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带卡】无边落木萧萧下(晓卡设定)(上)

写着玩ԅ(¯ㅂ¯ԅ)

01

阿飞从小南那里回来的时候,卡卡西正在钓鱼。
卡卡西有很多爱好,比如亲热天堂,比如打瞌睡,比如迟到,比如讲冷笑话,还比如,做一切让阿飞开心的事情。
阿飞脸上的面具破得几乎戴不住,他用夸张的声调说:“笨卡卡,我饿了!”
卡卡西转过头给阿飞一个懒洋洋的微笑,温柔地说道:“稍等一下,炉子上的秋刀鱼还差点火候。”
阿飞脱下乱七八糟的衣服,随手拿过卡卡西的晓袍披在身上,嘟嘟囔囔地抱怨道:“你的外套太紧了。你能不能长点肉?”
这时卡卡西刚好把秋刀鱼挑到盘子里,又递给阿飞一碗饭,饭上浇了一大勺炼乳,笑眯眯地说:“看你结结实实的就够了。”
阿飞接过饭摘下面具,露出了五大国拼命想要挖出的那张脸,卡卡西的手指瑟缩了一下,指尖还残留着刚出锅的米饭的温度。
阿飞像是没看见,扒拉着饭含糊不清地说道:“炼乳是不是快用完了?”
卡卡西点点头。
“待会我们去采购?这回我想试试甜辣酱。”
卡卡西又点点头。
阿飞吃了一口秋刀鱼,满意地笑了笑,把盘子往卡卡西那儿推了推:“你也吃点儿,太瘦了抱起来硌得慌。”
卡卡西还是点点头,没有一丝迟疑,拉下面罩拿起筷子往嘴里送了一块鱼肉。
鱼肉上洒了焦糖,早就熔成了一层糖衣,卡卡西随便嚼了几口,草草咽了下去。

阿飞的碗已经空了。他挪到卡卡西身边揽住他的腰,凑到他颈边嗅了嗅,然后捧过卡卡西的脑袋舔了舔他的嘴唇。
“笨卡卡好甜,比什么鱼什么酱都甜。”阿飞笑得眼睛弯成月牙,活像一只吃饱喝足的猫,但半边脸的疤痕皱在一起,这愉悦的表情显得阴森无比。
卡卡西认真地看着阿飞,什么也不说,仍旧点点头。
阿飞这时说道:“长门死了,小南也死了。晓就剩下你和我了。”
卡卡西回答说:“我会陪着你。”

卡卡西只穿了一件紧身背心,两条白花花的胳膊露在外面,上臂有一个血色符号,整个人精瘦精瘦,被阿飞搂在怀里动弹不得。他的晓袍现在披在阿飞身上,阿飞里面什么都没穿,只有一条还剩半截的裤子,袍子明显小了几号,阿飞结实的上半身就这么露着,卡卡西就靠在这个怀抱里。
阿飞低下头,吻住了卡卡西的左眼。
卡卡西不动,他从来都不动。

阿飞放开他的眼睛,把他搂得更紧,心情畅快地说:“长门那个家伙,用自己的命换回了木叶那帮人的命,小南还想刺杀我,真是愚蠢。”
阿飞其实不太和卡卡西提木叶,卡卡西很感激他的这份温柔。
“不过我也没让木叶太得意。我去解决小南之前去了趟木叶。”阿飞停顿了一下,吻了吻卡卡西的头发,“纲手,迈特凯,猿飞红,他们都死了。”
卡卡西眼中闪过一丝茫然。
阿飞抬起卡卡西的脸,看着他迷茫的眼睛,认真地说:“都死了,只剩你和我了。那年一起在木叶忍校虚度时光的人,只剩你和我了。”
卡卡西觉得脑子一团浆糊,过往的一切都看不清楚。他只是抱住阿飞,喃喃说道:“我会陪着你。”
阿飞满意地笑了,右眼的写轮眼转得飞快,雨点般的吻落在卡卡西全身,他拉开卡卡西的背心,卡卡西闭上眼睛,任自己坠入大海。

02

木叶已经没有担当上忍了。
这听上去非常滑稽,比木叶没火影了还滑稽,不过这却是事实。这两样,都是事实。
勉强能带班的月光疾风死在大蛇丸的阴谋中,猿飞阿斯玛死在飞段手下,偶尔提点下忍的不知火玄间卯月夕颜都没能活过晓一次又一次的攻击,大和重伤躺在医院里昏迷,这回连迈特凯和猿飞红都死于阿飞的突袭。
木叶没有了引路人,千手柱间和宇智波斑的梦,似乎走到了尽头。

雷遁的尖啸让人胆寒,鹿丸捂住筋脉尽断的右手退回来,疼得眼前发黑,硬撑着自己不要倒下去。
木叶只剩他们了,没有人再挡在他们面前了。如果他们倒了,木叶就真的完了。
鸣人急得跺脚,指着对面的木叶叛忍嚷嚷道:“晓就剩你和那个大便头了!你们还负隅顽抗什么!”
一般来说卡卡西是个惯于沉默的人,但这回大概是被那句大便头惊着了,思考了几秒幽幽地说:“这应该是我的台词,你们木叶也就剩没几个忍者了,我是进攻方,你们才是负隅顽抗。还有……”卡卡西面罩下的表情有点怪异,“阿飞不是大便头,顶多就是个大便面具……”
鸣人吼道:“就是大便头!你这个阴阳眼!”
卡卡西懒得接话,点点头接受了阴阳眼这个称呼。
就在讨论大便的时候小樱紧急给鹿丸处理了伤口,现在早就不分几班几班了,只要活着的,都要一起战斗。

