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带卡】无边落木萧萧下(3)(晓卡设定)

本来想三发完结,失败了……

话说之前写的论坛体和保大保小那两篇……我在回忆剧情😂

 

 


05


阿飞决定听从卡卡西的建议,从奈良鹿丸下手。

卡卡西自己也没发现,其实阿飞一直很听他的话。阿飞经常对卡卡西说,只要卡卡西开口,哪怕天上的月亮他也会帮他搞来,而他只需要卡卡西在他身边。只可惜十多年了,卡卡西从没当过真。

阿飞是晓的领袖,虽然晓的成员们除了卡卡西和鼬之外没一个知道。卡卡西和鼬一直关系不错,有一次喝多了鼬还难得八卦地问卡卡西和阿飞的关系,在他看来,这个戴着面具疑似宇智波的怪人真的非常黏卡卡西。

那时候半醉的卡卡西挥挥手,懒洋洋地说:“我是他的仇人。”

确实是仇人。躲在角落里看着卡卡西的阿飞没有上去说什么,只是跑去木叶的陵园对着琳和水门的墓碑发了一晚上呆,第二天一大早提了两条南贺川的鱼回来,下厨给卡卡西做了一顿盐烧秋刀鱼。


阿飞手里还攥着一片薯片,他高高跃起避过鸣人的风遁,跳到电线杆上把薯片通过面具缝隙塞进嘴里,咽下去之后认真地对木叶忍者们说:“卡卡西觉得奈良鹿丸是个麻烦,所以我要杀了鹿丸。”

鸣人想也不想便吼道:“你做梦!”然后愣了一下,“你可真实诚,就这么告诉我们了的说……还有,还有啊!你看上去很听那个旗木卡卡西的话!你们是搭档吧!就像飞段和角都一样!”

阿飞觉得搭档这个词不够亲密,可总比仇人听上去顺耳,勉强同意道:“算是吧,不过我们可比搭档铁多了。飞段和角都也配和我们比?话说回来,如果卡卡西和飞段一样穿衣服,我会很高兴的。”

小樱忍不住偷偷对鸣人说:“我看这人八成也是个傻子,说话前言不搭后语的,跟你一个风格。”

鸣人回道:“小樱你是不是在骂我?”

说话间木叶暗部已经分了一部分人去医院保护正在动手术的鹿丸。奈良鹿久皱着眉,心里担心得不行。


此时忽然来了支援。

木叶现在情况着实不好,能动的战力已经倾巢出动,虽然已经联络了砂隐,但他们没法那么快赶过来。这支援,不知是好是坏。

是志村团藏。


奈良鹿久将鸣人护在身后,戒备地对志村团藏说:“佩恩袭村不出,我以为根已经都阵亡了。”

团藏答道:“总不能都到前线去,还是要留一些生力军的。佩恩已死,这个阿飞就交给我吧。”

小樱小声对鸣人说:“这是来抢功劳的,看来他想要做六代目。这个大便头应该比佩恩好对付一点吧?”

阿飞插嘴道:“你是觉得你打不过佩恩却打得过我?”

团藏并不理会,垂下眼睛对鹿久说:“你带着他们去医院守着你儿子吧。”

鸣人想要反驳,鹿久把他死死按在身后。直觉告诉他阿飞没那么简单,团藏不一定能占到便宜,不如先听团藏的,撤去医院,当务之急是要保护鹿丸。


可是这时候阿飞突然变卦了。

“计划赶不上变化啊,我改主意了!”阿飞的口气十分愉悦,“回头我给卡卡西做蛋糕,这回先不杀奈良鹿丸了。你来的正好,志村团藏,你将是我送给某人的一份大礼。”

团藏心里一突,眼睛突然开始隐隐作痛。蹲在电线杆上的阿飞站了起来,面具下的写轮眼迸射出令人胆寒的血色光芒。团藏下意识后退一步,身后一片惊呼,他看见自己的身体扭曲起来,随即被拽入另一个次元,在原地消失不见。


阿飞总是告诉自己,他没有过去,他是宇智波斑。

但他忍不住去恨木叶,恨三代,恨那些无所作为推卸责任的长者,就像他忍不住要保护卡卡西,无论如何也要把他留在自己身边一样。

阿飞笑着说:“杀了团藏,对你们来说也是好事吧?要谢谢阿飞哦!”

