成山的森森白骨之上。他问自己,这是为什么。

为什么活着,为什么守护,为什么坚持。

早就没有人再会抓紧他了。


“我抓住你了。”

这个怀抱很温暖。他不人不鬼地活了很久,期盼着神话能够带给他幸福,时隔十七年的温暖怀抱,却来自一个已经死去了十七年的亡灵。

难得的闲暇,师徒间的游戏,然后手掌交叠在一起,日复一日,他们共赴战场。

卡卡西再也找不到一点力气,他在波风水门的臂弯中倒下,膝盖磕在碎石上扬起些微尘土,他感受不到一丝疼痛。

他茫然地看向漆黑的穹顶,肩胛骨略微发烫,他轻声说:“这回是您迟到了呢,水门老师。”


16


跨越千年的战争,人类目光太短,看不穿全部真相。

波风水门的手掌揉了揉卡卡西的头发,银色的头发乱七八糟地翘着,时光荏苒,只有这一部分还与多年前的卡卡西相同。

“是我迟到了。”水门说,“我身为你们的老师,却没能救得了你们之中的任何一个人。对不起。可是现在,卡卡西……”他将手移到卡卡西的脸上,让卡卡西抬起脑袋,看着学生异色的双眼,恳求道,“这是我的请求……请你,救救鸣人,救救世界,救救……带土。”

绝已经不再隐藏他的獠牙,带土的胸膛空空荡荡,血色的月亮是一场旷世的阴谋。


恐惧迅速闪过卡卡西的每一根神经,力气回到他的身体中,他慌张地站起来,对着无人的眼前呼唤道:“带土!”

须佐能乎内外两个世界,四代目火影带来了彼岸的消息,神树降诞,并没有带来他的幸福。

经年的愿望不过是一个笑话,他始终笃信他的英雄埋葬在了神无毗的乱石中,阿飞是将他引渡去真实世界的使者,在那里,他能够与他的爱人重逢。

“带土……”

“带土!!”

水门对佐助点点头,须佐能乎逐渐淡去,夜风萧瑟星光暗淡,只有那轮月亮挂在天空,四周早就没有了带土的身影。

银色长发的神明浮在空中,眼中是亘古的孤高。


左眼很疼,火烧火燎地疼,十尾残留的查克拉在四肢百骸中燃烧,提醒着他,这个女子是超越所有认知的存在。

三勾玉倒映着整个世界,卡卡西想要寻找他的半身,那个人却仿佛消失在了这天地之间,再没有一丝痕迹。

佐助飞了上去,须佐能乎巨大的翅膀携卷着不可思议的力量,曾经矮小的少年已经长大,能够扛起拯救世界的重任。

可是那是大筒木辉夜。阴之力独木难支,辉夜只是一个挥手,佐助便被击落,绝发出卡卡西从未听过的笑声,似乎是一种判决,判决他的全部人生,都毫无意义。

辉夜的下一波攻击很快来临,佐助在半空中无法使力,只要辉夜一击成功,这个世界将永无光明。

万花筒飞速旋转,卡卡西从未觉得空间扭曲的速度这么慢。不够,还不够,这样慢吞吞的,他们会死在这里。卡卡西已经太久没有感受到过这种迫切与不安,几乎是下意识地,他逼迫自己救下这世间仅存着的所有人类。

连着查克拉线的苦无飞出去拉住了佐助的手,将他从失控的坠落中拉到自己身边,十七岁的男孩已经与成年人一般无二,卡卡西素来力气不大,接住佐助的瞬间一个踉跄,波风水门在他背后抱住他,飞雷神带着他们从原地消失,眨眼之间他们站过的地方已经被辉夜的拳术轰出一个大坑。

水门带着卡卡西与佐助闪到鸣人与小樱身边,再次施术,卡卡西眨眨眼睛,闻着空气中青草的味道,突然意识到,他们站在火影岩上。


这是梦想的代名词,是他年少时听得耳朵起茧的梦想的代名词。

“总有一天,我要成为火影!我会保护琳,顺便也会保护你!”

