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带卡】无边落木萧萧下(5)(晓卡设定)

为了找感觉,在听火影OST

听到泪眼汪汪……

老卡和土哥的BGM真的是,诶……

  

最喜欢这首啊又虐又燃QAQ


 

 

03

04


10

这天天气并不好,白日也不见阳光,雾蒙蒙的,透着阴寒。

阿飞把胳膊搭在卡卡西肩膀上说:“这可真是个适合僵尸大战的好日子啊。”

药师兜把玩着手中的棋子,似乎已经不属于人类的双眸半眯起打量着行为亲密的二人,笑着同意道:“你说得对。”

阿飞满意地轻笑一声,拉过卡卡西摸了摸他的头发,吩咐道:“你就别出去了。我知道你不想面对木叶和亡者们。说起来那群僵尸里有不少还是你杀的吧?你果然还是不要出战了,我怕你被怨灵念死。”

卡卡西似乎也被逗笑了,面罩下的双唇微微弯起:“我不惧鬼神。”

“你什么都不用怕,只要有我在,你只需要看着我。”阿飞的声音很轻快,却有着某种令人胆寒的固执,“你的那个什么后辈,木叶的那个木遁忍者……他看你的眼神真是令我不爽。卡卡西不会在意他的吧?”

卡卡西说:“不会。”

阿飞点点头,拥抱了一下卡卡西,走出了他们藏身的岩洞。


药师兜看着阿飞的背影,原本带着谦卑笑意的脸突然冷下来,似是嘲讽地对卡卡西说:“果真是冷酷无情呢,写轮眼卡卡西。”

卡卡西不做反应。这个称号已经许久未听到了,他左眼眶中的那只写轮眼很早以前便不再被作为战斗手段。那只是一段过去,一段尚未开始便被迫结束的情愫,一个无法守护的誓言。他只是用它,来看这个世界。

他的英雄留给了他这只眼睛和一席话便撒手而去,被碎石掩埋,永远地沉睡在了暗无天日的地下,但卡卡西坚信他的灵魂一定同琳一起前往了天国。他们将永无相见之日,即使有朝一日卡卡西也离去,废物如他,也必然会坠入地狱。

心脏空空的,风吹过留下呼啸声,卡卡西捂住胸口,沉默不语。


药师兜仍在喋喋不休。

“真可惜我们还是没争取到宇智波佐助。我猜他会成为这场战争的变数……还有那个漩涡鸣人。漩涡鸣人可真能说啊,阿飞本来都快要得到佐助了,谁知道和鸣人一接触,佐助便离开了,虽然也并没有回到木叶,不过……”

卡卡西终于说话了:“比起担心佐助,我觉得你还是担心你的僵尸们吧。不要以为玩弄死者没有任何风险。”

药师兜眯起眼睛:“死者……你是说宇智波鼬,还是宇智波带土?”


带土。

带土,带土,带土。


卡卡西轻微颤栗了一下,没有逃过药师兜的眼睛。药师兜露出了果不其然的笑容,似是在盘算什么。

但是卡卡西不准备再和药师兜纠缠下去了。外道魔像已经收集了七匹尾兽,只要得到八尾九尾,传说就能够实现。

万花筒转了起来,他消失在了原地。

药师兜看着卡卡西离去的地方,轻念道:“宇智波……带土。”


11

宇智波斑出现在了战场上。

那先前自称宇智波斑的面具男是谁?


阿飞没有回答这个问题。他背着斑的扇子跳跃在忍联大军中,联军乌泱泱一片,却无人能够破解他的写轮眼,所有攻击都穿身而过,打在战友身上,造成不必要的战损。

阿飞嘲笑道:“真是愚蠢啊,忍者们。”

双手结印,查克拉在空气中集结:“火遁·爆风乱舞!”巨大的火墙瞬间带走了离得最近的忍者们,阿飞听到哀嚎与惨叫,他想,是啊,忍者的世界就是这样的地狱。

漩涡鸣人大吼着什么冲了过来,阿飞心下突然有些烦躁,避过攻击将鸣人踹飞,跳上一座山丘,在众目睽睽之下宣布说:“我玩够了,是时候进入正题了。”

他看着眼前成千上万双或紧张或恐惧的眼睛,心中升起一种莫名的快感。

阿飞再次结印:“召唤·通灵术!”


外道魔像巨大的身躯出现在这昏暗的战场,人群中响起不可置信的惊呼,阿飞心想,是啊恐惧吧害怕吧颤栗吧,这扭曲的世界即将迎来终结,而我将和卡卡西一起成为新世界的神!

“你做梦!”身后忽然传来一阵怒吼,阿飞一惊,鸣人不知何时将影分身送到了那么近的地方,外道魔像的召唤尚未完成,那魔像已经吸收了那么多尾兽,量级巨大,他不敢此时贸然撤回召唤术。

不就是一个螺旋丸吗,他想,硬吃下就是了,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

突然又响起了鸟鸣,青色的电光互相缠绕撕咬犹如万千只飞鸟叽喳作响,一个银发身影忽然出现在他身边,左眼发出血光,雷遁在一瞬间将鸣人的影分身炸作碎片。

螺旋丸随着断臂被击飞,在半空中发生了不大不小的爆炸。


“旗木卡卡西!”鸣人的本体惊道。他此时是仙人模式,事先却完全没有感知到对方的查克拉。他是如何突然降临战场的?