随即他也步入神威空间中,看到难得慌乱的团藏和表情复杂的卡卡西,站得不近不远,眼里满是戒备。


半晌,卡卡西开口说:“大家都死了,确实该轮到你了。我反而很惊讶,你竟然活到了现在。”

阿飞走上去抱住卡卡西,摸摸他的眼睛,柔声说:“他活不到明天了。”然后口气冷下来,质问团藏,“你曾经对卡卡西和他的写轮眼动过手。”

团藏冷笑一声:“你说的某人就是叛忍旗木卡卡西?你要他杀我?他这么多年不战斗了,恐怕没这个本事。不过是个占据写轮眼的小偷罢了,也就你们晓当个宝贝。”

阿飞说:“这只写轮眼就是卡卡西的,是他的上忍礼物。他不需要战斗,我会保护他。他也不是某人,他是卡卡西。”

卡卡西觉得脸上烧了起来,连忙低下头掩饰自己的尴尬,阿飞抱他抱得很紧,对方的体温传过来,让他觉得浑身发烫。

团藏挑眉,还想说什么,阿飞却不再同他废话。眼前又是一阵扭曲,团藏定睛一看,他置身一片密林,眼前站着一个人。

那是宇智波佐助。



06


鸣人从医院里出来,被奈良鹿久藏在了他家的宅子里。

鹿久告诉他,他的面前已经没有人了。五代目,大和队长,凯老师,都倒下了。他是九尾人柱力,是各方争夺的对象,鹿久保不了他太久。他要鸣人坚强。

说这段话时鹿久神情恍惚,鸣人从未见过这位木叶的军师如此失魂落魄。他难得情商上线,安慰说:“鹿丸不会有事的说。”

鹿久勉强笑了一下,忽然没头没脑地说:“卡卡西他,确实原本是五代目的最佳人选。四代目曾对我说,等他退休了,一定要好好辅佐卡卡西。”


鸣人愣住了。他从未谋面的父亲,他总是渴求关于他的任何信息,此刻听到军师回忆,他却觉得心里钝钝得疼。

“四代只收过三个弟子,可惜战争残酷,只有卡卡西活了下来。四代很紧张他,他用了一切方法保住他这个仅剩的弟子,从战争,到木叶内部,只要是能够威胁到卡卡西的,四代全都替卡卡西挡了下来。他把卡卡西安排进暗部,时刻放在身边,害怕他出事。我想四代大概是内疚吧,他的另两个学生战死的时候,他都不在他们身边。四代还对我说,要让卡卡西做你的担当上忍,卡卡西虽然嘴上不说,但是个很严谨很认真很关心同伴的人,一定会是个好老师。那时我说四代操心太早,毕竟你还在玖辛奈肚子里,而卡卡西不过十三岁——哦,你可能不知道,卡卡西十一二岁就考上上忍了,当时全木叶都觉得下一代有希望了。”

那时候木叶百废待兴,人人都很迷茫。波风水门就像一道光,湛蓝的眼睛与灿金的头发,无论何时何地,都熠熠生辉。


鸣人早就哭得稀里哗啦,抽抽噎噎地问道:“然后呢?”

鹿久的目光迷离起来,似乎透过鸣人看着别的谁,轻声说:“然后四代死了。”

水门死的那晚,木叶一片狼藉。他和玖辛奈站了出来,用年轻的身躯挡住了九尾的利爪,赌上唯一的血脉,将妖狐封印。

鸣人难过极了。他始终不明白自己孤苦的童年是为了什么,在他得知父亲身份的时候,他忍不住想,若老爸知道他用命换来了儿子十多年悲惨人生,会不会后悔。

还有那个卡卡西。老爸千方百计保护的人,原本应该是自己的老师。若是没有那些变故,他会有一对厉害的父母和一个严厉的老师,鸣人忍不住幻想起来,那样该会有多幸福。


“其实,我个人理解卡卡西叛村。他过得太苦了。他说得对,他的父亲朋友老师都为了木叶而死,可是他们却什么都没得到。”

鸣人擦擦眼泪,觉得嗓子疼得厉害,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卡卡西出走的那天,是他从一个S级任务回来的一天。四代死后,卡卡西从火影护卫变成了暗杀队员,整日忙于任务,刀口舔血,极少回木叶。那天他来到火影室,看到了在火影塔下倍受欺负的你。”

鸣人惊讶地瞪大了眼睛。

“那天我也在。他问三代,这个孩子是谁,为什么要这么对他。三代说,是九尾人柱力,村民们害怕,他无能为力。然后……你记得吗鸣人,大概是你七八岁的时候,五金店家的孩子联合着一群小孩打你,突然有一个暗部冲过来赶走了那些人,就在火影塔下,抱住你哭。”


那个暗部戴着一顶狐狸面具,有着一头银色短发,看上去冷冰冰的,就连他的啜泣声都透着冰冷与绝望。

鸣人记得自己伸出手回抱了他,那个人皮肤很白,脖子很细,他一遍一遍在自己耳边说,对不起。

“然后他对我说,忍者不可以流泪,他流泪了,所以他就不要做忍者了。”鸣人木着一张脸,眼神空洞。


沉默如约而至。

木叶又变作了废墟,十六年光阴,似乎回到了原点。

旧人死去,新人长大,人生似乎是个怪圈,不知道为何而生,亦不知为何而死。

鹿久叹了口气,声音飘渺,却咬字清晰。

他说,鸣人,对不起。



TBC


评论-17 热度-240

评论(17)

热度(240)

©且土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