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带卡】无边落木萧萧下(6)(晓卡设定)

七夕快乐民那桑!

这一章真的超甜!!


 

 

03

04

05



13

独自坠落。

抬手摸不到天空,背后没有大地,身旁空空荡荡。

颈边还残留着体温,炽热的,真实的,让他痴迷的。可是此时他只是在独自坠落,

伸出手去,想要抓住什么,衣角从指间划过,拼命拉扯,却只是一场空。

只能看着渐行渐远,渐行渐远,直到视野都模糊,直到脸颊都冰凉,直到灵魂发出绝望的孤寂的咆哮,却无人听到。


请抓住我。

如果你能抓住我,我的人生终于可以圆满。

终结就在眼前,请你亲自将我送上刑场。让那些誓言背叛与欺骗都随风而去,从此这个世上再没有你也没有我,所有过往的血泪爱恨都将化作虚无,就让故事成为不被知晓的传说。

只求你,抓住我。


可是他只是独自坠落。

衣袍猎猎作响,天空没有星辰,夜风寒冷刺骨,银发被吹乱刺进眼睛里,他看不见,他看不清。

他掉落到泥土中,扬起一片尘埃,月光已经不见踪迹。


14

时光荏苒,曾经熟稔的人们都化作了灰白相片被印在墓碑上,一年年花开花落,他站在原地,守着早就无人记得的诺言。

为什么抛下我,为什么再次抛下了我。


能闻到泥土的味道。

不是记忆中带着青草香味的芬芳,而是散发着铁锈味的腥臭。

天空已经不见了,只有须佐能乎散发着诡异光芒的翅膀,阻挡月光,阻挡他的梦想。

卡卡西爬起来,开战至今,他只是站在十尾的头上看着而已。可是他却觉得力量早就被抽走,他手脚颤抖,几乎站不起来。

他仍旧穿着晓袍,宽大的衣袖遮住他精瘦的身躯,红色祥云与死亡同名,是所有忍者眼中的罪大恶极之人。

春野樱紧张地摸向刃具包,医疗忍的查克拉包裹着已经呼吸断绝的鸣人。卡卡西扫了他们一眼,这场景这样熟悉,在此时此景之下,刺痛了卡卡西麻木的心。


“放弃吧。”卡卡西觉得自己很疲惫,声音却冷漠而孤傲,“所有尾兽都被十尾吸收了,就连水门老师的阴九尾也是。鸣人已经没救了,新世界已经到来。”

小樱干笑几声回敬道:“你的同伴抛下你了啊,你还在得意什么?就算鸣人暂时不在,你也是一对二!佐助君!”

卡卡西轻微晃了一下,佐助并没有响应小樱的呼唤。他看着卡卡西,等待着这个男人的反应。

“让我出去。”卡卡西木然说道,“让我看见那月亮。”

无限月读之下,所有阴影不存。

只要出去,他就可以正式退场,愿望即将实现,他不想被困在这无理的世界之中。

他们是敌人,对方没有理由拒绝一个敌人的自生自灭。

但是佐助却拒绝了。


小樱惊讶地转过头,佐助平静地说:“我从没见过一个人在计划毁灭世界的时候,想要把自己也毁灭。”

卡卡西摇头:“我没有要毁灭世界,我要创造新世界……一个没有战争没有查克拉的世界。”

佐助冷笑道:“看来宇智波带土真是把你洗脑得不清啊,旗木卡卡西。”


卡卡西僵住了。

他只是觉得寂寞,从旗木朔茂离开他的那一天起,他便生活在无边寂寞中。

这个世界是充满恶意的,这个世上的人们是愚蠢而恶毒的。这是卡卡西自那时起就得知的真理。

但是曾经是有过短暂的温暖的。水门班,水门班。如此爱着水门班的,并不仅仅是带土而已。


“是药师兜吧。”卡卡西叹了口气,坐到了地上,“他这么告诉你和鼬。”

佐助没有否认。

“兜错了,他不是带土。”卡卡西半低着头,手指无意义地戳着泥土,“带土早就死了,死在了神无毗桥。他是木叶的英雄。”

佐助并没有料到这个答案,他挑起眉毛,疑惑地看着卡卡西。

卡卡西的声音平静得像一口古井:“那个人是阿飞。他没有名字,没有身份,我们叫他阿飞。”

佐助哼了一声:“到现在了你还在自欺欺人?这又有什么意义?你不可能想不到吧?鼬可是告诉我你是晓的军师,脑子好得不行——你不可能想不到,带土不让你出战可不是为了什么可笑的保护,他只是不想让他的写轮眼的秘密被知晓而已。你们拥有同一双眼睛,而你是旗木卡卡西,那他,只能是宇智波带土。”

卡卡西想也不想就否认说:“若仅仅是害怕暴露,那他拿走我的眼睛就行了。或者杀了我,我和他这么多年一直在一起,他要杀我,比呼吸还简单。”

这么说倒也并没有错。佐助皱起眉,发现这二人远比他想的要复杂。

“你和他到底是什么关系?”

卡卡西抬起头,望向漆黑的穹顶:“他……他是带领我走向幸福的人,我发誓会陪着他,直到他的梦想实现,直到我的梦想实现。”


肩胛骨突然有异样的感觉。

卡卡西略微吃了一惊,突然有人出现在他身后,紧紧抱住了他。

视野边缘略过几缕金发,亡者的气息熟悉得令他想要落泪。

波风水门环抱住他,好像他还是十多年前的那个孩子,师徒四人在难得的空闲中玩起了捉迷藏,对付队友游刃有余的卡卡西当然跑不过他们的准火影老师。

他的老师抱着他说:“我抓住你了,卡卡西。”


TBC

评论-17 热度-167

评论(17)

热度(167)

©且土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