阿飞皱起眉头。外道魔像已经召唤完毕,不完全体的十尾发出一声来自异次元的嚎叫,他握住卡卡西的手略带责备地说:“你怎么来了,我不是让你不要出战吗?”

卡卡西看了不远处的鸣人一眼,说道:“药师兜被解决了,秽土转生即将被解开。是鼬和佐助。”

鸣人楞了一下,不知该如何反应。忍联却发出了欢呼,来自敌方的情报带给了他们希望,在这场实力悬殊的战争中,他们终于下了一城。

卡卡西此时却又说道:“此时被你们赞美的英雄宇智波鼬与佐助,曾经也是被你们唾骂厌恶的叛忍。”

欢呼声忽然消失,就像它的到来一样突然。仇恨憎恶的目光集中在卡卡西身上,似乎是在责备他的多嘴。

阿飞上前半部挡在卡卡西身前,卡卡西略微低下头,看着阿飞握着自己的手。


他们戴着手套。大部分忍者都戴着手套。

以前还在木叶的时候,卡卡西喜欢半截的手套。若说鸣人是大量使用查克拉的、战斗方式偏粗犷的忍者,那卡卡西便是偏速度与技巧类型的忍者。在与外道魔像连接之前,体质与写轮眼限制着他的查克拉,他总是喜欢精细地算好每一步的查克拉消耗量,用那十根白皙修长的手指飞速结印,每一次战斗都是忍术与速度的艺术。那时候他不喜欢太过厚重的手套,那会影响他结印的速度。

但是来到晓之后,他便不再战斗了。

卡卡西的手速仍然很快,他能在眨眼间完成给鱼挑刺,能在瞬间完成对尾兽查克拉的控制。但是阿飞说外道魔像是把双刃剑,担心卡卡西在接触时被灼伤,便要求他戴上全副手套。

此时他看着他们紧握的双手,突然有些遗憾,这样的触碰不知还剩几回,若是能够直接碰到阿飞,那该多好。


阿飞环顾四周,果然秽土转生解除的光柱照亮了整个战场,天早就黑了,此刻却星星点点,一片光明。

阿飞问道:“斑呢?”

卡卡西说:“他大概不会这么轻易被解除转生。他是宇智波斑。”

那你是谁?

所有人无声的问题。

十尾仍在咆哮,尾兽不安分的查克拉折磨着它,八尾九尾就在眼前,还差一点,就能够实现愿望。

卡卡西拍拍阿飞说:“八尾和九尾共同作战的话果然还是有些麻烦。你去对付九尾吧,八尾交给我。”

阿飞的声音冷得像铁之国高山上万年不化的寒冰:“你不需要出战。”

卡卡西说:“为了计划,阿飞。现在的十尾还不够强。我不会有事的,我有你的……”他忽然晃了一下神,阿飞捏住他的手变得很用力,真实的疼痛带来不真实的幻想,卡卡西眼中闪过迷茫,“我有……外道魔像,十尾的查克拉。”

“我不同意!”阿飞毫不动摇,“你连接着十尾,你去安抚他。我不希望在关键时候掉链子。”

卡卡西没有再坚持。阿飞露出了一个笑容,捏了捏他的手,跳下了山丘。


12

阿飞终于还是发动了无限月读。

面具在他靠近月亮露出额前眼睛的时候掉落了,可是他已经飞得太高,无人能够看到。

水门老师在地面上仰望着他,他仍旧没有认出他是谁。

经年梦想近在眼前,阿飞却发现他的心中失望虚无多过兴奋。他略低下头看着被他抱在怀里的卡卡西,看着他异色的双眼闪耀着月亮的光辉。阿飞想,这样真好,他们两个在一起,用同一双眼睛,见证着共同的梦想。

“你会陪着我的。”阿飞愉快地说,“你对我发过誓,你会陪着我,我们一起,成为新世界的神。你稍微等我一下,我马上就来接你。你体内也有十尾的查克拉,你和外道魔像连接了那么多年。等我完成无限月读,我就来接你,这是我们的新世界,只有你和我,多么好。”

卡卡西像是没有听懂。他愣愣地看着阿飞,问道:“你要把我送去哪里?”


这是这么多年十分难得的坦诚相见。他们没有躲藏在阴森的山洞中享受着不为人知的亲昵,没有戴着可笑的遮掩为梦想奔走,月色如血照亮彼此的脸,卡卡西看着阿飞,看着他异色的双眼,看着他双眼中倒映出来的自己。

他曾经发过誓,要陪着阿飞,直到愿望实现。

他们要创造新世界,创造一个真实的幸福的新世界。那里有琳,有水门老师,有带土,有卡卡西。

如今终于是愿望实现的时候了,卡卡西不想离开。


“别离开我!”不安爬上卡卡西的心头,那空洞的胸口好不容易稍稍填满,他已经等不及要去看那新世界,“我会陪着你,我要陪着你。”

阿飞亲吻了他的额头,温柔地说:“我不会离开你,永远也不会离开你。”

月亮变得刺眼,夜晚如同白昼。佐助的须佐能乎开始落地,那里即将生出一片阴影,挡住无限月读的光芒。

“阿飞……”卡卡西呢喃道。

阿飞放开了手,卡卡西从半空中坠落,异变的月亮与十尾人柱力越来越远,他跌落到地上,落在了濒死的漩涡鸣人与束手无策的春野樱身旁。

宇智波佐助从天而降,轮回眼的须佐能乎遮住了视野。

他看不见那轮月亮了。



TBC



评论-13 热度-159

评论(13)

热度(159)

©且土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