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带卡】无边落木萧萧下(4)(晓卡设定)

前文

07

这天天气很阴,看不到一点阳光,大概太阳也惋惜金色闪光的陨落,为英年早逝的火影哀悼。
卡卡西握着苦无的手抖得厉害,利刃就抵在敌人的咽喉,他却反而才是胆怯的那个。
地上掉落了一块破碎的面具,只有一个洞,该是面具主人用于视物的地方。
神秘人叹了口气,抚上卡卡西捏着苦无的那只手腕。卡卡西骨架生得小,皮肤很白嫩,十三岁还未长开的年纪,又戴着这副暗部面具看不见脸,那人真诚地说:“你长得可真像个小姑娘啊,卡卡西。”
卡卡西全身都失了力气,双脚好像踩在棉花上,根本站不住。
那人抱住卡卡西,把他拉进怀里,摘下了卡卡西的面具,又拉下了他的面罩。他长得比卡卡西高,轻易就搂住了他,卡卡西微仰着头,总是睁不开的眼睛一瞬不瞬。

那是美梦中噩梦中都出现的脸。
这个人以前总是笑得傻乎乎,对任何人都脾气很好,唯独对卡卡西非常暴躁。他很喜欢和比他年幼矮小的卡卡西拉拉扯扯,卡卡西一贯觉得这种黏糊糊的行为很娘炮,从来都坚决反对。
但今天卡卡西没有反抗这个怀抱。
苦无早就掉了,他全无武装地被对方抱住,这个人在头一天晚上袭击了木叶,害死了老师,是卡卡西在追击前发誓要杀死的人。
那个人也看着卡卡西,他也有一双不一样的眼睛,他低下头,亲吻了卡卡西左眼的疤痕。
他的唇很软,很有安全感,舌头舔在眼皮上,略微有些痒,痒到卡卡西心里,卡卡西战栗不止,心下凄凉。

神秘人放开了卡卡西的眼睛,卡卡西左眼泛着水光。他笑了,看上去心情颇好。
“你这样子真好看,送你这只眼睛的人可真是太棒了。你要永远戴着它哦!”
卡卡西张了张嘴,努力找回了自己的声音:“还……还给你……带——”
“我没有名字,我谁都不是。”那个人打断了他,“但是我会保护你。你长得那么像小姑娘,怎么可以过打打杀杀的日子呢?离开木叶来我身边吧,连四代目都死了,木叶还有什么值得你留恋的?跟我走,我保护你。”

卡卡西总是喜欢逞强,打落牙齿和血吞,他宁愿痛死,也不会叫人知晓。
这对于一个忍者来说,似乎是值得赞扬的品质。忍者,忍字当头,自然不能没事就抱怨。人人都夸旗木卡卡西小小年纪就坚强无比,卡卡西告诉自己这就是忍者,可他忍不住在夜深人静无法入眠时悄悄期盼会有一个人告诉他,他会保护他。

很久以前木叶白牙把他顶在头上,笑着说爸爸会保护儿子。
后来宇智波家的少年挡在他面前,对卡卡西说,这回轮到他来保护同伴。
在那之后,神明一般的老师摸着他的头,告诉卡卡西他会保护弟子。
可是他们都不在了,都消失在了名为木叶的大义之下,留下卡卡西一个人,在灭顶的孤寂与绝望中被迫坚强。
如今他出现在他眼前,夸赞着这只不属于他的眼睛,笑着对他说,他会保护他。

这是久旱甘霖,是破晓曙光,是卡卡西渴求的温暖与救赎。
可是卡卡西知道他必须拒绝这个人的邀约。
他觉得眼睛酸胀无比,牙齿抖动打架,艰难地说:“水门老师……是我的监护人。可是……你……你为什么……”
那人平静地说:“四代目火影保护不了任何人。既然如此,为何留他,不如死了干净。跟我走吧卡卡西,只有我才可以真的保护你,你是我的……”他的笑容透着一些诡谲,“是我的笨卡卡。”

起风了。风卷动树叶,发出沙沙声响。
这边的林子很密,火之国气候宜人,有山有水,肥沃的土地养出了富饶的国家,若是没有战争,应当十分美满。
木叶的生活应当也是美满的,只要他们忍者仍在,木叶忍村就不会破败。卡卡西生于斯长于斯,是木叶的忍者,是火影的弟子,他从来都坚信,他不能离开木叶。