鹿丸勉强稳住身子,提气说道:“我知道你,你是木叶叛忍旗木卡卡西。你是最早加入晓的那一批,只比长门他们晚一点,可是这是你第一次出战。晓果然山穷水尽了吧,连一直被藏起来的你也不得不出面了!”
卡卡西的护额上有斑驳的木叶标记,在很多很多年以前就被划上了口子。
他并不急着动手,对木叶的孩子,他总归还是心软。
“你说的不错。你还有什么情报?”
鹿丸看了一眼鸣人,犹豫须臾再道:“你……是四代目火影波风水门的关门弟子。”
鸣人愣住了,一直绷紧的查克拉突然松了下来。
卡卡西漠然回道:“是的。我以前还是木叶暗部的核心人物,是三代目四代目的心腹。”

那些日子已经过去太久,久到仿佛是上辈子的事情,记忆在脑中早已模糊,卡卡西眯起眼睛,也看不清过往的点点滴滴。
他只记得旗木朔茂乱糟糟的长发,波风水门明亮的眼睛,家旁边澄澈的池塘,木叶碧蓝的天空,还有带土染血的脸。

“你是老爸的学生?我听说老爸只收过三个学生,疼爱得不得了。”鸣人眼眶发红,声音委屈得不得了,“我都没被我老爸疼爱过的说,你拥有了,为什么还要叛逃?”
波风水门的笑容总是充满力量,只要他在,天就不会塌。
卡卡西半睁着眼睛,心不在焉地打量了一番鸣人,忽然说道:“你一点都不像水门老师。他是天上的神仙,你一点都不像。”
话音刚落,怒极的鸣人就席卷着惊人的查克拉冲了过来。

那一晚卡卡西永生难忘。
九尾毁了村子,水门和玖辛奈双双牺牲,他抱着同归于尽的决心追出去很远,然后看到了一只和他一样的眼睛。
他说,写轮眼要一对才能发挥出真正的威力。
他说,他要和他一起成为新世界的神。
他说,他在神无昆等他。
迷茫与绝望铺天盖地,卡卡西在原地惊慌失措了数年,写轮眼终于才找到了另一半。

又听到了九尾的嚎叫。
卡卡西想,如果他真的恨一样东西的话,那就是这群尾兽。既然如此威力巨大,为何一定要和小小的他们过不去,它们应该回到属于它们的地方,他要创造新世界。
和阿飞一起。

鸣人边进攻边怒吼:“为什么!既然你是老爸的弟子,那不应该是火影的候补吗!老爸的关爱,火影的希望,这些……这些都是!”是我梦寐以求的。
卡卡西只是闪躲。写轮眼看穿一切招式,外道魔像为他提供取之不尽的查克拉,鸣人还太小,一通乱拳甚至没有摸到他宽大的晓袍,只显得滑稽可笑。
卡卡西一把抓住鸣人的手腕,看到鸣人愤怒的眼睛,只是淡淡地说:“他们都死了。”
鸣人眼中浮现出荒凉。
“我的父亲,我的朋友,我的老师,他们都死了。为了木叶死的。可是我们什么都没有得到。”
鸣人想要反驳,卡卡西并不理会,自顾自继续说:“你看你,多可怜呀。水门老师和玖辛奈夫人,为了木叶拼尽了全部,大概死也想不到他们的独子会这么可怜吧。他是天上的神仙,你一点都不像。”
鸣人发不出一点声音,他只是突然很想哭。
卡卡西又说:“你们的担当上忍是天藏吧?或者叫他大和。他是我在暗部的后辈。其实,三代目原本理想的你们的担当上忍——你和佐助的担当上忍——是我。”
鸣人不可置信地瞪大眼睛,泪水滴落,却一个字也说不出来。
卡卡西垂下眼睛,放开了鸣人的手:“我不会杀你,即使你一点都比不上水门老师,我也舍不得杀你。我不是来摧毁木叶的,我只是来扫墓。奈良情报不假,我加入晓这么多年,从未出战过。阿飞不让。”

能听到落叶的声音。
被风吹落,飘出好远,终于落地。
春去秋来,树仍旧是那棵树,人却早已不是那个人。

鸣人咬着牙问道:“你到底为什么叛村?”
身后升起一股危险的查克拉,卡卡西看着远方的目光似是茫然,轻轻地说:“为了他。”
他所梦想的,便是我所梦想的。
他所努力的,便是我所努力的。
千鸟的鸣叫夜夜入梦,他想要在他身边,救赎他的罪,偿还他的债。
阿飞从虚无中显出身来,手捧一束百合,拉起卡卡西的手,语气远得仿佛来自天边。
他说:“我们只是来扫墓的。”

TBC

手生了练练,手机写的,感觉一般……

评论-25 热度-290

评论(25)

热度(290)

©且土土 / Powered by LOFTER