那个人笑得没心没肺,说出的每一句话都让卡卡西想要吐槽,他以为他们会在一起很久很久。


超越常识的查克拉很快将卡卡西从不合时宜的追忆中拉回现实,在这月光之下,没有逃避之所。

神威仍在旋转,即使目标如此巨大,在这几个呼吸之间,也足够卡卡西完成他的目的了。

辉夜的下一次攻击打在了初代火影的雕像上,那张脸瞬间被毁得看不出原本雕刻的是谁。两把大刀紧接而至,带着死者的信念与决心砍向辉夜。

辉夜从原处跳开,冷眼看着在这事态之下复又站在同一立场的千手柱间与宇智波斑,木遁与写轮眼一旦合作,即使是她也不能轻易得手。


17


神威空间没有阳光,没有风,没有溪水没有青草,没有秋刀鱼没有茄子,没有卡卡西所喜爱的一切。

佐助有些尴尬得咳了一声,卡卡西僵硬地放开他,挣脱波风水门的怀抱,跌跌撞撞地走向几乎已经断绝呼吸的鸣人。


佐助有些不习惯此间的气氛,他总以为自己应该是独自一人,大和队长耳提面命的团队合作,他下意识想要否定。但是在这萧瑟的空间,濒死的金发少年与悲切的银发男人,他不由回想起时至今日在他记忆中闪光的点点滴滴,觉得心忍不住柔软了下去。

他撇过头,对卡卡西说:“必须要救鸣人。我们……我和鸣人,见到了他——六道仙人。他给了我们六道之力,只有我和鸣人合力,才能够封印辉夜,拯救世界。”他看向卡卡西,卡卡西背对着他,坐在鸣人的身体边低头不语,“你的梦想是虚假的,你的感情是虚假的。真实的,只有这个世界。”

卡卡西只是看着鸣人,这个人在不久前还是鲜活的少年,他在战场上如此耀眼,与当年的金色闪光如出一辙。

他摸了摸左眼,突然说道:“我……其实已经记不清了。记不清过去的点点滴滴,记不清木叶的蓝天碧水,记不清一起长大的那些朋友。我记得的很少,我记得父亲,记得带土,记得琳,记得水门老师,记得我在树林里初见阿飞,记得我在火影塔下遇见鸣人……我记得的一切,让我确信这个世界是地狱。”他抬起头,看着秽土转生的水门,藏青色的双眸中透露着让老师心痛不已的脆弱,“我只是,想再见见你们。”

他就在这里,一直在这里,什么也做不到,只能看着人们一个接一个离他而去。

孤独是猛兽,一秒一秒一天一天一年一年,将他的灵魂啃食得支离破碎。


“你中了带土的幻术!”佐助的口气急迫起来,他上前几步,抓住卡卡西的肩膀,万花筒写轮眼与轮回眼带着惊人的压迫,“他让你忘记了你本该记得的一切,而你不愿醒来!可是是时候梦醒了,旗木卡卡西。鼬说你其实是个温柔的人——看看这个世界,看看这个真实的世界。救他,救救鸣人!”

记忆中同伴们模糊不清的脸都淹没在阿飞血色的虹膜之下,卡卡西心知肚明,却甘之如饴。

请抓住他,请抓住他,他想要陷入永远的沉睡,再也不要醒来。


卡卡西的肩膀塌下来,他看着神威空间冷色的地面,觉得自己应该哭,双眼却干涩得没有一滴泪。

他疲惫地说:“我一个人救不了鸣人。与我连接多年的是外道魔像,我能够打开通道,获取十尾的查克拉——但若是十尾已经是辉夜,我又如何获取尾兽之力……阿飞……”他的眼睛突然亮起来,“阿飞……带土!”

水门蹲下来关切地问道:“假如带土在这里呢?”

卡卡西脑子很混乱,幻术在他的默许下侵占了他的大脑多年,阿飞是阿飞,带土是带土,可佐助说得对,是时候梦醒了。

他捂住头痛苦地说:“他……他是十尾人柱力,就算被辉夜吞噬,他也该有十尾之力……只要他在,我就可以抽出部分力量来救鸣人……水门老师,我……”

波风水门的儿子本该是天之骄子,可是他在已经太迟的时候才知道,英雄的遗孤过着怎样悲惨的人生。而他只能看着,就像过去的无数次一样,他只能看着。

卡卡西闭上眼睛,在体内打开了门。


他终于看到了他,在遥远的另一个空间,安详地躺在一片混沌之中,似乎再没有烦恼。

在神威的旋转之中,卡卡西突然想到许多年前,带土初次以阿飞之姿与他重逢时说的那句话。


“写轮眼要一对,才可以发挥出真正的威力,卡卡西。”


他的半身从虚空中现身,从梦境坠入现实。他看着他,一只写轮眼看着另一只写轮眼,十八年来,他们第一次坦诚相见。

血泪从左眼低落,卡卡西挪上来,握住对方的手,轻声呼唤道:“带土。”


TBC





评论-6 热度-139

评论(6)

热度(139)

©且土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