神秘人理解,但同时也自信。
他放开了他,只是在他耳边轻笑着说:“你会来找我的,记住,我在神无昆等你,三年五年八年十年,无论过去多久,你总会明白我说的话。等你想通了,你就来找我,只要你来,我一定在。你只要记住,只有我不会离开你,只有我不会抛弃你。我们一起,成为新世界的神。”

08

木叶的和平,似乎已经远去了。
大和身体无恙,但被写轮眼幻术伤的太深,躺在床上意识不清,大约恢复无望。
奈良鹿丸的一条手臂废了,垂在身侧有如摆设,连结印都变得不可能。
奈良鹿久暂代火影之位,转寝小春等人虽有异议,但木叶已经无人。
纲手、凯和红都葬入了陵园,就在自来也旁边,自来也泉下有知,不知道会不会因为死后终于做了邻居而开心。

还有一条。
志村团藏死了。

“是佐助的说。”鸣人的脸上不见了往日的坚定,显出几分迷茫。
小樱不语,低头垂泪。
“佐助为什么要杀团藏?团藏不是被大便头带走的吗?难道佐助也加入了晓?”鸣人自言自语,心里的疼痛不知是为了谁。
他想,他要去先佐助,他不能抛下佐助。他还要去找卡卡西,那个人曾经抱住他哭,他想,他说不定并不是一个坏人。

鸣人一个人走出临时搭建的帐篷,木叶已经遍地废墟,长门牺牲自己并不能换回木叶往日的熙熙攘攘。
可是鹿久拦住了他。
“你要去找谁?佐助?卡卡西?还是晓?”
鸣人说:“有什么区别吗?他们现在肯定在一起。佐助,卡卡西,和大便头。”他的声音很平稳,若是几天前,鹿久不会相信这份冷静属于鸣人。
鹿久摇头反对道:“太危险了。他们三个中的任何一个,大概都能威胁到目前的你。佐助能够单杀状态圆满的团藏,团藏可是影级战力。那个阿飞,我们之前交过手了,他的时空间太难对付,我们碰不着他,他却能杀了我们。至于卡卡西——鸣人,我劝你不要抱有侥幸心理,就算他有愧疚,那也是对四代,这愧疚生出了对木叶的对忍界的对我们的恨。他是隶属于晓的叛忍。尽管情报说他叛村以后从未出战,但那天……”鹿久面露痛苦,“他只是站着不动用了一次雷遁而已……”

鸣人知道鹿久说的都在理。
他不应该出木叶,那样太危险了。尾兽是晓的目标,他是为数不多的存活的人柱力。他不应该冒险。
可是——
“可是如果我不去找佐助,佐助怎么办?”
在孤独寂寞的童年,佐助是他追寻的梦。
他已经失去太多,不能够再失去佐助了。

09

佐助睁开眼睛,浑身骨头像是被拆了重组。视野昏暗,有火把燃在墙边,明明灭灭,看不清楚。
两个人围着他坐着,一个头戴橙色面具,一个裹着黑色面罩,二人都穿着晓袍,是整个忍界的通缉犯。

佐助勉强坐起来,不去看阿飞,对卡卡西说:“我渴了。”
卡卡西递给他一碗水,佐助仰头喝尽,擦了擦嘴巴。
阿飞不满地抱怨道:“我才是你亲戚啊,我不是自我介绍过了吗,我是你大爷斑。”
佐助不关心他是谁,他不信任任何人。但是情报说鼬在晓和旗木卡卡西比较亲密,在这二人之中,佐助选择卡卡西。

卡卡西当然知道佐助的想法,他从来都聪慧,这世上他看不透的人,只有阿飞而已。
他从床边拿过一件半旧的晓袍,对佐助说:“这是鼬的,我洗过了。”
佐助接过来披在了身上。
阿飞不合时宜地嘟囔道:“笨卡卡你怎么给鼬洗衣服啊?阿飞也要!”
卡卡西柔声说:“没问题。你房间里扔了好几块兜裆布,都拿给我吧我一起洗了。”
阿飞吓了一跳,连忙摆手:“不不不前辈你你你你说什么呢阿飞说着玩的!我……我……兜、兜裆布,自己来,自己来……”

佐助不想理会他们的剧本。他觉得很疲惫,下了逐客令:“我要再休息一会。”
卡卡西点点头,拉住阿飞的手站了起来。离开前卡卡西对佐助说:“漩涡鸣人在找你。”

TBC

评论-14 热度-206

评论(14)

热度(206)

©且土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